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三十五章 血洗白驼
 
2019-11-07 11:42:01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在功力消耗,奇毒发作的相对情况下——
  关梦萍已觉出有心无力,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如果再消耗下去,必然自行力竭倒地。
  只要宇文天一发觉她已中毒难以持久,全力反击之下,她更无幸存之理!
  她心如油煎火烧,仇火、怒火、羞辱,使她的心在撕裂!
  百里居,百里雄风,心上人与爱子的影子使她坚持“绝对不能倒下”!
  她心中惨叫着:“居郎,居郎呀,你生而为英,死当有灵,保估我,我要为你报仇,我要杀尽所有的仇人,我一死,一切都完了,你也死不瞑目……雄风,我儿,娘要看你为父报仇,为母雪耻,冠冕武林,使天下人知道百里居有子,关梦萍有儿,看你娶媳妇……娘才死得甘心……”
  她心在啮咬,绞痛,下手更竭尽所能,形同疯狂!
  她这种“与汝偕亡”的拼命打法,等于竭泽而渔,灯枯,完了!
  宇文天一代奸雄,城府深沉,虽在关梦萍疯狂猛攻之下,有点手忙脚乱,却已看出关梦萍神色有异,已到由盛而衰、由衰而竭的地步。
  他心中恨极、怒极,毒极,暗叫:“好贱人,叫你知道宇文天天下第一的厉害!永远把你压在下面……”
  转眼又是几十个照面。
  关梦萍力不从心,已露败象,出手也自然沉重,逐渐迂缓下来。
  奇毒发作,使她脏腑抽缩,经脉塞阻,全身都像遭到毒蛇噬咬,绳索紧箍,藤鞭交击!
  她一身冷汗,湿透衣裙,面色雪白,目射青光,只要一口真气散去,就会自行倒地气绝!
  宇文天看到她铁青煞白的脸,衬着左颊毒蚀的痕迹,形同恶鬼,哪里还是昔日千娇百媚的美人,自己颠倒迷恋的心上爱侣?
  一想到她背叛自己,利用自己,只是要为前夫百里居报仇,自己英雄一世,竟被一个女人玩弄于股掌之上,拾人残唾,忍受天大屈辱,顿时怒火烧心,猛奋神威连展三掌,把关梦萍的攻势震退。
  他呼呼狂笑道:“无耻贱人,看我如何把你消遣!我要抽你的筋,剥你的贱皮,挫你的贱骨,让毒蛇钻入你肚里,摘下你的毒心告祭宇文先祖灵前,让你的鲜血洗刷“白驼山庄”的羞辱!”说着,连下杀手,把关梦萍逼退丈外!
  铿锵震耳,宇文天的“赤阳剑”出手!
  逼人剑气,在罡风中气势如虹。
  宇文天发出慑人心胆的厉笑:“关梦萍!你这贱人!看我家传宝剑,手刃你这叛夫贱妇!”
  关梦萍在奇毒攻心之下,又遭宇文天重手猛震,嘴角溢血,真气欲散!
  只凭心中潜在的强烈意志,支持她不倒下!
  她怒视握剑叱吒的宇文天,她目中射出使人心颤的凶光,戟指宇文天,嘶声惨叫道:“宇文匹夫!你看到我的‘居郎’站在我身后吗?他要杀死你,我要杀死你!”
  她疯狂地向宇文天猛扑过去,完全无视于宇文天的倚天一剑。
  坚强无比的潜在意识支持着她,使人无法忖想是个身中奇毒、功力将尽的人。
  人当将死,而又不愿死,自己心中想要活下去的欲望,能够把人类潜在的巨大力量完全发挥了出来。
  这种潜在力量的强大,是不可思议的,不可想像的。
  在生死一念间,忘记了一切,忘记了自己,只知道“这样”才能活下去。
  百里居的影子,百里雄风的影子,使她将熄的绝望之火又亮了起来,她只知道自己必须活下去,必须杀死宇文天!
  宇文天本已暴怒如狂,正暗庆可以让关梦萍剑下雌伏,任意凌辱个够再决定如何处死她,他正不可一世之际,瞥见关梦萍凌厉之极向他猛扑而来,似乎根本没有中毒受伤,猛烈之势比刚才还要慑人,不由心神大震,有剑在手竟也忘了出剑,本能地撤退二丈外。
  关梦萍一扑落空,披头散发,好比追魂厉鬼厉啸道:“杀死你!”又跟踪扑到!
  宇文天定了定神,狂笑一声:“贱人找死,看剑!”
  倏地,就在关梦萍身在半空,宇文天握剑欲吐的刹那只听一声急促狂叫:“娘呀!爹!”
  一条人影,由外面狂奔而来,腾空疾射而到!
  来的正是宇文仇,也即是宇文天和关梦萍所生的唯一孽子。
  同时,“绝尘居士”白云鹗也已看出形势不妙,关梦萍已快灯枯力竭,宇文天一剑在手,如虎添翼,眼看关梦萍将溅血霜锋!
  他心中热血一冲,大喝一声:“我来了!”腾空扑向宇女天,人未到,双掌怒吐!
  就在这个错身一瞬间,铁拂师太也发觉不妙,连吐三记重掌,趁毒圣者闪避换位之间,凌空倒射,掉头翻掌,猛扑宇文天。
  宇文天正凶心大炽,杀机狂涌,准备一剑洞穿关梦萍之际,突惊巨变!
  宇文仇情急大叫之声一入耳,已使他剑势一缓,心中一震!
  猛然想到自己和关梦萍缠绵恩爱时,蚀骨销魂,她怀着宇文仇时又是临盆难产,关梦萍宛转哀号,痛哭悲啼的声音似乎又响震耳际,当时自己心痛如割,恨不得以身相代……
  现在,他能当着爱子之面,一剑洞透关梦萍吗?
  刚想再次撤身,瞥见“绝尘居士”由左面飞扑而来。
  铁拂师太迎头扑下!
  他等于一下子要面对三个和自己功力相等的绝世高手同时攻击!
  又惊又怒之下,宇文仇又由后面抢来,恐爱子遭遇池鱼之灾,在三方面猛击之下,别说实打实,单是强烈掌风、罡气已够把爱子震成粉碎了!
  他百忙中,大吼一声:“我儿速退!”脱手抛剑,怒射铁拂师太!
  宇文天猛一旋身,狂风旋处,脱出关梦萍掌风正面,长啸声中;顿步弹身,迎上左面涌到的“绝尘居士”掌风,掌随身出,猛烈反扑。
  一片惊呼、喝叱声中,铁拂师太一掌震落迎面射到的赤阳剑!出指如电,闭了关梦萍的会阴穴和带脉,人已凌空斜下,接住被闭了穴道正向地上栽落的关梦萍。
  宇文仇本已飞扑过来,想阻止乃父出剑杀母!
  被宇文天一喝,虽一窒急势,仍是扑到刚才宇文天立足之处,也即是关梦萍掌力下落之处!
  如非铁拂师太在间不容发间,闭了关梦萍的穴道,使她下击的掌力自行散去的话,宇文仇早已横死乃母掌下了!
  宇文仇发觉不妙,哭叫了一声:“娘呀!”
  那么凶狠狡诈的人,竟也激发出母子天性,泪随声下,明知逃不开母亲掌力之下,干脆双目一闭,等死!
  临头掌力突然散去!
  铁拂师太抱着关梦萍飘落在他面前面,他叫了一声:“娘!”张开双手,就要接住关梦萍。
  一声震耳巨响!几乎把宇文仇震得站立不住。
  宇文天和“绝尘居士”已在空际掌风先对实了,双方攻势都急,猛不可当,白云鹗是情急救人,全力出手,宇文天狠怒交进,拼命还击!
  两个绝代高手,一个是威震大漠的“白驼山主”秉家传绝学,一个是曾居“六邪之首”,号称“天下第一奇人”的“绝尘居士”,得自异人绝传。
  双方在空中短兵相接,各自又吐三掌,两雄相遇,功力伯仲之间,震天巨响过后,半斤八两。
  双方都感两臂酸麻、气血翻涌,人在空中无法着力,各换三掌,一口真气已经无以为继,各自顺势猛打“千斤坠”下落。
  这不过是眨眼间发生的事,已使人眼花心跳。
  那些目噔口呆的白驼高手如梦初觉,纷纷一拥而上缩小包围,把“绝尘居士”,白云鹗与铁拂师太等人困在核心,都怒目横眉、跃跃欲试。
  “不老神仙”吕韦化阴笑一声:“白云鹗,你不要老命,正中老夫下怀,山主!这个女娃,请示下,让咱吕韦化杀死,与白老儿了结昔年输了半招的老账也好!”
  分明想趁热打铁,嫌白晓霞累赘,要把她废了,他仗势欺人,话内藏奸,司马昭之心,“绝尘居士”如何不知,才猛想到爱孙尚在人手,急得张目怒喝:“吕韦化!你这老奸贼!昔年较艺,念你成名不易,手下留情,点到为止,你不知报恩,反以为仇,你敢损害霞儿一根毫毛,白某把你碎尸万段!”说时,咬牙切齿,双目喷火,向吕韦化逼去,恨不得把吕韦化生吞活剥。
  宇文天大喝一声:“仇儿过来!”
  宇文仇一拭泪痕,木然走过去,刚叫了一声:“爹!”
  宇文天把他一把抓起,厉声道:“仇儿!你听着,你的娘——关梦萍那贱人背叛了爹,等于不认你这个儿子了,你要爹?还是要娘?”
  宇文仇眼珠乱转,泪水涌出,张口结舌,显然惊愕万分,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宇文天不等他开口,喘着气,怒喝道:“仇儿!你是宇文天唯一的儿子!看你爹雄视天下,谁敢背叛我,我就把他击得碎粉,你相信爹,要以做宇文天的儿子为荣,站开去,看为父处置这些胆敢在我们家撒野的鼠辈……”随手一甩,把宇文仇抛出三丈之外。
  宇文仇被一个白驼高手接住,附在他耳边低喝:“你爹要杀人了,你快躲开,免得碍手碍脚!”
  宇文天目射凶光,杀气罩脸,咆哮起来:“白云鹗!你这不识抬举的老贼!本山主再三对你客气,你不知好歹,公然帮助杀子仇人,马上束手待缚,再进一步——”
  他一字一句,斩钉截铁的吼道:“吕韦化听着:本山主由一数到三,如白云鹗不听命,你立即——把那小丫头劈为两片!”
  白云鹗身形疾转,由怒瞪“不老神仙”吕韦化转向须眉乱炸的宇文天。
  宇文天接过一个属下家将递上刚才被铁拂师太震落的赤阳剑,剑尖一抖,指着面上抽搐、全身痉挛的白云鹗,喝道:“白云鄂!这是本山主给你最后的机会!听着:一——二———”
  白云鹗随着宇文天每一个字震颤着身形。
  吕韦化满面狞笑,把尚在昏迷中的白晓霞双脚抓住,虚空执着——
  只等宇文天“三——”字落处,就要——
  全场死寂!
  空气都似已经凝结。
  大家凝视着白云鹗。
  大家都起了两种幻觉——也可能一瞬之间,立成事实、
  一种是白云鹗束手持缚!
  以“绝尘居士”四个字的分量,如果要在别人挟制下自毁一世英名,束手待毙,那将是最震撼人心,最刺激的场面。
  另一种——则是宇文天“三”字落处,以宇文天言出必行、杀人如草的凶暴骄横的个性,既敢强逼“六邪之首”的“绝尘居士”白云鹗俯首听命,当然不会把一个黄毛丫头放在眼里!
  那么,一幕生裂活人的惨剧顷刻发生!
  可以想到,在吕韦化双手一分之下,血雨飞溅,一个玉雪玲珑、如花似玉的少女将成为两半!
  那是多么血淋淋、惨凄凄的景象!又是多么紧张的场面!
  连泰山崩于前而不色变的铁拂师太,明知宇文天以卑鄙手段要挟白云鹗,一想到白老头骨肉连心,相依为命,如果宇文天言出必践——她断定宇文天这个十恶不赦的枭雄巨擘,当然在白云鹗不受威胁之下会恼羞成怒,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那么,白云鹗会怎样?
  空气骤然使人窒息!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上一篇:第三十四章 祸水红颜
下一篇:第三十六章 枭雄末日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