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三十七章 血洗少林
2019-11-07 11:44:20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嵩山,少室峰。
  少室峰下就是天下闻名的“少林寺”。
  晨钟响过,嗡嗡未绝。
  少林僧众刚在做早课,轮值弟子飞步人报:“‘天外四绝’中的老三、老四又来了!”
  这时,少林掌门与三院长老皆不在寺中。
  由二代弟子“弘大”为首,少林僧众盛时上千,平时也有七、八百人,晨课时,一向不见外客,至少要等晨课做完以后,才由知客僧奉令回话,或请或辞。
  可是,“天外四绝”之名一入耳,整个罗汉大殿中,除了木鱼和念经声外,顿时一片死寂。
  他们无不震惊失色!
  实在,“天外四绝”,闻者皆栗!
  他们知道,连掌门人都不是“天外四绝”对手,如对方要逞凶的话,倾全少林之人,也不值对方试手!
  无异煞星临门,凶神到头。
  可是,少林不失为名门大派,执中原武林牛耳。
  全殿僧众,虽然心惊,并不慌乱。
  他们习惯于大风大浪,都有视死如归的气慨。
  只听弘大和尚沉声道:“各位师兄弟,二代以下,不论如何,不准妄动,我先去答话!”
  他刚向殿外大步走出,猛听钟声大作,连响九下,响如雷震。
  弘大和尚大惊——
  他知道本寺大钟有司钟弟子负责,绝不敢在未到鸣钟时辰,随便妄动一下,也从未听过钟声如此巨响,连敲九下,依照寺规,除非掌门圆寂或有大变,而对生死存亡关头,尽令全寺所有的人出战,否则绝不致如此!
  他刚飞身而出,几声惨厉佛号和闷哼过处,轰隆大震,墙壁摇动,地皮震动。
  弘大和尚一听声音,便知有同门负伤或死亡。
  大震正发自大门,这还了得!
  他心随钟鸣狂跳,刚及大门,只见沙石崩落如雨,一个粗豪的声音在呼呼怪笑!
  “什么少林寺?孙三爷驾到,不赶快出迎,还要罗索个鸟!想不到这么脓包,连大门也是纸做的!嘿嘿!”
  弘大和尚一式“龙行飞步”,由沙石纷落中窜出。
  他先发现到大门上石镌的“少林古刹”四个斗大魏碑成了四个窟窿,深陷数寸,寺门也被震裂。
  一个黑面壮汉正挥舞着拳头,隔空连向钟楼连晃,震天钟响,又连声十八下,震耳欲聋,简直分不清几下!
  巨钟受不了强烈撞击,在乱晃,吊钟粗铁链已崩裂欲断。
  黑脸壮汉身离钟楼三丈高下,只略略展拳,似未用上一半力道,就能隔空几乎把钟震破,真是使人目怵心惊!
  弘大和尚急喝:“请施主住手!有话好说!”
  黑面壮汉猛向钟楼连挥二拳,怪笑一声:“同秃驴有什么废话?”
  震天巨响,动地大震,铁链中断,巨钟下坠,钟楼半塌,沙石横飞,震起漫天尘沙如雾。
  真是少林从未有之大变!也是少林从未有之奇耻大辱!
  弘大和尚怒火攻心,气满胸膛,大叫一声:“一齐上,诛此狂徒!”
  他一出手,就是“百步神拳”和“大琵琶手”,猛扑黑面壮汉。
  黑面壮汉正是“破天拳”孙震岳,一声震天狂笑!
  “好和尚,竟向孙三爷亮拳?真是妙!妙!看谁的拳头大!”
  不避不闪,右拳猛闪,左拳一抖!
  一声惨嗥未出,刚弹身半空的弘大和尚,气劲刚吐,身形未到,便在“破天拳”下,被打得脏腑成了碎屑,尸落地上。
  少林僧众惊怒莫名之下,却只记得本派荣誉,忘了生死,如群鹰出巢,疯狂扑向孙震岳和一旁不住皱着八字倒挂眉的“裂天腿”李龙蟠。
  李龙蟠刚喝了一声:“我有话说,别找死!你们掌门……”
  却已被少林僧众齐声叱喝、潮涌而来的掌风、指力打断。
  李龙蟠叹了一口气道:“人要死,和尚要归西,没法子,只好让你们早登极乐了!”
  他双掌护住门户,身如电旋,腿如奔雷击电,“裂天腿”出,无异双龙出云,两支千斤巨杵射到之处,挡者无不倒地!
  孙震岳吼声如雷,不停叫道:“好!好!过瘾!过瘾!”
  身如出栏猛虎,拳如暴风急雹,不过一盏茶时间,少林寺外已横尸三十多具!
  少林僧众仍是前仆后继,蜂拥而上,连二代、三代弟子也忘了弘大和尚!
  孙、李二人正杀得兴起,猛听少林后院深处传来叱喝,还有赵无玄、钱起风的狂笑之声。
  眨眼间,赵、钱二人已到,后面紧跟着少林护院高手,疯狂追扑。
  赵无玄一面挥拳,一面大喝!
  “我已遍查‘少林三院’和‘达摩遗室’,他们头子确实不在,不必多污手,和尚们听着!你们掌门回来,叫他自行向‘玉门关’外投到,我们有人带路!老三、老四,该走了!”少林僧众浴血忘身,潮水般涌上猛扑,惊风成雷,飞沙走石,打得天昏地暗,竟把“四大家臣”死死缠住,一时无法脱围,这也难怪,少林大门被毁,被人光天化日之下直闯“三院”禁地,如入无人之境,如不拼命,少林还有何面目立身武林?
  突地,一声长啸随风传到……
  “是赵、钱、孙、李四兄吗?山主有令,请接‘白驼金箭令’……”
  四大家臣闻声一愕。
  赵无玄喝道:“挡我者死!先闯路,看山主如何吩咐!”
  掌随身转,连串轰轰震响,“震天掌”以威猛绝伦、刚劲无俦出名,掌风所到,人随风到,无不辟易,少林僧众虽拼命冲扑抵抗,无奈功力相差太多,不但行扑不进,更抵挡不住,不是立即被震毙死当场,就是身不由主地站不稳马步,踉呛倒退。
  赵无玄一声震天长啸,双脚顿处,身形凌空而起,好像展翼大鹏,扶摇直上两丈多高,就在少林僧众仰面注视他向何方下落,蓄势以待之际一一
  赵无玄双手抖处,洒下大把白驼派的奇门暗器“落神砂”。
  就在少林僧众纷纷本能地腾挪闪避、挥掌防身之际,围攻钱、孙、李三人的少林僧人也遭受影响而人影错乱。
  钱起风剑走龙蛇,杀出一条血路。
  孙震岳拳如车轮,直闯猛击。
  李龙蟠的“裂天腿”只宜近攻,也趁此机会闪到孙震岳身后,一个拳出如风,一个腿出如电,眨眼间趁隙闯出核心。
  赵无玄一见自己诱敌之计奏效,人已“长虹经天”,在双臂一振一张、双腿一屈一伸间,由空中斜射三、四丈,星泄下坠。
  少林僧众如蚁附墙循踪围上。
  钱起风奔向和赵无玄相反的方向。
  孙、李二人由中间杀出。
  分向三个不同的方位,把少林僧众引开,分向三处包围。
  这一来,重重人墙层层围困之势,一下子分散成三拨,就更显得力薄了。
  赵无玄一见自己各个击破之策奏效,一面出手,一面引吭长啸传声示意。
  果然,啸声传出,立起响应,越来越近。
  呼叫之声又起:“赵老大,掌下留人,山主有令!”
  少林僧众已怒极疯狂,以为对方又来了援兵,一面分出人手循声阻截,一面全力加紧拼命。从来说得好,双拳难敌四手,好汉只怕人多,任凭四大家臣功力再高,面对六、七百多的少林僧众,纵不畏死,也渐渐感到真气大耗,杀不胜杀,都已出手渐缓,威力减退,额上见汗,气喘加急。
  孙震岳怒吼如雷,大叫:“老大、老二、老四,要杀就杀个痛快,我们今日就血洗少林,放一把火烧它一个精光大吉!”
  说到就做,真个翻身掉头,向少林寺中跃去。
  少林僧众一听孙老三不但杀人,还想要放火,门禁重地,非同小可,纷纷集中人手向孙、李二人围堵截击。
  就在杀气漫天中,响起几声长啸,声落人到,锐啸破空,掠来四条人影。
  来人正是奉令连夜飞骑,进人中原找寻四大家臣的“白驼八将”里的老大、老二、老三和老四。
  也即是以周、吴、郑、王序列的“擒龙手”周游,“伏虎手”吴彪,“屠鲸手”郑彦和“钓鲨手”王证。
  周游等一现身,少林僧众已分开人手围攻。
  却被吴、郑、王三人站成鼎足之势,封得个水泄不进。
  周游右手高举“白驼金箭令”,大喝道:“大家住手!赵老大听令,山主传话,邀请少林等各大门派赴宴白驼山庄,不必干戈相见!”
  赵无玄叫道:“接令!你们听到没有?如果不知进退,我们只有悉数超渡你们了!”
  少林僧众置若罔闻,仍是继续苦攻、缠斗。
  四大家将勃然变色,周游沉声大喝:“少林列位听着,你们昔年参与围攻‘星月双剑’百里居夫妇,我们山主一时误听山主夫人关梦萍之言,以‘天心教’名义派遣本山四大家臣兴师问罪,现在已经知道‘天心教’教主关梦萍即是昔日‘冷月剑客’,也即是‘孤星剑客’百里居之妻,本山山主一念之仁,不忍助纣为虐,特命我等火急传令,谕知四大家臣回山,与贵派修好,共同合力对付关梦萍母子,如再冥顽不悟,勿怪我们得罪到底,自误误人,悔之晚矣!”
  他是运聚内家罡气发话,字字有如雷击,使人耳膜发胀。
  少林僧众,人人入耳分明,大概已弄清来龙去脉,权衡利害,眼看同门遍地伏尸,不足一个时辰,已倒地不下百余之众,仍是奈何不了天外四绝,双方功力悬殊,如果再拼下去,徒增伤亡,若是传令的四人再插手,可能落得全军尽没,甚至整个少林古刹也会付之一炬!四大家臣已经听出传令之意,加上自己实在也需换气调息了,都改取守势,不再伤人,等于自动收手。
  为首仅存的四个当代少林大弟子同时大喝:“暂停!”
  少林僧众应声退下。
  刚才情急之下,怒极拼命,舍死忘生,只知敌忾同仇,与汝偕亡,尚不觉得怎样,这时喘过气来,触目惊心,尽是同门横尸,反而心生怯意。
  人,到底是贪生怕死的,当愤怒已极或大义所迫之下,或能舍生赴死,成仁取义,当怒火已泄后,感情特别脆弱,就会自然生出对生命的依恋,对死亡的恐惧!
  在这种情势下,少林僧众,纷纷撤退。
  不过,眼看大门被毁,钟楼崩塌,同门惨死,仇深恨重,仍是个个咬牙切齿、怒目横眉。
  周游等当然也能体会少林僧众为何会成了“怒目金刚”、“横眉罗汉”的心情。
  设身易地一想:假定白驼山庄被人如此折辱,也是势必拼命不可。
  既然已使少林僧众收手撒开,那么就要善于利用这一瞬良机,把握住“孙子兵法”中“避其朝锐,声其暮归”的意旨。
  也即是:趁对方怒气顿挫,心意由坚决变游移时,趁热打铁,把紧张气势松弛下来……
  周游也是老奸巨猾的人,善于察言观色,只见他双手抱拳,向四面先作了一个罗圈揖,再向少林几个为首的大弟子拱手道:“贵派领袖武林,群流敬仰,六祖达摩遗风,乃济世救人,主持正义,少林能使江湖钦佩,寄予重望者在此!今有恶人母子二人,母不守节,琵琶别抱,一马双鞍,可谓无耻!既背前夫,又叛后夫,此谓无义!利用别人阴谋,借刀杀人,此谓不仁!反脸无情,叛夫又想弑夫,此谓不义!最毒女人心,这就是曾为我们山主夫人,又是差遣赵兄等逼煎贵派的‘天心教’教主关梦萍,也就是昔年‘孤星剑客’百里居的未亡人‘冷月剑客’的真面目!其孽子百里雄风,嗜杀成性,赋性残忍,少不解事,好勇斗狠!他们母子一心和贵派等为敌,与天下武林为仇,那百里小鬼听说已得昔年‘黄龙上人’玉石剑诀,如果让这种人人皆可杀的人练成绝艺,养虎贻患,贵派等必受其荼毒,武林必无宁日!本山主有鉴及此……”
  他一口气说到这里,已看出少林僧众正在倾听他说话,知道攻心之计已成,必须加紧达到“不战而屈火之兵”的目的。
  他吸了一口气,目扫四面,提高音量道:“本山山主一发觉误中奸计,受人利用,立时剑及履及,幡然改图!先解散‘天心教’,以示开诚布公,再令我等八人分路飞骑中原,下令召回赵兄等以免为虎作伥,竭力与贵派等修好,愿与贵,派等同心合力对付关梦萍母子,为天下除害!一劳永逸,和衷共济,古人说得好:‘三人同心,其利断金!’贵派等如果英雄所见皆同,尽多明智之士,请顾全大局,接受我们山主一片好意,合则力强,分则力弱,否则会被关梦萍母子各个击破!我想,贵派义不后人,乐于担当道义,想必欣然首肯对大家有利之事,当不致误解我们吧?”
  少林僧众悚然动容,面面相觑。
  弘元和尚声喝道:“敝派一向不听一面之词,只知维护正义,义之所至,绝不后人,尊意自当转达我们掌门,只是你们妄肆凶焰,把敝派……”
  周游哪肯让对方死灰复燃,又点新火,急忙纵声大笑道:“全是误会!说来皆由于关梦萍母子而起,贵派与我们皆上了当、吃了亏,往者已矣,来者可追,凡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我先代表致歉,除了来迟一步对误伤贵派的人深感抱撼外,所毁损之物,当然由我们负责立即动工修复,不打不相识,只要彼此当作没有这回事,外人绝不知今日之事,等我们回报山主,我们山主自应有所表示的。”
  他措词婉转,圆滑已极,真是八面玲珑。
  周游瞥见少林僧众正面面相觑,迅速地以目光互相交换意见,知道自己三寸不烂之舌有效,急忙向喘息刚定的四大家臣一瞥目光示意,自己一扬手中“白驼金箭令”,目光疾视四大家臣,沉声道:“四位虽受关梦萍差遣,铸成大错,现在时势变易,人事已非,关梦萍遁逃大漠,孽种百里雄风也可能觊觎黄龙剑诀去了,万一被那孽种得手,武林将成死域!请立即回山,听候山主差遣,兄弟还要到武当、青城等地一行,‘八将’汇合后返山!请接令!”
  白驼山庄阶级划分甚严,虽是一家人,身份有别!八将本低于四大家臣,但是现在周游等是代表宇文天传令,手执“如朕亲临”的宇文天信符“白驼金箭令”,见令即如同面见宇文天,“四大家臣”凛于严令,且先得周游示意,连最毛躁的孙震岳也板着黑脸,朝向“白驼金箭令”叉手暴喏,“得令!”
  旋即回头向赵老大等说一声:“老三杀人争先,回家恐后,先走啦,聒躁聒躁!”人已自顾自破空飞走。
  赵无玄和钱老二、李老四也沉声道:“知道了!”
  赵无玄向少林僧众拱手作了一个罗圈揖,陪笑道:“事出误会,多有得罪,就此告辞,容再相见!”人已弹身而起。
  钱起风、李龙蟠二人在挥手点头间,随后掠去。
  四大家臣匆匆离开,少林僧众空自咬牙切齿,竟无人出手阻截。
  周游一见自己把大事化小,只差小事化无,暗松一口气,满面苦笑,又是一揖到地道:“既已解释清楚,多承谅解,料理善后,责无旁贷,义不容辞,容我等先代表山主为不慎失手伤及的贵寺同门顶礼谢罪!”
  他一挥手,示意郑、吴、王等三人和他同时向横尸在地的少林僧众行礼。
  在“擒龙手”周游能把死人说活的嘴和骗死人不偿命的做法下,真是唱做俱佳,让人叹为观止。
  少林僧众自“弘元”一辈以下,虽然怒愤填胸,仇火炽热,但形势如此,想出手截击也有心无力,只能眼睁睁目送“天外四绝”如饱食之鹰,翩然逸去。
  面对“擒龙手”周游等卑词软刺,同样怒也不是,恨又不是,啼笑皆非,十分尴尬,眼对眼之下,弘元一声大喝:“免了!善后一切,我们自会料理,四位请便,少林立派以来,恩怨分明,对荣与辱分得十分清楚,一切等敝派掌门师尊及长老回来决议再说,怒不招待了!”
  这等于下了逐客令,“擒龙手”周游等当然知道对方色厉内荏、无可奈何的心情。
  在这种尴尬形势之下,难得对方“请便”,正好就此退去,当然不能再留下来,增加难堪气氛。
  此时不走,难道真的要为少林再建大门、重立钟楼不成?
  周游老奸巨猾,仍是一脸诚恳、满含歉意的道:“多谢了,我等未能稍尽心意,十分不安,贵掌门回驾,务祈善为陈情致意,我等骚扰多多,告罪了!”
  他一抱拳,吴、郑、王等三人也一齐拱手,掉身而去……
  天气很热,每个武林中人心中更热……似火烧,如油煎,紧张中有亢奋,惊讶中有期待。
  一个一个的消息,喧嚣尘上……
  第一个消息是以少林为首,九大门派的掌门人全部“失踪”,下落不明,各门派弟子正飞骑四出,似有十分紧急的事,却不知原因。
  第二个消息是由白驼山主为首,广发“白驼千里绿林箭”,除了传柬各大门派外,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都已收到这份请柬。第三个消息最是惊人中的惊人!
  在十天里,邙徕、华山、崆峒、少林四大派接到同一形式的拜帖,邀请各门派掌门人,凡是昔年参与过围攻“星月双剑”夫妇的人,除了老死者外,一律自行向大漠“白龙堆”报到,限期在九月重阳节前,过期迟到者作拒不赴约论,不论何门何派,一律杀尽,鸡犬不留!
  署名的是“断肠剑客”百里雄风,也即“星月双剑”百里居夫妇的儿子,堂堂正正地写明是为父“索仇讨债”,为母“雪耻洗垢”!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下一篇:第三十八章 杀心成魔
上一篇:
第三十六章 枭雄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