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八章 玉扇血笛
 
2019-11-06 20:02:35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百里雄风这一式乃是“魔笛十三式”中的绝招,笛声一响,血影弥漫,笛尖颤出的圆弧已罩定毒神胸前六大死穴。
  毒神回头没见到绝尘居士,便已知道上了百里雄风的大当。
  他怪叫一声,毫不考虑,左臂往上一扬,右臂往下一压,两只大袖如同灵蛇般一合,“啪”的发出一声闷响。
  这式“阴阳乾坤”乃是“千毒掌”中唯一的自保救命之招。
  大袖合处,两道回旋的劲风在他胸前流转凝聚,顿时宛如平空生出一面钢板,护住正面。
  百里雄风笛尖连颤了六下,全都点在那合起的两只袍袖之上,触处如铁,硬是攻不进去。
  他心中大骇,手腕振处,长笛突划起一个半弧,转往毒神祈灵灵的面门敲去。
  毒神怒吼一声,左掌一立,斜斜切下,右掌一缩,化掌如指,已将“毒龙爪”施出,向百里雄风血笛抓来。
  百里雄风深吸口气,血笛一横,刹那间,顺着招势,连击七招之多。
  他这一连几招,时而像蛾眉刺,时而如点穴,时而又像鹤嘴钻、点、戳、截,已将短兵刃的长处全都发挥出来。
  毒神祈灵灵呱呱怪叫道:“他妈的,白老鬼真是收得好徒弟,气死老夫也!”
  他左掌右指,身形不动,但见绿袍飘飘,竟将百里雄风那有如狂风暴雨似的七招完全挡了回来。
  攻势一挫,百里雄风正待变招再攻,却忽听龙玲玲惊叫一声,接着喀喇声中,那张祭桌已被秦海虹劈成粉碎。
  百里雄风心中一惊,侧眼一瞥,只见龙玲玲被秦海虹逼得退身到神龛上,右边衣袖裂开一大片,露出那雪白如玉的手臂,惊愕地望着秦海虹。
  “玲玲!”他大喝道:“你怎么啦?”
  龙玲玲没有理他,望着秦海虹道:“你是东海‘绝域门’的弟子,这种‘回空斩’奇门掌力正是我的克星,所以……”
  秦海虹狂笑道:“女娃儿眼力倒是不错,晓得本堂主是‘绝域门’来的,乖乖的下来,本堂主不杀你……”
  龙玲玲目光一闪,忽然惊叫道:“公子小心。”
  百里雄风心中一凛,连忙侧身斜步,尚未闪开,毒神祈灵灵冷笑声中,那悄无声息返到他面前的手掌,已倏然翻身,“砰”的一下,拍在他的背上。
  百里雄风身躯一倾,哇地吐出一口鲜血。
  毒神祈灵灵正待乘势将他擒住,边突然响起龙玲玲的一声大喝道:“祈灵灵!”
  这一声呼喝,像是一个巨雷,使他心中起了激烈的震荡;整个神智为之一泯,悠悠忽忽的不知身在何处。
  百里雄风何等聪明,一见毒神被龙玲玲一喝,便愣愣的怔立不动,顿时晓得她又施出“摄魂大法”来了。
  他深知像毒神这等绝顶高手,本身精神意志力极强,仅在不及提防之下才会着了她的道儿,稍稍定过神来,必能立即脱出这种精神禁制。
  这一刹那的功夫,他脑海里一连数转,忍着胸中激荡的气血,反手一笛挥出,“叭”的一声,击在毒神额头上。
  “呃!”毒神祈灵灵痛哼一声,双手抚脑,弯下腰去。
  百里雄风移步换掌,在毒神上身一俯之际,双掌飞拍而出。
  一阵剧痛过后,毒神凶性大发,眼见对方又是一掌拍到,直气得吐出一口鲜血,五指如勾,疾抓而至。
  百里雄风手掌刚逼近对方鼓起的绿袍,已见到那黑中泛蓝、满是粗筋、有如鬼爪般的五指抓了过来。
  他手掌一沉,变掌为爪,“嗤啦”一声,把毒神胸前衣袍撕下了一大块,闷哼一声,他那缩回的手背也挨了毒神的一记“毒龙爪”。
  他喘了口气,咽下一口涌到喉间的气血,眼中射出凌厉的目光,凝注着毒神,一瞬不瞬。
  他晓得以毒神这等身居天下有数绝顶高手之一的身手,会被自己撕裂衣袍,完全是得力于龙玲玲猝然而发的一声呼声。
  若依真实功夫,他绝非毒神的对手。
  毒神那张青渗渗的怪脸,此刻更是拉得长长的。
  他阴阴地一笑道:“好个女娃儿,老夫今天倒着了你的道儿!”
  他愤愤地将身上破袍三把两把的扯去,怒骂道:“他妈的,秦堂主替我将她活擒,老夫要她尝尝我毒门的三大酷刑。”
  此刻龙玲玲站在神龛里,目光凝注着秦海虹,正自施展她那“摄魂大法”,冀图以精神力量制住对方。
  毒神说完后,没听到秦海虹回答,大感奇怪,侧目一看,见他站在神龛上,正呆呆地望着龙玲玲出神。
  他心知不妙,大喝道:“秦堂主!”
  秦海虹呃了一声,回过神来,只见龙玲玲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
  他脸上一红,怒喝道:“你使得什么妖术?”
  龙玲玲轻轻地道:“秦海虹,你说什么?”
  秦海虹一听她叫自己的名字,心神不由得又是一荡,仿佛三魂六魄全都被这一声呼叫吸引得离开身躯而去。
  他沉气凝神,呼地劈出一掌,脚下连进两步,接着又是一掌劈出。
  劲风激荡,神龛上的神像和牌位悉被震倒。
  龙玲玲惊叫一声,百里雄风连忙如同鬼魅般的冲了过去。
  他大叫道:“玲玲别怕!”
  龙玲玲见他不知何时已撤出一柄摺扇,左扇右笛,神妙无比的自毒神一扑之下闪身过来。
  秦海虹右掌劈出,正待连环发出左掌,忽见眼前一片扇形弧影,百里雄风已挥扇挡在他的面前。
  他微微一惊,后退半步,右掌一立,护住面门,左掌沉肘往外一顶,绕过扇形,猛地向百里雄风脉门劈来。
  这一招两式,是“回空十二斩”中第五式“乱石开云”,是立地发掌的最后一式,接下去的,全是腾空出掌之式。
  是以他一掌劈出,身形微弓,已暗伏着下面的连环七式截斩。
  百里雄风冷哼一声,手指一分,摺扇倏然张开,扇沿切处,反截对方脉门,右手一扬,往秦海虹胁下点去。
  他这一式较诸秦海虹更加快捷,仿佛知道对方招式的变化路数,奇妙无比的截住对方跃起之势。
  秦海虹呃了一声,未及变招,已惊觉百里雄风点向自己胁下“章门穴”的这一招十分厉害。
  他脸色一变,双臂陡然一振:脚下一滑,上身往后斜仰,一个“卧看巧云”式,倒窜出丈外。
  可是尽管他退势快捷,却仍被百里雄风的扇沿敲中左手脉门,站定之后,整条左臂已是抬不起来。
  百里雄风急喘了口气,强忍住胸中翻涌的气血,喝道:“玲玲,你还不快走?”
  龙玲玲忽地发现百里雄风胸前鲜血沾湿破裂的衣襟上和脸上都是灰尘,嘴角还挂着血水,不禁惊呼:“你……你受伤了?”
  百里雄风背向神龛,不让她看到自己的伤势,又喝道:“你不要管我,快走!”龙玲玲飘身跃下神龛,站在他身旁,关心道:“你不走我也不走!”
  毒神目光扫过地上的尸首,阴笑道:“嘿嘿,本教这些弟子敢情都是你们杀的!”
  接着又狠声道:“今天你们两个是谁都别想走了,统统给我留下!”
  百里雄风神色凝重地望着毒神,推了推龙玲玲道:“你听到没有?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不!我偏不走!”
  百里雄风怒道:“混帐!你怎么这样不知死活?”
  龙玲玲一愣,哭道:“呜!你骂我!”
  百里雄风直急得满头大汗,他真没想到女人如此难缠,而且不分轻重缓急,任性使性……
  他跺足道:“好了,就算我对不起你,你走吧!”
  龙玲玲嘟着嘴道:“不!我要跟你一块走!”
  秦海虹这时左臂已经复原,狞笑道:“小子,你们两个还是一块死吧!”
  说着正要扑出,毒神喝道:“秦堂主,他是绝尘居士的徒儿!”
  秦海虹嘿嘿冷笑道:“原来是白老鬼的徒儿,怪不得敢和天心教作对!”
  祁灵灵道:“教主急于请出白老鬼,今日若将这小子抓住,岂是大功一件?秦堂主,你且拦在旁边,让我来亲自抓住他!”
  见秦海虹面有犹豫之色,怒道:“这小子已得白老鬼的真传,你岂是他的对手?走开,别碍老夫的事!”
  秦海虹脸上微微一变,只好往旁边退去,心中虽然不服,却知道护法与四大长老是教主以下最有权力者,身份超出三堂主、外三堂主之上,自己绝不能得罪。
  此外他也为刚才百里雄风那扇笛并用的一记绝招所惊,自知不敌,乐得让毒神出头。
  百里雄风见毒神逼近,而龙玲玲依旧毫无去意,急道:“玲玲,你若不走,我们今日都完了!”
  龙玲玲道:“我宁可与你一道死……”
  百里雄风几乎气破肚子,怒道:“你若死,谁去替你报杀父灭门之仇?”
  “可是!”龙玲玲眼圈一红,道:“可是我放心不下你。”
  百里雄风急道:“你不要管我,我有办法走的!”
  毒神阴阴地笑道:“小子,你中了我的‘毒龙爪’又加上‘千毒掌’,还有办法走?”
  百里雄风默不作声,左手玉扇一仲,贴住龙玲玲的纤腰,大喝一声道:“你去吧!”
  龙玲玲藉着他一挥之力,双臂一振,自刚才刘绍强穿身逃出的破洞中飞身穿射了出去。
  却传来一声凄惶的呼声:“你要小心呀……”
  毒神没想到百里雄风会突然来此一手,微愣之下,喝道:“秦堂主,快去追!”
  秦海虹身形一起,正待跟龙玲玲一样自屋顶破洞中穿跃而出,百里雄风已一扬血笛,喝道:“你往哪里去!”
  眼前血影浮动,秦海虹一咬牙,双掌一合,弓身分掌,划出两个半弧交击而出。
  锐利的掌风带着尖啸,迅快地向百里雄风撞到。
  百里雄风左手玉扇一浮一沉,承住对方交劈的双掌,却在距离对方胸前五尺之处,扇面倏然张开,正好切在对方双掌的虎口上。
  他这一式神妙无比,时间、火候拿得极为准确,在对方掌力还未完全发出之际,便冒着扇骨全被击断的危险,展开扇门,击中对方虎口。
  本来依他目前的经验是不应在这时发出如此险绝的一招的,可是为了帮助龙玲玲逃走,他只得冒险一试了。
  不料就在这一试之下,竟发挥了这招“鬼玉拨扇”的全部威力,在此千钧一发之际,伤敌兼且自保。
  秦海虹闷哼一声,双掌虎口被扇骨割裂鲜血涔涔流下,真气一泄,上跃之势立即反变为坠落之势。
  百里雄风进步撩笛,叭地敲在对方膝间软骨之处。
  他这一式顺水推舟,连环进击,全然不顾毒神在旁,心里毫不忧虑他的威胁,是以特具威力,只见秦海虹大叫一声,“叭哒”摔倒地上。
  百里雄风为了龙玲玲的逃走,整个力量都集中在拦截秦海虹上,根本不顾本身安危。
  他这种拼命的打法,使得毒神为之愣住,忖道:怎么白老鬼一生谨慎,收的徒弟竟会如此冒失?此人搏战怎能只攻不过,不顾生命……
  他这念头尚没转完,秦海虹已结结实实地摔倒在地。
  毒神方自一震,旋又发现有所不对,又忖道:这小子真怪,身中我一掌一爪竟然若无其事,难道他已练成了甚么不畏百毒的功夫……
  陡然一掌,运足“千毒掌”的最大威力,向百里雄风背心拍来。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上一篇:第七章 古祠杀机
下一篇:第九章 五行真火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