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九章 五行真火
2019-11-06 20:03:40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阵阵香味扑进鼻中,引得百里雄风更加饥饿,这种情形,正如在熊熊的火焰上,加添了油料,使得火焰更加炽烈昂扬。
  他晓得那个丑女将锅勺敲得响响的,乃是存心引诱自己,要自己去要求她。
  这种人本能的需要,对人的影响力最大。百里雄风咬牙忍受,仍想将全身精神放在运气疗伤之上。
  可是他运了一会气,竟然丝毫效果都没有,苦笑一下,忍着痛,拼命地将身子往外滚想要避开这对人性意志的最大威胁。
  才滚出五丈多远,他便满身大汗,腹中肠子如绞,气血翻涌不停,几乎冲口喷将出来。
  他喘了口气,废然一叹,只得停止滚动。
  仰望苍穹,烈日当头,万道光芒像是一条条金蛇般的乱窜,眼前一片昏花,经不住那强烈的阳光炫刺,他只得又闭上了眼睛。
  这时,他不禁为自己命运的薄蹇而兴叹,瞑想中他咬牙恨恨地忖道:只要我能够活下去,不把祈灵灵那老家伙杀死,誓不为人!
  他想到自己在山上苦练十几年,竟然在初出道之时便被一个老头子打伤,不由感到伤心至极。
  他那豪迈的意气,与强烈的自尊心,由于祈灵灵的那一掌,已受到极沉重的打击。
  在他的心里,竟因为这次受伤而气馁!
  闭上眼睛,他想到不老神仙说的话,从孤星剑客百里居这几个字又想了许多。
  深深地叹了口气,他暗忖道:爹爹不知是不是跟我一样,经常会遇到许多打击?他难道也跟我一样颓丧?而没有力量振作起来?在那些打击下,我想他一定会屡仆再起,与命运对抗……
  他从没见过自己父亲的面,对于父亲毫无一点印象,但是基于对父亲的仰慕,他将父亲雕塑成一个无视于任何危难的大英雄。
  在幻想里,他得到一种满足,渐渐地,他抵抗住了那种饥饿的威胁,而使自己的情绪稳定。
  不管命运对我如何的加以打击,我都不会倒下去的!他暗忖道:因为我不能辱及孤星剑客百里居的威名,我要以姓百里为荣!
  在这个时候,他仿佛觉得父亲正含着微笑向自己缓缓走来,那坚定的脚步踏在满是乱石的地上,发出格格的轻响。
  那脚步声愈来愈近,在他身旁停了下来。
  百里雄风心中一喜,正待呼叫出声,眼睛睁开,却发觉停止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双绣着花的鞋子。
  他顺着那窈窕的身躯往上望去。见到的又是那张不忍卒睹的脸孔。
  一看到这丑姑娘,他心中便有一种遗憾之感……
  “喂!”那丑女见百里雄风望着自己,道:“丑小子,你还没死呀!”
  一股怒气从心底涌起,百里雄风怒骂道:“你才死了呢,丑丫头!”
  那丑女两道漆黑的眉毛往上一竖,道:“好呀,你这丑小子敢骂我,哼,好心好意端饭来给你吃,你却骂我丑,我还不如喂狗吃吧!”
  “砰”的一声,一只碗被摔成粉碎,里面的饭菜洒落满地,两块不晓得是什么的肉正好滚落在百里雄风的面前。
  那从饭和肉上散发出的香气,又勾起百里雄风的饥饿之焰。
  他咽了咽口水,忍住食欲,骂道:“你烧的饭连狗都不吃!”
  那丑女两手叉着腰,瞪大眼睛骂道:“你说说看,我做的饭菜有什么不好?为什么连狗都不吃?”
  百里雄风冷笑道:“因为你长得太丑,连狗都不敢来,它们都晓得丑人烧不出好菜,吃了一定拉肚子!”
  这是他一时之间没有话说,硬编出的歪理,为的只是要气气那丑女。
  果然那个丑女被气得浑身发抖,连话都说不出来。
  百里雄风暗暗得意,忖道:谁教你刚才踢我两脚……
  意念未了,那丑女又狠狠地在他身上踢了两脚,骂道:“丑小子,你敢骂我丑,我要踢死你,我要踢死你……”
  百里雄风怒极,举起手掌欲待劈出,但胸腹间一疼,一点力气都用不出来。
  那丑女冷哼一声,道:“丑小子,你还敢打人?”
  她身形一弓,右掌如电般抓住百里雄风的手掌,甩臂一挥,把他整个身子掷出六尺开外,撞在墙上,又从墙上滑落到地上。
  如此重重的一撞一跌,直把他震得浑身骨节欲散,那受伤之处,创口更又裂了开来,流出大片鲜血……
  心魂俱摇,浑身气血流泻奔跑,几乎就要冲出口来,简直制止不了。
  而最为痛苦的还是他跌下的姿势是俯仆之势,这下全身趴在地上,一时竟不能翻转过来。
  那丑女一面向这边走来,一面骂道:“丑小子,臭小子,死小子,赖皮小子……我看你还敢不敢骂我?再骂我就摔死你!”
  她走到墙边,只见百里雄风身上衣衫破烂,皮肤被擦破处鲜血汨汨流出,趴在地上动都不动一下,好像死去一般。
  她暗忖道:我这么一摔当真把他摔死了?我并没用什么力呀,只不过藉他自己挥手之势而已……
  当她俯身细看时,才看清百里雄风背上有一只泛青的掌印,顿时一愣,脱口道:“这是毒神的‘千毒掌’呀!”
  她倒吸一口凉气,忖道:不晓得他怎么会惹上毒神祈灵灵的,那老鬼一身毒功天下闻名,这丑小子受了一掌岂不早就死了?怎么还能跑到这儿来……
  她一想到毒神的可怕,不禁又打了个寒噤,慌忙立起身来,举起自己的右掌在阳光下细细察看。
  可是她却没发觉自己的手掌有何异样,不由惑然忖道:莫非他并不是被毒神所伤?谅他一个年轻小子,也不敢招惹那毒绝天下的毒神祈灵灵……
  她眼珠连转,却想不出天下还有什么掌力能够使得中掌之处显出如此恐怖的颜色。
  吁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可惜他死了,否则我倒要问问清楚!”脚尖一勾,将伏卧着的百里雄风挑翻过来。
  “哼!”百里雄风冷哼一声,道:“谁说我死了?”
  那丑女猛然一惊,叱道:“你这臭小子,丑小子,又吓了我一跳!”
  百里雄风忍着痛,气道:“你骂谁丑?你比我家养的猪还丑……”
  那丑女正要破口骂出,忽然听到百里雄风腹中咕噜噜的一阵怪响,脸色一变,随即忍不住笑了出来。
  “丑小子,你骂吧!我要你饿死在这里!”她脚尖一踢,将百里雄风膝上的“环跳穴”闭住,道:“打不死,踢也踢死你,我让你躺在这儿饿个十天十晚,看看能不能把你饿死?”
  百里雄风心中一跳,暗暗着急,忖道:人说丑人多作怪,这丑丫头这一着真狠,竟要活生生饿死我!
  一想自己身负重伤,却在此遭受丑女的折磨,心中难过无比,尤其想到初下山时空空神僧的十日之约,距今已有九天了,自己却被困于此,心中更是如火焰焚烧一般。
  心里一急,立即忍不住“哇!”地吐出一口鲜血。
  那丑女冷笑道:“你若忍不住饿便将姓名、来历告诉我,逢着姑娘高兴,或许会赏你一碗饭吃也未可知!”
  百里雄风破口大骂道:“丑丫头,只要我不死,非剥你的皮不可!”
  那丑女冷哼一声:道:“你尽管躺在这里好了,就躺在这大太阳底下骂吧!等到最后饿得你骂不出声,你自然不会骂了!”
  说罢,吐了一口唾沫在他身上,又往石屋走了去。
  木门砰地一下关起,百里雄风只觉一股悲伤之情袭上心头,反使得他不想继续骂下去了。
  刚才高昂的意气,此刻又没落下去,他颓然闭上眼睛,
  自那浓覆的睫毛下,滚滚落下两颗泪水。
  可是他已没有心情去为自己所受的侮辱而悲伤了,因为此刻他突然觉得丹田中像是有火在烧,迅速蔓延至身体。
  当头烈日如烤,体内心火如焚,百里雄风运气凝神,企图抑制那热火的窜行。
  可是那仿佛是一股不可抵御的汹涌怒潮,滚滚而流,冲激着所有的经脉,所有的穴道,
  他全身发赤,汗如下雨,躺在地上不停地颤抖。
  他不晓得自己为何突然会这样,只知道自己体内的热无法控制,冲激于全身,若有不慎,必将爆炸而死。
  虽然他竭力的定住心神,但经不住那股热火燃烧,外加烈日晒烤,他的神智已逐渐模糊起来了。
  那股热火循着督脉,向一点集中,至“中极”、“紫宫”、“尾闾”之处,滞一下,又冲过去,而进入任脉。
  立时他全身如遭蕾击,腾空弹起七尺,放了五、六个响屁,而后重重地跌落于地。
  心神一震,百里雄风不知道这种现象到底是任督两脉已通,还是“散功”,但不久,在热极之下,便昏了过去。
  蓬乱的头发加上灰土被汗水沾在脸上;一块一块的,使他看来像个穿着破衣、到处乞讨的叫化子,比刚才那种狼狈的样子更加难看。
  木门呀地一声启开,那个丑女探头出来,骂道:“你在胡闹什么?还饿得不够?”
  当她看到百里雄风仰身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不禁双眉一皱,忖道:这人真可怜,没有饿死,倒被焰毒的太阳给晒死了。
  一丝同情泛上心头,但她立即又为自己会有这种想法而觉得好笑,记忆之中,她弟弟不只一次派人欺骗她,想诱骗她出手救人。
  因为她只要救了一个人,便不能不答应她弟弟一件事——这是她最不愿意的事。
  她暗暗冷哼一声,忖道:无论你用什么方法,我都不会答应替你做一件事,哼,若不是你那不要脸的娘将我爹爹迷住,我娘怎么会一气之下离开白驼山,到现在都找不到?
  她一想到自己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时,便禁遏不住一股愤恨之情,她望了百里雄风一眼,又暗忖道:到底他是不是宇文仇派来的?难道我化装之后又搬了地方,也都被宇文仇给查出来了?
  想了一下,自言自语地又道:“不管他是不是宇文仇派来的,我也一概不管!”
  退回门内,她虚虚掩起大门,自门缝里看出去,只见那个衣衫破烂、脸上全是灰尘的年轻人依旧像死了一般的躺在乱石地上,那露出的皮肤与双手都已被太阳晒得通红,就跟烤虾似的。
  等了半晌,她又暗忖道:我不相信谁能中了毒神的“千毒掌”而不死,他一定是宇文仇派来的,哼,这种苦肉计用了几次还不够,还要再来一次,我就偏不上你的当。
  她走进内室,缓缓坐在床上。痴痴地望着床头悬着的一幅画,怔怔地出神。
  在那幅画中,一个神采飞扬、英俊潇洒却又带着威武傲世之态的中年人站在一个桃腮杏眼、柳眉朱唇、丰满娇美的少妇身边。
  那美丽的少妇含着满足的微笑,坐在一张紫檀木的椅子上,在她的怀中还抱着一个刚满月的婴儿。
  这幅画绘得极是传神,不但将人物的形态绘出,而且性格也被生动的表露无遗。
  这丑女目光温柔地凝注着那肥肥胖胖、头上黄毛稀疏、咧着没有牙齿的嘴在笑的婴儿上。
  好一会儿,她的眼里渗出两颗晶莹的珠泪,眼中漾起一丝孤寂凄凉的神色,目光一转,盯在那少妇身上。
  “娘!”她再也遏止不住心中的情绪,泣喊道:“你在哪里?”
  当她看到画中少妇依然在微笑时,不禁又掩脸伏在床上放声哭泣起来。
  她只觉天地之间再也没有亲人了,她,于是,哭声愈来愈凄切……
  不晓得哭了多久,她竟因疲累过度而睡着。
  也许唯有在睡梦中,她才可以找到童年的幸福,因为梦境往往是人们寄托希望的地方,在梦中,人们常能找到在清醒时找不到的东西。
  所以,梦是美丽的。
  虽然有人能在梦中寻到欢笑,但躺在石屋外的百里雄风却正自恶梦里醒过来。
  他喘了两口气,张开干燥的嘴,吸进的是更干燥的空气,睁开眼来,只见不知何时起,一块乌云从山边飞来,遮住了烈日。
  但原先留于空气中的燥热不但丝毫未去,反而更加的闷热,闷热得使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百里雄风吃力地挪了挪身子,他的衣衫早已破烂,而且尽是干了的血渍,被汗水紧贴在身上就像多了一层皮。
  自昏睡中醒来,还是昏昏沉沉的,浑身燥热,体内那股奔腾的热流依然飞快地绕行全身,使他有置身火炉的感觉。
  “呃——”他艰辛地白喉间发出一声短促的呻吟,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痛苦地向着屋子爬去。
  他不知这时正是他体内真火引发,冲过任督两脉,沟通天地双桥之后,最是危险的时光。
  若是不能将真火引归丹田让其凝聚,反而任其绕体循行,则必将被真火焚毁,而至化骨扬灰……
  如果不是因为他经过“淬骨大法”淬炼,这时只怕早已身死。
  饥饿之感稍去,干渴之感又起,他喃喃地道:“水!水……水……”
  在乱石中爬行,他的手掌被磨得起了泡,裤子的膝盖处也已破碎裂开……
  才爬了五步,他便因忍受不了体内的真火燃烧而跳了起来。
  这一跳足有五丈多高,他四肢乱舞,在空中挥了数下,突然发觉一事!
  “啊!我的内伤好了!”
  四肢能够划动,显然穴道也都自动解开了,除了体内热流仍在奔腾,其他一点也不觉得哪里受伤了。
  一喜之下,他放声狂叫,愕愕地抓了抓头上的乱发。
  气势一泄,他还没想出是什么原因,便已重重地摔落地上。
  “哎哟”一声,他咬牙咧嘴,正要挣扎着站起来,忽然,眼前电光急闪,银蛇乱窜,大块大块的乌云飞驰于天空,已将大半天空盖住。
  电光乍闪即没,接着便是一声震耳的霹雳,隆隆的雷声依然留在云中,半空里豆大的雨点纷纷降落。
  这电闪、雷鸣、雨落,全是刹那间连续发生的事,百里雄风还没起身,一阵大雨已将他身上淋得湿透。
  他仰卧地上,张开嘴,大口大口的喝着雨水,顿时将干渴全部解除了。
  这阵大雨来得正是时候,他体内奔流不止的真火原本无法宣泄,经过这阵大雨,已然渐渐地消失。
  百里雄风身上的汗水、污泥和血渍,也被雨水洗刷得干干净净,又露出他那俊挺白皙的脸孔。
  最使他愉快的莫过于在清凉的雨水里,他体内的真火奔流之速渐缓,皮肤上被雨水流过,舒适而又凉爽,足以使他将这一天来的辛劳与痛苦完全消除。
  所以他就一直躺在水里没有起来,仅闭上眼睛享受着大自然给他的赏赐。
  无意中,他又逃过一次死神的魔爪,而从死亡阴影下逃了出来。
  命运之神经常会捉弄人,但是有时却很巧妙的使人度过危难,而到达平安之境。
  百里雄风眯着眼睛,在雨中梳洗头发,一种毕生以来从未有过的舒畅,随着滑过皮肤的雨水,传遍全身。
  他真想在雨中引吭高歌,或仰天长啸,但是望了望那屹立在如网织的雨中的石屋,心中灵机一动,顿时止住了自己这份欲望。
  他不愧是一个智慧极高的人,当体内真火被这一阵雨水不断浇流之际,突然想到绝尘居士传授自己的道家内功心法里的“水火共济,龙虎相交”那一段经文来。
  就像刚才闪过空中的电光,他脑海里一亮,立即盘坐起来,不管雨水多大,随即运功收敛那真火流泻之势,纳归于丹田之中。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下一篇:第十章 天心教主
上一篇:
第八章 玉扇血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