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三十四章 祸水红颜
 
2019-11-07 11:40:26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关梦萍游目四顾,寂寂荡荡未见人影,二十丈外就是练武厅,也即是“白驼山庄”大门外的广场,不过上面盖了绿色琉璃瓦,可蔽风雨。
  练武厅四面,随风摇曳着密如串珠的风灯。
  眼前所见的一切,是这么熟悉。
  可是,失去了亲切感,因人事已非,由半个主人变成了深仇大敌!
  她一面缓步向练武厅走去,一面再含怒发话道:“堂堂‘白驼山庄’竟无一人吗?宇文天愧为男子汉了!”
  话未说完,一声冷笑如刀刮到:“原来是‘天心教’教主?这年头,人人忘恩负义,不记得本来面目,人心已死,还谈什么天心?”
  关梦萍已听出正是“素手罗刹”梁倩雯的声音。
  她知道梁倩雯既已开口必无好话,反正仇已结定了,非荣即辱,非存即亡,岂能任由对方冷嘲热讽下去,厉声冷笑道:“梁倩雯你心里明白,世上尽多人面兽心,男盗女娼,我就是要找宇文天看看他的狼心狗肺。既想对付我关梦萍,宇文天无种,你是女主人,也该划下道来,有理没理,当面见高低,不必废话!”
  只听梁倩雯咬牙切齿的声音:“关梦萍,你真奸逾武后,毒过吕雉,你敢骂宇文天无种,你却曾充下陈,你也曾高踞白驼山庄,做过婢学夫人的主母!掩袖工谗,狐媚偏能惑主,你有胆,何不进来见我?”
  关梦萍已听出“素手罗刹”正由大门中发话。
  她本是一面说话一面戒备着,眼观四面,耳听八方。
  这时,人已进入练武厅,却始终未见动静,仍是连人影也未发现半个。
  越是这样出人意外的反常情形.越显示危机四伏,杀机重重。
  可是,素手罗刹的那句“你有胆,何不进来见我?”激得关梦萍芳心火起,媚眸放光。
  她想;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明知是计,也不能示弱。自己岂能向“素手罗刹”梁倩雯低头!
  她自恃绝学,连天下英豪皆视如土鸡瓦犬,岂肯后退?
  关梦萍冷笑一声,道:“你小心了,我就见见你,如果知道你是这样泼悍的长舌妇,伽音寺前就不会那么客气,早已拔掉你的长舌了!”
  人怕伤心,语怕刺骨!
  “伽音寺”三个字听人素手罗刹梁倩雯耳中,如被通心刺了三刀,射了三支利箭!
  就是因为伽音寺之事,素手罗刹引为奇耻大辱,伽音师太惨死于关梦萍之手,是杀师姐之仇,爱女宇文梦由如花似玉、仙露明珠的绝代姿容,变成了奇丑无比的疯姑娘,说来也是由百里雄风所致。
  加之夺去心爱的丈夫宇文天,自己几乎被打入冷宫.以致负气出走,爱女宇文梦为了寻母而流落在外,自己几乎死在关梦萍之手,说来说去,自己和爱女加上亲弟梁龙全都毁在关梦萍和百里雄风母子二人手上!
  三江四海之仇,一天二地之恨,才使素手罗刹梁倩雯趁宇文天尚未回家之际,自作主张,决意不顾一切,一定要把关梦萍和百里雄风母子加以最惨酷、最残忍的狠毒报复!
  恰好,宇文天卑词厚礼,专人请来助阵的北天竺瑜珈门的“毒圣者”,适时应聘赶来自驼山。
  梁倩雯立志报仇,也知非有外援大助,根本无法对付关梦萍与百里雄风母子。
  以关梦萍的一身绝学,除了宇文天能相与分庭抗礼,不知鹿死谁手,而又弄不清楚宇文天是否同意对曾宠擅专房、迷恋甚深的关梦萍下毒手,如单凭素手罗刹梁倩雯及一班家臣家将,虽说都是高手,也绝难对付关梦萍!
  毒圣者一到,梁倩雯曲意拉拢,她知道毒圣者不但精于施用有形、无形、有味、无味、有色、无色之种种奇毒外,更精于西洋巧术,形形色色的各种神奇得不可思议之机关。
  毒圣者为了镇慑高手云集的白驼山这么多好手,有心卖弄,故意炫露了几手绝招和奇毒,果然厉害无比。
  素手罗刹惊喜之下,得此臂助,报仇之心益炽,不惜向毒圣者卑词求助。
  毒圣者知道梁倩雯就是山主宇文天的正室夫人时,岂肯放过顺水推舟,奉承讨好的机会?
  在一拍即合的互相利用之下,狼狈为奸,由毒圣者拍胸担保,梁倩雯授以号令全山的大权,由毒圣者部署一切主持大局。
  现在,梁倩雯面对大仇关梦萍,满心恨意,恨不得寸剐关梦萍泄愤,眼看她已孤身入伏,自动上钩,快意报仇在即,又被关梦萍扯到“伽音寺”三字,大揭疮疤……
  “素手罗刹”梁倩雯牙痒痒地冷笑一声,道:“关梦萍,你这狐狸精,无耻贱婢,不死在大漠,不葬于狼口,又不全节殉夫,反来迷惑宇文天,想利用白驼山势力与天下为敌,真是寡廉鲜耻,我且叫你这贱婢受受报应!”人已由大门中轻轻飘出,面对关梦萍。
  随在“素手罗刹”梁倩雯之后,是八个白衣白裙的少女。
  八女参差如梅花间竹,由雁翅排开而分立八方,刚好形成隐隐包围关梦萍之势。
  关梦萍知道在白驼山庄,哪怕是一名驼奴或一名使女丫环,皆从小苦练白驼家传绝学。
  这八个白衣侍女系由宇文天亲手调教,又得梁倩雯所学真传,为侍女中之翘楚,身手不在一般武林一等高手之下。
  其中四个少女更曾经侍候过关梦萍,名为主仆,情如母女。
  现在,竟也成了“桀犬吠尧”,并不各为其主,八女都像是甘愿为虎作伥,帮梁倩雯对付她。
  触景伤情,世事多变,关梦萍无暇感慨,也未细想这八个少女可能身不由主,或系听信梁倩雯一面之词,把宇文梦姑娘的变丑发疯也归结在关梦萍账上,人都同情弱者,女人更深刻体会容貌之重要逾于生命,难怪要敌忾同仇,站在梁倩雯那一边了。
  关梦萍这时注意的倒是八女一式手捧紫铜香炉,香气氤氲缕缕飘袅,个个面无表情有异往日。
  关梦萍已被“素手罗刹”梁倩雯一顿刺骨毒骂气昏了头“无耻贱脾!”
  “又不全节殉夫!”
  “寡廉鲜耻!”
  关梦萍只觉心在滴血,蛇咬般惨痛!
  怒火、羞愤燃昏了她,她只想杀死梁倩雯,再杀尽“白驼山庄”的人!
  她心中恨到了极点,猛吸口气,暗把功力凝聚到十二成,切齿冷哼一声,道:“梁家贱妇!关梦萍非把你敲牙、摘舌、挖心不可!”
  人已闪电欺进,闪电出手。
  以关梦萍的身手,意动即可伤人。
  何况她与梁倩雯双方相距不足三丈,她唯恐万一失手,特加足功力,出手之快目不及瞬,她想一举制住梁倩雯,惨杀泄恨!
  她身形刚一动,快得不可形容地欺到梁倩雯面前,一言不发戟指就点。
  只听梁倩雯哼了一声:“先尝这个!”
  崩簧轻响,嗤嗤轻爆入耳。
  大蓬黑色毒液,如暴雨骤起,迎向关梦萍射去,广披三丈方圆。
  同时,一串七种颜色的弹丸爆炸空际,七色浓烟一冒,迅即弥漫空中。
  梁倩雯已撤出三丈外,几乎同时动作,得心应手。
  关梦萍含怒出手,去势甚急。
  可是,目光一触及黑色毒液射出,七色浓烟照眼,立即飘起二丈多高,恍如流星经天,向退去的梁倩雯当头罩落。
  八个白衣女同声娇喝中,一齐抛出手中香炉。
  八个香炉集中招呼关梦萍,闪电一般快。
  关梦萍人在半空,刚对梁倩雯连吐两记“金沙掌”,她的双掌立成金色。
  如被“金沙掌”打实,该处立时现出一个金色的掌印,无坚不摧,因系由罡气发出,刚中有柔,柔中有刚,专破内家护身罡气和外门横练。
  “素手罗刹”似早有备,一击无功,不敢硬拼,身如飞絮飘进大门。
  关梦萍掌风所至,无声无息,大门里迎面一座汉玉屏风为掌风所震裂,赫然现出两个掌印。
  电光火石间,八个少女打出的八个香炉,也已罩到身在半空、正要向大门中射去的关梦萍周遭!
  关梦萍一声冷晒,心中虽也知道八女抛出香炉绝非情急脱手,炉中必有什么玄虚,但自恃功力通玄,又急于追敌,惟恐被梁倩雯伺隙隐藏逃脱,头也不回,空中曲腰,翻腕出阴手,划了两个半弧,准备把八个香炉震散。
  猛听一声急促的断喝:“快——”
  只有这一个字,又如刀切断,“快”什么呢?
  根本没有转念考虑的余地!
  瞥见八女如惊弓之鸟四散飞身,其中二女,名叫“白兰”、“白蕙”的,是一对孪生姊妹,平日最得关梦萍的宠爱,竟掩面飞跃,好像不忍卒睹!
  关梦萍挥洒间,看似轻描淡写,所发出的力道足可把八个铜香炉震成碎屑或震飞十丈之外。
  关梦萍毫不犹豫地正要加急飞射进大门——猛觉眼前一暗,黄烟乱冒,瞬即烟雾迷离,一片朦胧,眼中刺痛不能睁开!
  心中一惊,知道烟藏奇毒,猛打“千斤坠”,护身罡气自然发挥至极限,双掌护在头面,星曳下落!
  轰!轰!连珠爆炸,巨响如闷雷连串!
  八个紫铜香炉紫光闪处,一齐爆炸,强大无比的震撼力,连关梦萍也有迅雷不及掩耳、身不由主之感!
  只觉得双耳欲聋,眼冒金星,头旋转,眼昏花,真气一散,护身罡气连震,好像被千百个巨锤撞击,身如断线风筝栽落地上!
  大理石的墙壁受了猛烈震撼,簌簌摇动。
  大门内的玉屏风全部倒塌!
  整个练武厅方圆十丈内的支柱,屋架如被狂风卷落,纷纷下塌。
  黄色烟雾在空中弥漫,地上斑斑驳驳,一片焦黑狼藉。
  满地的碎屑——有紫铜片,有寒铁碎霰,有的深深嵌人大理石墙壁,好像蜂窝一样。
  关梦萍斜躺在地上,面向着地。
  说她活着吗?寂无生气。
  说她死了吧?又不见一点血迹!
  她是被震昏过去了,且已中了无形奇毒。
  半晌,她仍是一动也不动!
  素手罗刹现身大门口,玉面铁青,’挂着冰霜冷笑,戟指着地上的关梦萍骂道:“无耻贱货!你可知道厉害了吧?我要先毁掉你迷死人的容貌,像梦儿一样,再让你饱受敲牙割舌之苦,摘下毒心祭我弟弟,再把你那孽种百里雄风抓来,碎剐成酱,给你尝尝味道……”
  这时的素手罗刹狞厉已极,真像母夜叉、活罗刹。
  她喘了一口气,喝道:“人来!把这贱货穿了琵琶骨,挑去脚筋,废了八脉,放到马厩里去!昔日吕雉有‘人彘’之说,这贱货活该这样下场!”
  却无人上前。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上一篇:第三十三章 凌霄片羽
下一篇:第三十五章 血洗白驼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