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十二章 天外四绝
2019-11-06 20:08:20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循声侧首,只见一个满脸乱须、穿着一身破烂袈裟的和尚,左手提个酒葫芦,右手拉着裤腰,脚下拖着双不同样式的拖鞋,“踢里拖落”的飞奔而来。
  那和尚头上歪戴着一顶破僧帽,身上袈裟百补千缀,尽是油光,瘦得跟三年没吃过饭一般,邋遢得让人不忍再顾。
  他脚下歪歪扭扭的行了几步,滑溜地避过了关梦萍那快捷逾电的追击,不停地嚷道:“女菩萨饶命!和尚我可只是蹲在厨房里偷吃菜,没听到你说什么!”
  关梦萍厉声道:“和尚你还不给我站住!”
  她右掌一挥,一蓬金沙飞洒而出,成一片大弧之形,拦住那疯和尚的去路。
  “啊哟!”那和尚一提裤腰,狂叫道:“女菩萨真好心,施舍我和尚三两金沙吃狗肉去,阿弥陀佛,佛祖保佑你母子团圆……”
  他右袖一拂一扬,那蓬金沙像是卷入漩涡里,一齐投进他大袖之中,就像泥牛入海一般。
  “万流归宗!”关梦萍怒叱道:“好个和尚,原来是你!你竟敢戏弄我?”
  那和尚怪叫一声道:“女菩萨、女神仙,你就饶了和尚我吧,我和尚不知道是你,否则就是吃了二十副狗胆也不敢惹你老人家!”
  关梦萍那等轻功竟然没有能抓住那和尚,她一连三个煞手全都被他歪歪曲曲地几个转便已躲开。
  她厉声叱道:“你若再不站住,我可要下煞手了!”
  她身上黑衫一阵摇动,右手扬处,一柄长约一尺的短剑疾若流星,带着一道凄迷的芒尾,射将出去。
  这一剑亦非普通的暗器手法,而是上乘剑道中的飞剑之术,剑刃划空,挟着一阵厉啸之声,剑气犀利,霸道无比。
  那和尚如丧亲人般地惨号一声,不知如何栽了个筋斗,两只拖鞋被反踢而起,一前一后的向那枝射来的短剑飞去。
  “噗噗”二响,短剑穿过两只拖鞋将之削得碎成片片,余势未衰地向那和尚背心射到。
  百里雄风只见那枝短剑仅是在空中微微顿了两下,依旧剑气森森,急射而下。
  他心中惊骇地忖道:大概天下的绝艺已盖萃于斯,这和尚完了!
  谁知那和尚却大叫一声道:“妈哟!我和尚今天完了,要回西天灵山了!”
  他一跤仆倒地上,手中葫芦一举,无巧不巧地迎着那射来的短剑。
  “叮”的一声,剑刃整个嵌进葫芦,将那和尚撞得连翻几个筋斗,滚在百里雄风的脚边。
  百里雄风正要俯下身去察看,那和尚突然站立起来,拉住他衣襟,道:“小菩萨饶命!”
  百里雄风只见这和尚脸色晕红,两眼射出惊骇的目光,显然他虽然挡住了关梦萍的飞剑一击,却也费去不少功夫,甚而是受了内伤。
  这和尚取巧地以两只拖鞋挡了一挡,后来又用手中捧着的铜葫芦将短剑余势挡住,但是却依然受伤。
  由此可见关梦萍的剑术已到化境,无人能敌了!
  百里雄风忖道:不知道我那和尚师父,能不能赢过她?
  那和尚揪住他的衣襟,低声道:“小施主,和尚我是空空师叔派来的……”
  话未说完,他已吐出一口鲜血,喷得百里雄风一身都是。
  关梦萍站在七尺开外,寒声道:“佛颠和尚,你到哪里去?还不给我过来?”
  百里雄风只见她手上托着一柄短剑,目光更似锋利的剑刃,刺人心底,冷峻寒煞。
  他一听这和尚竟是自己师父空空大师之师侄,微微一愕,轻声问道:“我能够救你吗?”
  佛颠和尚道:“普天之下,唯有师叔跟你能够在天心教主手下救人!”
  他们才匆匆说了两句话,关梦萍已沉声道:“佛颠,你对他说些什么?”
  她缓缓举起右手,扬声道:“百里雄风,你还不快快闪开,免得我误伤了你。”
  佛颠和尚往百里雄风背后一闪,低声道:“她绝对不会伤你的!”
  百里雄风微微皱了下眉头,抱拳道:“请前辈看在晚辈面上,放过佛颠大师一次!”
  关梦萍怒道:“百里雄风,你自顾尚且不暇,又何必替这和尚求情?”
  百里雄风道:“前辈既与晚辈父母相识,便不会伤害于我,既然能顾念在下,便能应允在下这个请求。”
  关梦萍默然了,她将短剑收起,道:“好吧,今日就看在你的份上,饶他这一次!”
  她话声一转,厉叱道:“佛颠和尚,你若敢乱说一句话,我便找你师父去!”
  佛颠和尚单掌一立,道:“阿弥陀佛,女菩萨吩咐,和尚我不敢不听!”
  关梦萍深深地望了百里雄风一眼,道:“别忘了我们约定之事。”
  百里雄风沉声道:“在下必然会依时赴约!”
  关梦萍又望了他一眼,方使长叹口气,飘身向那列红灯而去。
  那些少女与童子,依然像木偶似的凝立不动,仿佛这里所发生之事与他们毫无关系,但是关梦萍一去,全都躬身肃容,迎她上轿。
  红灯冉冉而去,在清晨里显得诡异怪绝,渐渐远去不可见。
  佛颠和尚吁了口气,身子摇晃了一下,萎然坐倒于地。
  百里雄风惊道:“师兄,你怎么啦?”
  佛颠和尚睁开两只鼠眼,苦笑道:“没有什么,只不过被她的剑气伤了肺腑!”
  百里雄风道:“师兄可要小弟帮忙疗伤?”
  佛颠和尚摇摇头道:“和尚我是贱骨头,稍等一会儿自然会好!”
  他拔开葫芦的塞子,捧起便往嘴里送,只听“咕噜咕噜”几声,他灌下了几口酒,才放下葫芦,他用衣袖抹了抹酒渍,道:“噫!和尚我差一点就一命归天,喝不到酒了!”
  他拔出葫芦上的短剑,伸伸舌笑道:“乖乖,这一剑真是厉害,若非和尚我拼着连拖鞋都不要,否则就和死人一样……”
  百里雄风道:“师兄,这天心教主是谁?怎么这么厉害?”
  佛颠和尚道:“她是大漠三音神尼的徒弟,此外又将白驼山的绝传武功全都学成了,哪能不厉害?”
  百里雄风诧异地道:“三音神尼又是谁?”
  佛颠和尚一瞪眼道:“你师父没跟你说?她老人家是大漠金沙门的创始人,是你师父的师父的师妹!”
  百里雄风骇然道:“你说三音神尼是我师祖姑,比师父的辈份还要大上一辈?”
  佛颠和尚点了点头,把短剑举起,道:“十年前她投入三音神尼门下,我师父还去观礼,回来说她不会有什么成就,谁知仅仅十年,她已将剑道中最上乘的飞剑之术都练成了,师父这下可看错了人……”
  百里雄风接过那枝短剑,只见上面刻着一弯新月和一颗孤星,他沉吟一下,道:“这天心教主怎么喜欢星星与月亮这一类东西?”
  佛颠和尚愕了一下,道:“你不知道她就是当年星月双剑里的冷月剑客关梦萍?”
  这句话有如巨雷在他头顶猝然响起,只轰得他神智全失,魂魄离体飞去,悠悠忽忽地飞向空虚渺茫之境。
  佛颠和尚见到他这个样子,一拍脑袋,失声道:“糟糕,师叔吩咐我别说,我怎么忘了呢!该打嘴巴!”
  佛颠和尚“啪啪啪”连打了几个巴掌,直打得发出的声响使得百里雄风醒了过来,他茫然道:“你在干什么?”
  佛颠和尚咧开嘴一阵傻笑,道:“嘻嘻!我在与自己闹着玩的!”
  百里雄风问道:“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次好吗?”
  佛颠和尚眼珠一转,赶快一把抢过百里雄风手上的短剑,笑道:“我没有说什么。”
  百里雄风皱着眉头,道:“我记得你提起过什么冷月剑客……”
  他目光一亮,喃喃地念了两声,跳了起来,道:“冷月剑客,她就是我娘?”
  佛颠和尚抓着颌下的乱须,暗忖道:完了,这下可完了,若是他因我这一句话而投入天心教,和尚我的罪孽可重大了,我又怎样向师父与师叔交代呢?
  百里雄风一把抓住佛颠和尚的袈裟;激动地道:“你说,她是不是我娘?”
  佛颠和尚嚷道:“喂喂!师弟,你快放手,我只有这么一件破袈裟,还只穿了六年,你若撕破了,我可要光屁股了!”
  百里雄风冷哼一声,将手放松了,沉声问道:“你说给我听,她是不是我娘……”
  佛颠和尚尴尬地一咧嘴道:“师弟,我们初见面,你怎可这么不客气?刚才我送了一双拖鞋出去,现在若再丢掉这件袈裟,可没钱再添制呀!”
  “谁跟你嘻皮笑脸的?”百里雄风脸一沉,道:“你老实告诉我,她是否就是我娘?”
  佛颠和尚愁眉苦脸地道:“空空师叔只告诉我请你去,可没告诉我要将这件事告诉你……”
  百里雄风眼中流出两行泪水,喃喃地道:“娘!娘!你怎可以抛下孩儿一人流浪天涯?”
  他拭去泪水,默然飞跃而起,向西北方疾奔而去。
  佛颠和尚身形歪歪扭扭地一转,飞奔而去,大声道:
  “师弟,师弟你到哪里去?空空师叔有事找你!”
  百里雄风扬声道:“你禀告师父,我找娘去,请恕我未能遵命!”
  佛颠和尚一拍脑袋,大叫道:“师弟,这可不行!我要怎样对师叔交待!”
  他光着脚板踏在地上,发生啪啪的响声,一阵急奔,立即便赶上百里雄风。
  伸手一扣,他左手握住百里雄风的右臂,硬生生将他前冲之势煞住。
  百里雄风怒道:“你拉住我做什么?”
  佛颠和尚道:“师弟,你这样一去,便将沦入魔道,永无翻身之日,需要谨慎!谨慎!”
  百里雄风凛然道:“为人子者,以孝道为先,我岂能见天下与母亲为敌?此去当尽力相劝……”
  佛颠和尚肃容答道:“阿弥陀佛,师弟只需记得守定心神,便不畏万魔相侵,我佛以身喂鹰,以身历劫,望师弟亦有此心!”
  百里雄风颔首道:“谢谢师兄指教!”
  他顿了顿道:“但是家父若曾遭天下之人相杀,小弟亦将以天下之人为敌!”
  说罢,他用力一挣,头也不回地飞奔向西北方而去。
  佛颠和尚望着那人影逝去才转过身来,面对东方初起的朝阳,低声自语道:“阿弥陀佛,但愿他此去不是奔向黑暗纵然是背对朝阳,却心向光明……”
  淡淡的阳光下,他狂笑而去,人影渐渺……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下一篇:第十三章 松林翠楼
上一篇:
第十一章 木灵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