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十章 天心教主
2019-11-06 20:05:06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太阳已经落向西山之下,落日的余晕染红了半边穹空,大地在暮色里有了倦意。
  来自山谷里的风声,带有归鸟的阵阵低语。
  宇文仇在暮色苍茫里凝望着百里雄风那挺直昂藏的身子,心中似有一种奇异的情绪正在滋生着……
  百里雄风沉默了一会儿,突地扬声大笑道:“搅了半天,转了老大一个圈子,原来还是碰到了天心教徒!”
  宇文仇怒道:“阁下敢侮辱天心教一个字,今日本太子就要将你斩于剑下!”
  “好狂妄的小子!”百里雄风冷笑道:“白驼山主宇文天大名震慑天下,但他到底是化外之人,对于小辈的教养还不够……”
  一旁的宇文梦忽然声音一沉,道:“你放尊重一点,可别辱及家父!”
  宇文仇又冷冷一笑:“他大概要尝了本教十八种毒刑,受了那残肢之罪后才晓得本教不受任何人侮辱呢!”
  宇文梦叱道:“字文仇,你敢再多说话!”
  字文仇被叱,不敢顶嘴,道:“娘命我来接你,说这个月底之前一定要你赶回白驼山……”
  宇文梦道:“我不会忘了爹的寿诞之期,到时我自会回去。”
  宇文仇道:“姐姐何必一个人流浪在外呢?爹爹的事情已经够多了,你还要烦他老人家,你……”
  宇文梦一瞪眼道:“你敢教训我?”
  宇文仇抱剑肃容道:“小弟不敢!不过爹爹他老人家急盼你回去!”
  宇文梦冷哼一声,道:“如果他要我回去,怎么不亲自来此?”
  宇文仇道:“爹爹虽未亲来,却已派舅舅来接你了。”
  宇文梦道:“舅舅也来了?”
  宇文仇道:“他本与小弟一道来,但是在路上却碰上毒神祈长老,获知城内本教的分舵主及冷心堂主都被人杀死,所以他赶去察看,等一会便会来此!”
  百里雄风站在旁边听了半天,也弄不清楚宇文梦为何放弃白驼山那豪华的生活而到处流浪。
  而且还化装成那副丑模样,不让人知道她是天心教主之女。
  这种家务之事,他也懒得再听,正预备离去,突然听到宇文仇提及毒神和在庙里的一段事情……
  他暗忖道:龙玲玲是以那座古庙为寄居之地,此刻那个地方既然已被天心教所注意,那么她便不能再回去了,否则岂不是自投罗网?
  宇文仇瞥了他一眼,继续道:“以毒神祈长老之能,竟然让人家伤了,不过据祈长老说,那人已中了他的毒,此刻大概已经死了!”
  宇文梦瞥了百里雄风一眼,道:“他有没有说出那人的姓名?”
  宇文仇摇摇头道:“他说那人是由背后偷袭,没有看得清楚,只知道是个年纪不大的人……”他望了望百里雄风,道:“小子,你可认识那人?”
  百里雄风傲然道:“当然认识,那人便是在下,不过在下记得并非自背后偷袭贵教长老。倒是被贵教长老偷袭了一次!”
  说着侧过身去,让宇文仇看清他背后的掌印。
  宇文仇怒道:“好小子,你今日休想逃跑,你是死定了!”
  他一振剑身,剑光化为匹练,嗡嗡作响,便待往百里雄风扑到。
  宇文梦一把抓住他的手,道:“宇文仇,你要怎样?”
  宇文仇冷声道:“我要将他擒住,交由戮心堂秦堂主去,问问他为何要与本教为敌?”
  宇文梦道:“有我在,不许你动他一下!”
  百里雄风一怔,道:“在下并不畏惧什么,姑娘……”
  宇文仇用力一挣,怒道:“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竟然庇护本教仇人?”
  宇文梦抓紧他的手,厉声道:“我不是天心教的人,凭什么拿他当仇人?”
  字文仇道:“好!我去跟娘说去……”
  宇文梦道:“你就算跟二娘说,我也不怕!”
  宇文仇道:“如果大娘在,我看你敢不敢这样?”
  宇文梦眼睛一眶,道:“我娘被你们逼走,你还提起她老人家作什么?”
  宇文仇怒道:“我晓得你为什么这样,必定是看上了这小子……”
  宇文梦道:“你胡说!”
  她左掌一挥,“啪”的一声,打了宇文仇一个耳光。
  宇文仇头一偏,竟没让过,直被打得半边脸通红。
  他咆哮道:“你敢打我?我告诉爹去!”
  宇文梦道:“告诉爹又怎样?这些日子我避着你,你还当我怕你呢?现在我就要教训教训你!”
  她左肘一撞,右手一抛,将宇文仇摔出两丈开外。
  百里雄风听了老半天才清楚这字文梦和宇文仇是同父异母的姐弟,而宇文梦的母亲大概已被宇文仇母子逼得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宇文梦一方面为了伤心母亲被逼走,一方面为了找寻母亲的下落,所以才离开白驼山到处流浪。
  又为了逃避白驼山主宇文天的追寻,她才易容化装居于此地,谁知宇文仇奉她的母亲之命,仍然将她找到。
  这等家务纠纷使他兴起无限的感触,忖道:以白驼山主宇文天的武功威严,家中竟然也有如此的隐衷,这就与师父一样,有子不肖,真是痛苦,可见一个家庭要使之和睦融洽,真正不容易!
  他正在兴叹时,已见到宇文梦挥掌打了字文仇一个耳光,那玄妙的手法与出奇的掌势,竟连宇文仇那等功夫也闪躲不开。
  不由心中一震,暗忖道:莫非她刚才是让着我,而故意被我击败?
  他自己明白,以宇文仇那种雄浑的内力,与奥秘神奇的剑法,自己取胜的把握虽然不能说没有,但那至少要到三百招之后。
  虽然他对宇文梦并没有怎样戒备,但以宇文梦挥手便将宇文仇擒住,振臂便把他抛在两丈之外,这种功力,绝不比自己差。
  这可见刚才她被自己击败之事,必然是假装出来的。
  但是——他双眉一皱又忖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呢?
  当他想到宇文仇说的那句话时,心中不由又是一震,暗道:莫非她真的看上我了?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偷偷看了宇文梦一眼。
  只见她拂了拂衣袖,道:“宇文仇,这是给你一点小教训,就算你去告诉爹爹我也不怕!”
  宇文仇阴阴地一笑,自地上缓缓立起,道:“我要告诉爹爹,说你在外面认识了绝尘居士的徒儿,不但掩护本教仇人,而且还打了我一掌,就算你深得他老人家宠爱,我想他也不会饶你吧!”
  说完深深地瞪了百里雄风一眼,又道:“但是我晓得他中了毒神的毒掌而不死的原因。这一点也是娘要知道的!”
  宇文梦冷哼一声,道:“她知道了又怎样?”
  宇文仇向前缓缓而行,寒声道:“好!这句话她老人家自然会牢牢记住!”
  百里雄风脑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忖道:莫非那天心教主不是宇文天,而是宇文仇的娘?
  他正在推测着那组成天心教,想要奴役天下武林,以“上秉天心,下戮人心”为宗旨的天心教教主,到底是龙玲玲所说的宇文天,或者是宇文天的第二个妻子?
  听到身边宇文梦那清脆的语音向他道:“你赶快走吧,等会儿我舅舅来了,你无论如何都逃不了的!”
  百里雄风一怔,随即心头大凛,忖道:没想到她竟然能够运气逼出声音,传人我的耳中,这莫非就是师父所说的“细蚊传音”之术?
  他一方面被宇文梦那神奇的功力所惊,另一方面则为自己感到羞惭,他原以为自己身受当代天下第一奇人绝尘居士嫡传,武功当能算是天下有数的高手了。
  谁知眼下所见白驼山主的两个子女,便已不比自己差,尤其宇文梦那种神妙的技艺,似乎远超出自己之上。
  在忖想间,他心中真不是味儿,羞惭之余,不禁为天下高手之多而感到心寒。
  武学之海,浩渺无边,我这一点成就岂可自满?
  他严肃地又忖道:若是我的身世查明,那毁家杀父的仇人是宇文天的话,我岂不毫无办法?幸好我还有机会磨练自己……
  由于这一念,使他自己日后刻苦淬练自己,而获得道、佛两家的绝传,成为天下第一高手……
  他正在胡思乱想,耳边却又听到宇文梦那“细蚊传音”传来的音波:“你虽然经我用独门‘回震’之法将丹田真火引发,而使任督两脉畅,但是你的功力杂而不纯,绝非我舅舅的对手,还不快走,否则我也无法可以救你了……”
  他仰起头来,只见宇文仇手持长剑,怒视着自己,而宇文梦却在自己左侧八尺处,成崎角之势,监视着宇文仇。
  当然她不愿自己与字文仇拼斗起来。
  他咬了咬嘴唇,暗忖道:大丈夫遇到危险困难,岂能畏首畏尾,藏身规避,受一个女子的庇护?
  宇文仇走到距百里雄风不及一丈之处,倏地怒喝一声,飞身疾射而来,剑光掠空,响起尖锐刺耳的声音。
  他这下所施出的可是剑道中的剑罡之术的起手式,剑气犀利,好似要划破天地,割开阴阳,声势真是慑人。
  百里雄风胸中豪气勃发,长啸一声,七孔魔笛漾出两层血影,玉扇张阖之间,连发三招。
  扇上真气涌出,“啪”的一响,挡住那锐利的剑气,右手血笛顺着剑刃滑去,点向对方“锁心”要穴。
  幽长美妙的笛音,使得空气仿佛凝结了起来。
  宇文仇心神微乱,立即又凝聚精神,剑尖泛起三朵银花,沉喝一声,左手剑诀一搭剑锷,举剑向前送出。
  那三朵银花倏地一合,化成一团淡淡的光晕,乍闪即没。
  百里雄风刚才举扇与对方剑势一撞,深知对方剑上所蕴真力非小,不在自己之下。
  再看到宇文仇庄严肃穆的样子,立即知道那圈由剑光化出的光晕是一种剑道中极厉害的剑气……
  他双眉一扬,玉脸涨得通红,玉扇倏地一扫,轻飘飘的向前扇去。
  这下乃是“玉扇魔笛”的绝传“乾坤一掷”,将全部功力都汇聚在这一扇里扇了出去。
  他举重若轻,姿态轻逸,但却是亡命之搏。
  一道淡淡的白气散开,“砰”的一声,手中玉扇脱手飞出,脚下一浮,往后退了三步。
  宇文仇也哼了一声,身躯连晃两下,忍不住退后两步才立桩站稳,他脚下那块石头已被踏得碎裂成粉……
  只见他脸色苍白,微颤的扶着长剑,凝望了百里雄风一眼,道:“你虽然能挡得了我一剑,但绝非我舅舅的对手,如果你有胆子,请在这儿等一下!”
  百里雄风双眉之间的红痣格外鲜艳,衬得苍白的脸色也更显苍白。
  他缓缓弯下腰去,拾起地上的玉扇,只见上面多了一道淡淡的圆痕,像是蒙蒙的月亮在雾中闪现一般。
  遂乃微微一笑,缓声道:“就算他有些能耐,但我也不畏惧!就等他来吧!”
  宇文梦向前走了两步,道:“你,你疯了?还不快走!”
  百里雄风道:“谢谢姑娘关照,在下忝为一名男子,尚不愿因此连累他人,若有不便之处,姑娘不妨先走!”
  宇文仇冷笑道:“你们两个都不能走!”
  宇文梦双眼圆睁道:“我就再走给你看看,这下一走,看你到哪里去找?”
  宇文仇长剑一引道:“谁想先走,先吃我一记‘剑罡’!”
  宇文梦不屑地道:“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这不到火候的‘剑罡’之术!”她咬了咬红唇,一拉百里雄风道:“我们走!”
  百里雄风脸上一红,道:“姑娘我……”
  “你不是男子汉么?”宇文梦道:“难道连拉一下手都怕了?”
  宇文仇吐了口唾沫,骂道:“不要脸!”
  宇文梦脸色一变,随即一抛头,道:“你娘才不要脸,嫁了人之后又改嫁给我爹!”
  宇文仇大叫一声,举剑斜劈连环四剑,剑影纵横,寒风迫人……
  宇文梦挥袖一扬,左手食指缓缓点出。
  那剑锋锐利,来势虚幻,可是她这点出一指,却正好点在那攻来的剑尖上。
  “铮”的一响,宇文仇倒退了半步。
  宇文梦冷笑道:“这罗刹指你可不会吧?”
  话未说完,远处已传来一阵长啸,宇文仇闻声立刻引吭大叫道:“舅舅快来,他们在这里!”
  宇文梦脸色一变,又拉住百里雄风,道:“你先躲藏在石屋后右方约有三里处的丛林里,我有一匹马在那里,你只要拿这个给它嗅一嗅,它便不会不让你骑上!”
  她用劲一托,又道:“我的马叫做飞霹雳,你快走,不可回头!”
  她这几句话都是以传声之法跟他说的,百里雄风尚没表示意见,已被身后一股大力推起,向屋上落去。
  百里雄风被宇文梦振臂一托,直飞出四丈开外,方始落在那座石屋的屋顶之上。
  他回头一看,只见宇文仇手持长剑冲了过来,被他姐姐挡住,正高声地叫道:“小子,你别走!”
  宇文梦叱道:“宇文仇,你敢不听我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宇文仇挥了挥长剑,道:“你这样做会后悔的!”
  他们双方僵持着,显然那宇文仇对于姐姐尚还存有顾忌之心,虽然手持长剑,却不敢硬闯。
  无限的感慨涌进心中,百里雄风在刹那间怔了一怔,为那对姐弟而感到难过,暗忖道:他们虽是同父异母姐弟,但是却不该如此……
  想到自己孤身一人,流浪飘泊,正如一片寂寞的云絮,投有方向没有目的的到处游荡——心灵时刻都是在渺茫的虚空里。
  唉!他们虽有父母,却不能领略亲情的可贵,而发生许多纠葛……
  他暗忖道:若是他们像我一样,他们就知道不应这样了,因为一个孤独的灵魂是世界上最可怜的……
  此刻,他竟然忘了依照字文梦的话,跃下石屋,奔出三里之外,到树林里去找寻那匹叫做“飞霹雳”的马。
  宇文仇身形一闪,挪步移身,回身喊道:“舅舅,你快来呀!”
  半空中响起一声霹雳似的大笑,道:“仇儿,是什么事?”
  百里雄风站在石屋之上,看得清楚,那远方的茫茫荒漠处,飞跃来两条人影,似是两枝箭矢,眨眼功夫便已来到不足十丈开外。
  宇文仇欣喜地大叫道:“舅舅,绝尘居士的徒儿找到了!”
  那右边一个年约四旬、浓眉虬髯、身穿褐衣的中年大汉,笑道:“难道你没有办法赢过他?还有你姐姐呢?”
  宇文仇道:“若不是她千方百计的阻挡,那小子还能跑得了?”
  他们遥遥说了几句话,那虬髯大汉已跟另一个身形瘦长、脸型古板的老者跃到前面。
  宇文梦脸色连变数下,转脸一看,只见百里雄风像是中了邪似的,依然站在石屋屋顶,没有动弹一下。
  她深吸口气,运劲逼出语声,又用“细蚊传音”暗中对百里雄风说了几句话。
  可是百里雄风不但没听她的话飞奔而去,反而转身向前缓缓行来。
  她愕了一下,不知道他为何这样,暗暗地十分生气。
  耳边响起那虬髯大汉的声音道:“梦儿,你总算被我找到了!”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下一篇:第十一章 木灵真气
上一篇:
第九章 五行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