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十章 天心教主
2019-11-06 20:05:06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宇文梦哦了一声,慌忙转过头去,只见梁龙含着笑容站在自己身后,目光里尽是温柔之情。
  她心中情绪一阵激动,眼中泪影浮现,叫了声“舅舅”,便扑进梁龙怀中。
  梁龙脸上掠过一阵凄苦之情,拥紧宇文梦激动地道:“哦!小梦别哭,舅舅在这儿,你别哭!”
  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温柔地又道:“梦儿别哭了,跟舅舅回去吧!”
  宇文梦把头在他怀里一阵乱揉,娇声道:“没找到娘,我不回白驼宫去!”
  梁龙道:“小梦儿,你先回去宫里,你娘的下落包在我身上,一年之内必定可以找得到……”
  宇文梦抬起头来,睁着泪水满布的眼睛,凝望着梁龙,道:“你骗我……”
  梁龙哈哈一笑,道:“舅舅何时骗过你?你怎么连舅舅的话也不信了……”
  宇文梦正待说话,忽听到一声刺耳的剑啸之声,她慌忙侧首,只见宇文仇双手捧剑,神情肃穆的施出了那“剑罡”之术。
  那飞跃暴涨的剑芒闪着烁亮的光辉,形成圆圆的青色光圈向百里雄风罩去。
  她的脸色一变,只见百里雄风大喝一声,剑眉高扬,举起手中血笛,凝神向前一指。
  那鲜红、泛着血光的七孔笛响起一声慑人的尖锐笛声,颤动的笛尖准确无比的向着那飞来的光环套上去,左手玉扇随着向前一扇。
  “噗”的一声,光晕扩散,宇文仇脸色苍白,后退一步,目光呆凝地望着百里雄风。
  他手腕一阵颤抖,终于握不住手中长剑,右手一垂,长剑落在地上。
  就像是在剑尖落地的一刹那,他才记起自己已败在对方手下,而受了重伤,吐出一口鲜血,道:“你……”
  他冷傲地道:“我终于又挡过你第二式剑罡,我并没有逃走!”
  宇文梦想不到百里雄风没有依自己的话逃走,竟是为了不服气宇文仇的话,而硬要回来接下他第二招“剑罡”。
  她狠狠地一跺脚,骂道:“傻瓜!傻瓜!”
  梁龙脸上的笑容这时已变为惊诧之色。
  他暗忖道:这小子年纪轻轻的,竟然已得到绝尘居士的真传,而且内力之强连仇儿的“剑罡”都无法伤他……
  不由心中掠过一丝敌意,忖道:看他现在的成就,再过三年,恐怕便可追上我,若是不早日除掉他,夜长梦多,对于本教定然不利……
  当他听到宇文梦叱骂的声音时,愕了一愕道:“你骂谁是傻瓜?”
  宇文梦笑道:“我骂那个不听人话,专门跟人斗气的人是傻瓜,是个大傻瓜!大傻瓜!”
  梁龙目光一闪,看到百里雄风那种尴尬愤慨的样子,心中一动,忖道:看来梦儿对这小子颇有好感,我要是当着她的面下毒手,岂不使她难过?
  字文仇吐出一口鲜血后,即盘坐于地,运气疗伤,这时突然失声道:“舅舅!我中了他的暗算!”
  梁龙脸色大变,飘身过去道:“仇儿,什么事?”
  宇文仇满头大汗,全身不停颤抖,嘴唇动了一下,道:“仇儿的任脉与少阳经脉处有一股寒气……”
  梁龙浓眉一皱,五指屈伸,指风飞出,已将宇文仇任脉与少阳经脉上三处穴道完全闭住。
  他瞥了百里雄风一眼,寒声道:“久仰绝尘居土‘魔笛五阕’之技绝妙无双,想不到他的徒儿竟会如此暗算人。”
  百里雄风愕然:“我可没有施出‘魔笛五阕’……”
  梁龙目光一侧,看了那站在一旁像僵尸样的青衫老者一下,转首过来,叱道:“胡说,仇儿受伤是实,他岂会说谎?”
  宇文梦呼道:“就是他说谎,他最会说谎,舅舅你别相信仇弟的话。”
  梁龙深知宇文仇狡猾无比,最会逢迎阿谀,是以他虽然在外胡作非为,却常以谎言骗得他母亲相信以致自己姐夫严加训斥时都受到牵制。
  一时他已肯定宇文仇必是又使出老手法要诈自己出手杀死百里雄风,故此才伪称遭到暗算……
  但他仍冷哼一声,道:“仇儿受伤如此惨重,他怎会谎?”
  宇文梦不知梁龙虽知宇文仇是说谎,但却由于妒忌百里雄风武功上的成就,欲加以杀害,才护着宇文仇,说出刚才的话来。
  不禁惶然道:“仇弟常常骗人,他这次一定……”
  梁龙喝道:“住嘴,你怎可怀疑你弟弟?”
  宇文梦愕然退后两步,道:“舅舅,你……”
  梁龙道:“梦儿,他原本是本教索取之人,此刻又伤了仇儿,我们怎能放过他?”
  百里雄风冷笑一声,道:“你们都是一丘之貉,全都是些小人,若是要找我百里雄风麻烦,本很简单,又何必找什么藉口?”
  “百里雄风?”宇文梦愕然道:“你也是复姓?”
  梁龙诧异地道:“梦儿,听你的口气,你并不认识他,为什么要庇护他?”
  宇文梦还没回答,已见到那个梁龙同来,站在旁边没说过一句话的老者突然喃喃地道:“百里雄风,百里雄风!”
  他那死板有如僵尸样的脸孔上突然起了一阵变化,眼中射出熠亮的光芒,凝注在百里雄风的脸上。
  百里雄风被那怪人的目光一瞪,心中莫名奇妙的一寒,但是立时镇定下来,也凝目瞪视过去。
  那青袍怪人咧唇一笑道:“好勇气,好胆量。”
  梁龙道:“袁老认识这小子?”
  那姓袁的青袍人沉声道:“老夫可能认识他的老子!”
  百里雄风双眉轩起,闪射精光,道:“你是谁?”
  他的语声冷漠,较之冬日寒风尤有过之,连那冷漠、诡异的青袍老人也都为之一怔。
  那青袍老人随即阴阴地笑道:“有意思!有意思!我玄冰门的‘玄冰神功’名闻于天下,人人都说冷,可是你这小子却比我还冷,看来是我‘玄冰门’之福了!”
  百里雄风声道:“老鬼,你在说些什么?”
  梁龙大袖一拂,喝道:“你怎敢对玄冰老人如此说话?”
  百里雄风见他那袍袖扬起,似是不带一丝风力,其实已可觉出有一股暗劲悄无声息的涌将过来。
  他沉肘挥扇,反身便是一扇挥出。
  玉扇刚刚扇出,便有一股激荡汹涌的劲气回旋而出,响起一声尖锐的破空啸声。
  梁龙冷冷道:“内力不错,可是也不能如此狂妄!”
  他平腕连振三下,袖上又涌出三股暗劲,“啪!啪!啪!”三响,百里雄风未及走避,便闷哼一声,退出四步之外。
  梁龙那只袍袖像是一面铁板般的迎空一展,陡然划了个大弧,跟着向前斜跨一步,又往百里雄风拍去。
  宇文梦看出梁龙这一掌不怀好意,惊叫道:“舅舅!”
  她五指箕张,似是向梁龙袖上抓去,其实那翘起的小指已指向梁龙肘下的穴道,显然是要阻止他这震天开山的一击。
  玄冰老人在梁龙移身挥袖之际,手臂一拦道:“梁兄且慢!”
  他左手手掌平切而出,看来也是要挡住那自袖中挥出的手掌。
  骤然之间,梁龙想不到自己接连遭受两方面的攻击。
  他的手掌自卷开的袍袖中伸出,正待发出“银流千幻掌”的独门掌力,面色一寒,玄冰老人那阴寒逾冰的“寒冰掌”风已挡住去势。
  心中一震,立即生出一股怒气,还没决定如何应付,又发觉宇又梦那张开似兰花的五指正自抄向自己的右肘关节。
  在这电光火石的刹那,他哈哈一笑,大袖反翻而回,手掌泛起的银光一闪即没,立即敛隐衣袖中。
  “啪”的一声轻响,他的掌缘与玄冰老人左掌对拍了一下,立即转身退出三步,移身挪位,卷起的袍袖向宇文梦手指拂去。
  宇文梦见梁龙已经收掌退身,五指一扬,曼妙地划了个弧形,在额上轻轻一掠,那翘起的小指将披在额上的乱发掠了起来。
  她这下从容之极,姿式更是美妙轻灵,仿佛没有什么事发生一般。
  梁龙目光一斜,道:“梦儿,你的武功进步不少,看来已得到你娘的真传!”
  宇文梦垂眉敛目,轻轻一福道:“谢谢舅舅。”
  梁龙听得出她这话有双关的意思,苦笑了一下,转首道:“袁老绝艺无双,的确不愧是一派宗师!”
  玄冰老人袁真冷冷道:“承蒙梁总护法掌下留情!”
  百里雄风刚才眼见这三人各出绝艺在他眼前对招,心中微凛,忖道:这梁龙不但是她舅舅,而且也是天心教的总护法,真想不到天心教竟有如此多的高手,他这一身功力比起师父虽差不远,但师父要想胜他却也不容易!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忖道:这样看来,那天心教主的武功岂不是天下没有对手了?
  意念一闪而过,想到宇文梦所给予他的关切之情,心里不由又是一震。
  他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对自己如此关注?记得还不到三个时辰以前,他与她还像是仇人般的互相咒骂,而现在她却他轻轻地叹了口气,忖道:唉!女人真是太难以理.解了!
  不自觉地摇了摇头,忽听梁龙怒道:“无知小子,你在摇什么头?莫不是小看本人不能将你杀死?”
  百里雄风一愕,随即怒道:“在下从不畏惧任何威胁,你不必对我如此说话!”
  梁龙狂笑道:“好好!好一个不知死活的小子!”转身肃颜对宇文梦道:“梦儿,你可是看到了,他以这种态度对我,舅舅我岂能忍受得了?这一下可别怪我辣手了!”
  宇文梦道:“请舅舅看在梦儿面上,就……”
  百里雄风剑眉一挑,道:“在下从不接受任何人的好意,宇文姑娘请别如此,我……”
  宇文梦黑眸一转,怒声道:“你不能少说几句话么?”
  百里雄风只见她那深邃的眸子里充满无限的柔情,似乎在这一瞥下,全都倾人自己心底一般。
  他的话声一哽,整个心灵就像被那黑亮的眸子里放射出的柔情之丝缠得紧紧的,连气都喘不过来。
  玄冰老人袁真冷冷地笑道:“梁兄岂可辜负令甥女的一番苦心?就暂时饶过他吧!”
  他自刚才接过梁龙一掌后即未说话,似是在思忖着许多问题,仅在默默望着百里雄风。
  他的经验何等老到,眼见百里雄风神情上一阵波动,又看到宇文梦关怀之情溢于言表,心中便晓得这一对少年男女情感上有些纠葛,是以出言以讽刺。
  梁龙脸色微变,道:“袁老此言是何意思?”
  玄冰老人道:“梁兄是聪明人,岂不晓得老夫的意思?”他话声一顿,深深地望了百里雄风一眼道:“这小子乃是当年被誉为天下第一美男子孤星剑客百里居之子,想起那百里居连中原一美的无限柔情都弃如蔽履,他儿子还不一样?到处风流,到处留情!”
  他说着又有意无意地看了宇文梦一眼,宇文梦只觉心中一寒,不由打了个寒噤。
  百里雄风沉声道:“请你不要辱及家父!”
  袁真冷冷地笑道:“你果然是百里居的孽子!你身上可有一块玉石?”
  百里雄风怒道:“在下可没有什么玉石在身,有的只是满腔热血,与满身的傲骨,老鬼,你若是辱及家父,可别怪我得罪你!”
  玄冰老人脸色雪白如死,沉了下来,阴阴道:“有气魄,有勇气,但是在我老人家面前却不管用!小子你开口之时可别忘了老夫向以手段狠辣出名!”
  百里雄风淡淡地一笑,道:“在下想问你一下,不知你敢回答否?”
  玄冰老人冷冷地道:“你这激将之法,老夫在六十五年之前便已用过,可笑你今日却在老夫面前……”
  百里雄风冷笑道:“如果你不敢说出来,便不必噜嗦!”
  他听到玄冰老人提到自己父亲当年之事,并还牵涉到了一块玉石,心中很是激动,因为当年之事渐趋明朗,自己身世也将逐渐可以探知。
  面对这两个绝等高手,全都对他有所企图,他必须用智慧来找出自己父母当年的一些事情,而不能凭藉武力。
  是以此刻他说话之间,嘴角露。出轻蔑的微笑,望着玄冰老人。
  这虽是最为普通的激将之法,但是却已深深侵犯了对方的尊严。
  玄冰老人袁真果然被百里雄风这句话所激怒。
  他阴阴地笑道:“老夫年近七十有八,岂能中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之计?你且将问题说出,老夫回答之后,要将你携返祈连,受本门‘寒山九袭’之刑!”
  百里雄风暗笑一声,正待提出心里的疑问,突地梁龙大喝道:“我知道了!我明白了!”
  玄冰老人面色一沉道:“梁兄知道了什么?又明白了什么?”
  梁龙道:“二十多年前星月双剑被中原九大门派及武林黑白两道共同下令追缉,许以三大宝物擒捉百里居夫妇,这件事天下武林全都知悉,小弟虽远在白驼山却也曾有所耳闻,只不过二十年来人事变迁太大,以致一时忘怀……”
  他眼中涌出一道凌厉的神光,颌下虬髯像是刺猬背上的长刺根根竖起,威武绝伦地大喝道:“百里居现在何处?”
  百里雄风听了梁龙这番话,心中不知是何滋味,他不晓得当年自己父母为何受到天下武林的追缉,但是他心中却希望自己父母不是武林中的罪人……
  胸中思绪翻涌,却被梁龙那喝声打断,遂定了定神,道:“我也正要问问他,家父现在何处?”
  玄冰老人一拂颌下长髯,道:“梁兄,此子是老夫先发现的,希望你……”
  梁龙暗忖道:怪不得刚才我要毙了他,你却要救他,原来你已知那百里居便是他的父亲,而当年那刻有剑圣宝藏的宝玉,多半能从这小子身上寻出,所以口口声声的要将他带返祈连……
  他望了一眼袁真,继续忖道:此事我不知道便罢,既然晓得了,岂能让你捡了便宜去?尽管本教不愿结怨于你,也绝不能放掉他……
  在这短暂的一刻里,他脑中的意念已转过千百遍,所获得的结论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百里雄风落在玄冰老人手中——当然在可能的范围内,他是不愿意与玄冰老人为敌,而着重在把握有利的机会擒住百里雄风。
  他呵呵一笑,道:“袁老已接受本教聘请,担任长老之责,你的事便是本教之事,这小子就由袁老你带返本教总坛,由你处理……”
  玄冰老人眼珠连转数下,沉声道:“老夫在此谢过梁兄!”
  他脚下一移,站在百里雄风面前,寒声道:“老夫就等着听你的问题!你还不快说?”
  百里雄风深知现在自己处身之境危险无比,稍有不慎,便是杀身之祸,一点都不能大意的。
  他以玉扇护身,七孔血笛斜斜举起,指着玄冰老人,沉声道:“你且说说当年中原九派为何要以三大宝物为赏,下令追缉家父与家母?其理由何在?”
  玄冰老人脸色死板如故,阴阴地望着百里雄风,没有任何表示,心中已如风车急转般掠过许多意念。
  他当年也曾在甘肃拦截过星月双剑一次,但是却被百里居施出暗渡陈仓之计逃过,而进入新疆,害得他一直追到外蒙古大沙漠边缘,方知道上了大当。
  星月双剑之遭黑白两道、九大门派下令追缉,虽然表面原因是由于他们得到了那块刻有剑圣黄龙上人与赤阳子的宝藏图,但谁都知道内情并非如此单纯。
  但是这要当年九大门派的掌门人才能够知道真正的原因,他又怎么知道?
  就在他思忖之时,梁龙喝道:“袁老,此事不能告诉他!”
  玄冰老人一愕,随即便和道梁龙之意是怕百里雄风晓得那块玉石之珍奇,而不愿说出玉石之所在。
  他还没答话,百里雄风已怒道:“你们用尽心机,所为的必是那块什么玉石,想必当年家父母被天下武林追缉,也是因为怀有那块玉石!”
  梁龙笑道:“好聪明的小子,可惜你知道得太晚了!”
  百里雄风知道此刻自己若不能逃走,那玉石之下落与双亲所受之迫害,将永远无澄清之日。
  他退志一萌,立即就要离去,却听到宇文梦急促的语声在身边响起:“你还不快走,我舅舅已经下定决心要将你擒住,教中毒刑不是你所能够忍受的,我替你挡一下!”
  他咬了咬嘴唇,身体连转几下,正想要藉着黄昏的暮色遁去,玄冰老人已冷喝道:“你想要怎样?”
  百里雄风大喝一声,蓄积全身劲道,扇笛皆发,脚下进逼四步,霎时连发七招之多。
  急切尖锐的笛声里,玉扇弥漫起一蓬凄迷的幻影,夹着血红七孔笛影,如同狂风暴雨一般汹涌发出。
  招式密接如练,一发之下,真像江河倒泻,简直无隙可乘。
  玄冰老人怪叫一声,被这一连七招的猛攻,逼得连连后退,口中发出狂怒的怪叫之声。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下一篇:第十一章 木灵真气
上一篇:
第九章 五行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