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三十六章 枭雄末日
2019-11-07 11:43:15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白驼山庄飞骑四出,是那么匆忙急迫。
  白驼山主宇文天人虽醒转,却呕血不止,卧床已经三天,在毒圣者丹药齐施之下,勉强能够稍进饮食。
  不可一世之雄的宇文天,三天里好像老了十年,威风全失,面无血色,钢牙被咬碎几颗,不时暴躁发怒,侍立身边的梁倩雯被他打得额青脸肿,眼泪往肚内吞。
  宇文仇被罚跪在床头,两颊挨了耳括子,肿得老高,头上被凿爆栗,一头的血包,却不准他哭,更不准他流泪!
  他一怒,就气喘如牛。胸前起伏,不停呕血,连打人也和一般人一样,气力有限,否则梁倩雯和宇文仇的头早已成烂冬瓜了。
  并非功力被废,而是五脏六腑皆震得离开了原来位置,是空了大师给他的惩戒,如非他功力深湛,空了大师又不想要他的命的话,他早已死翘翘,当场毙命了。
  他反复地咒骂,由牙缝中吃力地进出咆哮:“空了贼秃!把你挫骨扬灰,也难消我恨!……关梦萍贱人,你等着吧!和宇文天作对的人,谁也逃不过惨死!……哇哇,气死我也!……”
  接着他又大口呕血,痛苦不堪。
  在一旁忙着为他调药的毒圣者暗自好笑,心内骂道:
  “好个老贼!鸭子死了,嘴还是硬的,你再强也不过如此,和你作对的人多着呢,老夫就是一个,只等利用完了,你才逃不过惨死呢!哼哼,姓梁的女人不错,那姓关的更妙,却被这老贼玩弄过了,好可惜,老夫不嫌二手货,也该好好受用一番,让你这老贼知道天下第一绝不是你可以自封自认的!”
  他肚里连串密圈,尽是鬼画符。
  表面上,他以竭忠效命姿态,不断劝慰宇文天,说什么——
  “大丈夫能屈能伸呀,成大事、大功的人总有挫折的,山主凌驾万人之上,小挫一人之手,正宜奋发淬励,力图报此大仇,才是英雄本色,身体第一要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以山主之高明,当不为小事介意。”
  宇文天喘呼呼道:“尊者所言,深得我心,相见恨晚,宇文天深度得人,敢不推心置腹?尚仗大力相助,老夫誓必除去空了贼秃,碎割叛我贱人,使‘金沙门’从这一代绝传,老夫准备闭关练功,以偿天下一人素志,夙愿得偿之时,当与尊者共享尊荣。”
  毒胜者一面连连点头,频频连道:“全仗山主提携,托庇虎威,使化外之人,欣逢中原有主之腾,敢不竭效犬马之劳,以报山主龙遇?”
  他心中却在转着密圈道:“好个老贼,还在作梦!即使你闭关再练什么玩意,也强不了多少,还是逃不过老子掌心!……嗯嗯,这倒是好机会,你一闭关,良田自荒,老子大可‘大力相助’,‘竭效犬马之劳’了!”
  他问:“山主闭关大约需时多久?当然是指贵躬康复之后算起。”
  宇文天反问:“你看老夫约需多久才可复元?”又呕出大口瘀血。
  毒圣者暗忖道:“如果此刻要杀你,不过举手之劳……”
  他急忙陪笑道:“以山主之神功,加上在下悉力投药,当然很快,最多小憩十天半月而已。”
  宇文天强咽下上涌的瘀血,忍住心胸奇痛,哼道:“老夫坐关,大约少则半年,多则一年!……咳咳!几乎忘了大事,请吕韦化进来!”
  毒圣者刚要扭身,隐身帘后的梁倩雯已迅即令侍女传话出去。
  毒圣者偷觑了帘后一眼,目光转向垂头丧气、跪在床角的宇文仇身上,陪笑道:“山主是否看在下薄面,让少主出去?”
  宇文天瞪着宇文仇,挥手道:“既然尊者代你说话,谢过尊者后赶紧滚出去!好好练功,若再贪玩,小心狗腿!”
  宇文仇心念乃母安危,又受乃父批颊罚跪,个性强悍的他内心十分委屈,闻言勉强向毒圣者起立一揖,道:“谢尊者,谢过爹,仇儿听话!”强忍住泪水,掉头而出。
  他几乎和迅步抢进的“不老神仙”吕韦化碰个满怀。
  吕韦化让过宇文仇,缓声道:“少主,天之骄子,来日不可限量,受严父之责,正是为你好,去歇着吧!”
  他一面入室,垂手恭声道:“山主有何吩咐?”
  宇文天吁了一口气,喘声道:“我想起了误中关梦萍那贱人诡计,被她利用我的名义,创立‘天心教’,本庄四大家臣被她派出去找各大门派麻烦!”
  毒圣者一怔道:“在下听说中原各大门派互相标榜,妄自尊大,山主正好趁水洗船,先声夺人,为号令武林铺路!”
  宇文天摇摇头,张开嘴又吐了一口血。
  毒圣者忙给他倒水漱口,服下丹药。
  吕韦化沉声道:“山主可是要下令召回他们?恐怕时间来不及吧!”
  宇文天直喘气,只是摇头。
  吕韦化心中暗忖道:“宇文天,你一向目中无人,常叹天下无对手,太寂寞了,现在可不寂寞了吧?够你受了,咱老吕若不是结下了姓白的这桩大梁子,加上铁拂贼尼与关梦萍这些强仇大敌,需要托庇一下的话,咱老吕可要你知道厉害,看你这样吃苦,自身难保,咱老吕可要早打算盘!”
  他心中连转,脑中一亮,扬声道:“有了,山主之意,是‘天心教’等于瓦解,只好……姓关的孤掌难鸣,趁此传令四大家臣,以威相胁,以利相诱,软硬兼施,迫使各大门派俯首听命,共同对付空了贼秃、铁拂贼尼和白老鬼他们,确是霸王传檄定天下之上策,不战而屈人以兵,四大家臣所至,已够他们鬼哭神号,亡魂丧胆,如果加以宽容,何异刀下留人,他们自然听凭驱策了!”
  宇文天喘过一口气来,连连点头道:“正是此意,可谓深得我心,可证本山主眼光不错,你就火速传令下去!”
  吕韦化一面躬身应道:“得令!蒙山主错爱,属下杀身难报。”
  他心中却暗怜道:“这老贼确实不是等闲,可要特别小心应付!”
  他想起了在大漠石室中与宇文梦对质时,宇文天杀气腾腾地把自己当作猫爪下的老鼠一样侮弄的一幕,心中犹有馀悸,刚要退出……
  宇文天猛伸手道:“且慢!还有……”
  吕韦化停步躬身道:“属下恭听指示。”
  宇文天恨声道:“你可记得百里居的孽子?”
  吕韦化又是一愣,忙道:“百里雄风那狗种!山主可是要……”一打手势,作斩草除根状。
  宇文天咳了一声,道:“本山主有种感觉,空了贼秃尚可暂放在一边,那贱人和铁拂贼尼,本山主也有方法对付,就是那孽种……本山主认为是未来心腹大患,绝对留不得!”
  吕韦化谄声道:“山主高见,那狗种确实是少见的棘手!不能让他长成气候……”
  宇文天沉声道:“本山主断定:空空贼秃十九难逃涅盘一劫!……有了空了贼秃出面,那狗种多半是去找寻黄龙贼道遗留的剑诀去了!”
  吕韦化心中狂跳,连连称是道:“山主料事如神,那狗种确头舀他不得,属下立即传令先查出那狗种行踪,除此祸根!”
  宇文天摇头道:“即使已经断定那孽种去大漠,万一这孽种早已到了大漠,混到铁拂贼尼那儿去,急切间,岂是可以轻易得手的?何况,空了贼秃有几手鬼八卦,如预为指示,那小狗一定形踪诡秘,黄龙剑诀一到手,必然隐迹潜修,大海捞针,徒耗人力!”说到这里,咬牙作响,恨声不绝。
  吕韦化忖道:“老贼被空了贼秃吓破了胆,杯弓蛇影,也前怕狼、后怕虎起来了,如在往日,还不是一声令下,别说大漠三千里尽在掌下,便是天涯海角也会手擒到来,此时只好暂时忍气顺着他,等机会到来,哼哼……”
  他又想到自己本有得到“黄龙上人”那块剑诀玉石的机会,恨死了死鬼毒神祈灵灵,若不是中途功亏一箦,此时呀,咱老吕早已一剑惊天下,横扫武林唯我独尊了,你若贼宇文天又算得老几?还会被你呼来叱去,受你的气吗?
  猛听宇文天哼道:“你在想什么?”
  吕韦化心中一突,忙恭声道:“属下在想对付那小狗的方法,急切问尚无头绪……”
  宇文天冷笑一声,道:“本山主倒有一个‘逼兔出窝’之计——”
  闷在一旁的毒圣者欣然笑道:“愿闻山主神谋妙计,只要有人、有地,在下就……”说到这儿,一顿,哑声一笑。
  吕韦化也急拍马屁道:“山主真神人也,三十六计,未听过有‘逼兔出窝’之名,一定神鬼莫测,属下洗耳恭听。”
  宇文天似乎也难免俗——听得这话十分受用,被毒圣者和吕韦化二人一吹一拍,巧演双簧,觉得涌滞的真气也畅通了不少,上涌的腥血也自下降,又是狞笑道:“本山主先问一句:用什么方法才可把有三窟的狡兔逼出来?”
  吕韦化作思索状,毒圣者作惑然难解神色。
  宇文天哑笑一声,道:“此计,妙在一个‘逼’字……”
  吕韦化击掌道:“山主之意,是不管那小狗藏身何处,非把他‘逼’出来是吗?”
  宇文天点头道:“不错!你们想一下,怎样才可把那孽种逼得自行插标卖首?”
  吕韦化刚要开口,猛听外面一声:“报告山主!”
  宇文天沉声道:“报来!”
  外面大声道:“藏土章鲁大师率领手下和柴达木赫连长老来到!”
  宇文天几乎由床上起立,挥手:“有请!”
  外面应声而去。
  宇文天以手加额道:“该轮到我们重整旗鼓了……”
  吕韦化瞥见毒圣者阴沉的面色一展,掠过一丝诡秘难测的阴笑,好像阳光由密布的乌霾中突然现出一点光影,又被浓云遮没一样。
  吕韦化年老成精,心中一动,却又如风筝断线,坠入云山雾沼。
  毒圣者起身,又调化一粒灵丹,送到宇文天面前道:“既有客到,山主可得打起精神,免被来人误会!”
  宇文天伸颈服下丹药,仰面靠枕笑道:“好教尊者得知,来的不是别人,想尊者也已闻名,来的是藏土第一好手章鲁大师,他知道宇文天有多少道行,我也知道他有多大火候,来得正好,等下我给你们介见,介见。”
  毒圣者暗暗好笑,心中忖道:“可怜的独夫!只知一意孤行,却不知请来的是丧门煞星,章鲁大喇嘛岂止闻名而矣哉?我们早已勾搭上了,共人中原,同图大计,正是要你老命的扫帚星!”
  他心中嘀咕着,表面仍作讶异道:“章鲁!确实听过有这一号人物。山主德威,使群雄竞集,大事可为,在下乐于识荆。”
  宇文天敞声狂笑道:“宇文天虽无德无能,尚不失为一代枭雄武林怪杰,求才若渴,得道多助,刘邦草莽,魏武挥鞭,有白驼作根基,尊者为股肱,韦化等为臂膀,又得章鲁大师移樽合力,倾巢而出,何人可敌?受挫于空了贼秃,无异刘邦信阳之失,魏武赤壁之败。就看我十面埋伏,空了涅盘之时横槊赋诗,号令中原,哈一哈一哈!”
  也不知是毒圣者提神丹有效,还是宇文天兴奋过度,忘了内伤,居然能由榻上一跃而起,仍是目射凶光,凛若天神,使人怯步。
  吕韦化刚躬身道:“山主不妨请章鲁大师人见……”
  宇文天挥手道:“为示礼贤下士,本山主自当亲迎大师,速即传令准备迎宾,本山主恭候‘驼峰大殿’……”
  吕韦化应声而去。
  梁倩雯刚要伺候搀扶,被宇文天一手推开,扬眉沉声喝道:“女流只宜主内,勿再玷我令名,被人认为‘牝鸡司晨’,你擅自对付那贱人,饶你一次,再敢越俎,须知宇文世家家法庄规!”
  他人已大步走出,向紧随身后的毒圣者豪声道:“老夫自觉精神振奋,等于已复元十分七八,不知是尊者灵丹妙用,抑是顽躯粗健所致?”
  毒圣者忙道:“此乃系山主功力通神,高出想像所致。”
  宇文天连道:“好说,好说!”语中却充满了“其词若有憾焉,而实深喜之”的意味。
  毒圣者暗暗笑骂:“老贼真不知耻,败军之将尚敢言勇,刚才若非老子给你服下二颗‘龙虎丹’,把全身潜在的功力一齐提起,你连下床都有心无力呢!等着瞧吧,让你先高兴忘形,等到了时候,老子再把‘七修百灵丹’你给吃下,自然发挥最大效用,让你和中原老和尚那班硬货拼个同归于尽,嘿嘿……那时该是老子给你颜色的时候了……”
  宇文天步履如山,老远就豪声大笑道:“章鲁大师,来何迟也!宇文天如大旱之望云霓,恭候已久!”
  他一拱手,迎着大剌剌进入“驼峰大殿”的章鲁大喇嘛,在白驼高手列队扬刀、齐声暴喝如雷的敬礼迎宾声中,宾主相见,握手大笑。
  章鲁大喇嘛给宇文天引见手下,四大分宫喇嘛庙的主持,一名“列霸真”,一名“格而都”,一名“科多夫”,一名“卜拉玛”。
  还有那个猴形老者,则是章鲁大喇嘛的师弟,也即已死在“隐贤谷”森林里,葬送在盲道人手下的盘星伽座下的首席护法“火尊者”。
  宇文天也以主人身份,给章鲁等介见不老神仙吕韦化等人,因“四大家臣”不在,“八大家将”已奉命飞骑四出,通知已经进入中原的“四大家臣”按计行事,现存白驼山庄的十九是二、三流脚色——虽然如此,他们的身手也都足以列入一般拔尖的武林高手,除了已奉令出山及负伤未愈的,眼前就有近百名之多,白驼山所以威名远震,绝非幸致。
  当宇文天郑重地介见毒圣者时,特别拉住毒圣者的手,豪声大笑道:“来,英雄识英雄,惺惺相惜,章鲁大师想必也知道闻名北天竺瑜珈门的毒圣者,承蒙看在宇文天薄面,不远万里北来,你们二位多多亲近,多多协调,宇文天说句豪言:可谓天下英雄,皆入吾门矣,哈哈!”
  他一摆手,吩咐道:“上酒!大家不醉不休,为章鲁大师洗尘,为预祝共成武林霸业干杯!”
  真是堂上一呼,阶下百喏,白驼山庄本是钟鸣鼎食世家,咄咄立办,早已筵开玳瑁,席设芙蓉,水陆并陈,珍崤齐备。
  俏丽美婢,穿梭来往,捧酒上菜,好比穿花蝴蝶,使人眼花了乱口难言。
  由于她们习俗与中原不同,几乎都是裸胸露背、现腿赤臂的装束,婀娜多姿,直把章鲁喇嘛以下,看得酒未入口,肉未下喉,已先口水漉漉,差点馋涎流到下巴上。
  毒圣者和章鲁大喇嘛互相执手顶礼,客套寒喧,互道:“久仰!”
  暗地却是四目交投,一瞥之一,莫逆于心。
  两人那会心一笑,使老奸巨猾的“不老神仙”吕韦化心中连动,又是肚中连串密圈。
  宇文天忙着肃客人座,笑声不绝,可见他心中之得意,几乎忘形。
  他刚高举巨盅,瞥见吕韦化正看着他,一扬眉,向毒圣者笑问道:“老夫可须忌酒?”
  毒圣者沉声道:“不妨,但不宜过度!”
  宇文天仰天大笑道:“古人有‘舍命陪君子’之说,老夫素称海量,干杯不醉,为免‘过度’,尽十一之量吧!大师、尊者,先尽十斗再说!”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下一篇:第三十七章 血洗少林
上一篇:
第三十五章 血洗白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