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三章 白驼山主
 
2019-11-06 19:52:59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那声佛号有如举世警钟,虽然在这万狼齐嗥之时,也清晰可闻,在耳边不停回荡。
  关梦萍睁着惊骇的目光望去,只见那些蠢动的狼群,全都伏卧下来,从狼群之中,一个身穿褐色袈裟的老僧缓缓走了过来。
  那老和尚生得长眉垂颊,隐隐泛出红光的脸孔上,一条条的皱纹错综盘结,一股慈祥和蔼的神圣光芒自那些皱纹里浮现出来。
  关梦萍愕然望着那老和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是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来。
  那老和尚轻轻拍了拍向朝他扑去的灰狼背脊,沉声道:“阿迦摩台,摩迦摩台,阿度摩台,支钵噜摩钵,曩谟粹都帝,娑缚怛噜……”
  他说的乃是梵语的大陀罗尼咒,庄严低沉的声音仿似低郁的雷声,那条灰狼夹起尾巴,伏在地上。
  这番令人骇异的景象映入关梦萍的眼中,直惊得她几乎跳了起来,她神智一震,脑海里灵光突现,脱口呼道:“原来是他!”
  敢情那个长眉垂颊的老和尚,正是她昨日黄昏在百里居走进绿洲时,所见到的那个趺坐湖边大石上、已经僵硬了的老和尚。
  “阿弥陀佛!”那老和尚双掌合起,站在沙丘之上,沉声道:“女檀越受苦了!”
  这寥寥几句话里所蕴含的慈悲之情,使得关梦萍听了心里一酸,只觉眼前这老和尚是自己唯一可依赖的亲人,唯一可以信托的救星。
  她伏倒沙地上,哭道:“老神仙,求你救救我……”
  那老和尚长眉一扬,大袖轻拂,一股轻柔的和风自袖底卷起,把关梦萍扶了起来。
  他摇了摇头,道:“女檀越勿惊,老衲空空,是青海巴颜喀喇山法云寺主持,并非神仙……”话声微顿,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道:“昨晚在寒潭之边,受檀越三拜,老衲已经误了仙业……”
  关梦萍惶恐地道:“是小女子该死……”
  空空老和尚目中射出烁烁锋芒,投向那蔚蓝的苍穹,沉声道:“兰因絮果,均有前定。另一方面则是当时女檀越曾要求一事……”
  关梦萍道:“小女子当时不知道……”
  空空老和尚自袖中伸出枯瘦的右手道:“女檀越请先服下这颗丹药,昨夜风沙,女檀越被飓风吹出百里之外,幸得老衲尚有这些畜生可以驱役,否则还不好找到。”
  关梦萍真不敢相信自己一夜之间竟被飓风吹出百里之外,可是空空老和尚说的话是如此坚定,使她不能不相信。
  空空老和尚将左手的水袋和右手中的丸药交给关梦萍,道:“女檀越,请将孩子交给老衲,服下丹药以助气血运行,否则天风强劲,烈日灼热,最易伤人!”
  关梦萍毫无戒备地把手中的婴儿送过去,接过对方递来的水袋和那颗丸药。
  空空老和尚抱起婴儿,两道长眉斜斜倒起,目光凝聚在百里雄风双眉间的那颗红斑上,叹了口气道:“此子杀孽之重,真是罕见,可是根骨之奇,却也是老衲百年未见的!”
  那婴儿说也奇怪,睁开乌溜溜的眼睛望着老和尚,毫无害怕之情,嘴里发出含糊的咿呀儿语。
  空空老和尚伸出枯瘦的手掌轻抚着婴儿的头颅,脸上露出微笑,低声道:“为了你,老衲只好多耽搁尘世二十年,唉!天意如此,老衲又有何言?”
  关梦萍服下丹药,听了老和尚这番怪异的言词,道:“老神仙,你……”
  空空老和尚呵呵一笑道:“女檀越有此佳儿,这一生所受的苦难都已值得了!”
  他低头瞥了在怀里的百里雄风一眼道:“老柄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女檀越是否能够答应?”。
  关梦萍从空空老和尚的神情上,已可知道他将要说什么话。
  她望了望那四野的狼群忖道:纵然他不是神仙,可是能够使得狼群听命,能够凌虚蹑行十丈,这种功夫已至超凡入圣的境地了,若是他要收风儿为徒,正是求之不得的事……
  她受中原武林追缉,身历无数险难,尤其昨晚眼见自己的丈夫死去,又看到海天双奇、不老神仙、盘星伽等人绝世的武功,使得她更加晓得将来要报仇的困难。
  所以她点了点头道:“老神仙不论有什么吩咐,小女子都会答应。”
  空空老和尚肃声道:“昨晚老衲本当涅盘西归,却正好又闻百里檀越遭受到偌大的冤屈而死,群魔乱舞,人间正义已荡然无存,使得老衲心中愤慨之情油然而生,误了仙业之期……”
  他轻叹口气,又道:“老僧本已跳出尘凡之外达四十载之久,如今为了此事,却又要重履凡尘了。”
  关梦萍想到丈夫之死,眼圈一红,道:“若是老神仙垂怜,能收风儿为徒,先夫黄泉之下当亦感激您老人家恩德……”
  空空大师闭上眼睛,喃喃地道:“百里雄风,嗯!好一个豪气的名字!”
  他睁开眼来,道:“此子与老僧也正是有缘,老僧之意,是想先将此子交与敝友绝尘居士施以淬骨之法,替他从小打下根基……”
  关梦萍惊道:“绝尘居士?那被称为天下第一奇人的绝尘居士是你的老朋友?”她脸上泛起兴奋之色道:“那么您老人家便是传说已经仙去的圣僧了。”
  “阿弥陀佛!”空空老和尚摇头道:“空了乃是老僧的师兄,并非是老僧……”
  他抬起头来,仰望着烁烁的阳光,又道:“老衲与绝尘居士已经约好,于日正当中之际,将此子送去青海日月山……”
  “啊!”关梦萍惊道:“这么快啊!我……”
  空空老和尚歉然道:“老衲虽然是空门中人,但也知道亲情难离,无奈绝尘居土今日申时便将坐关三年,而且那淬骨之法与佛门醍醐灌顶不同,必须在婴儿出生后十个时辰之内施术,否则……”
  关梦萍暗暗咬了咬嘴唇,忍下心底的伤感,她晓得自己只要再多看孩子一眼,便舍不得将他就此交与陌生人带去。
  她自囊中把那块锁片形的玉石拿了出来,缓声道:“这是他爹爹以生命换来的,老神仙拿去挂在他的胸前,将来……”眼圈一红,两行清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空空老和尚虽是世外之人。早已跳出是非恩怨的圈子之外,但是他却知道一个女人在遭到丧夫之痛后,又被迫将刚出生的婴儿交与别人,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
  他接过那块玉石,叹了口气道:“老衲将孩子送去后,立即回来安置女檀越,此地有野狼两千,老衲命它们守护你,日落时分,老衲便可自青海日月山回返……”
  从玉门关至日月山少说也有七、八百里路,空空老和尚说仅需一天不到的时间往返一次,真使人听了不敢相信。
  可是关梦萍眼见空空老和尚潜修于寒泉之边,又眼见那些野狼听命于他,所以对老和尚所说的话毫不怀疑。
  她默然道:“老神仙就走吧!”
  空空老和尚望了望手中玉石,将之塞在袍里,目光投向云天深处,感叹地道:“眼见江湖又是一番混乱,天道循环,老衲又复何言……”
  他脸上泛起一丝迷茫之色,如同电光似的一闪即没,转首道:“光明之前,必有黑暗,夫人只要熬上一十八载,终能见到天日,唉!老僧又饶舌了……”
  话声一了,大袖微拂,已抱着婴儿,飞出十丈之外。
  关梦萍怔忡片刻,暗暗思忖着空空大师的那几句话,一时未曾留意空空老和尚就此离去,等她被群狼嗥声惊醒,空空老和尚已经远去。
  她高声喊道:“老神仙,你……”
  关梦萍颓然坐了下来,一股空虚涌上心头,混杂着伤感与疑惑,不晓得是什么滋味。
  她喃喃地道:“十八载!十八载!他说什么熬上十八载,才能见到天日?”
  她沉思了一下,脸色突然一变,脱口道:“他是说要经过十八年才能再见到孩子?”
  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使得她浑身发抖。
  她喃喃地道:“不,我不能够让他把孩子带走十八年……”她脸上一片死灰,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高声道:“还我孩儿,还我孩儿……”
  她的神智本已被一连串的事情刺激得很不稳定,这下又突然受到这个打击,心神立即更加混淆不清,错乱起来。
  阳光下一条短短的身影,不停地晃动着,关梦萍俯首望着自己的影子,张开双臂,不断呼喊:“孩子,你不要走,来吧!你是娘是乖宝……”
  她身形踉跄的走了几步,向着自己的影子追扑过去,呼道:“孩子,别跑!你别跑呀!娘带你到黄龙上人藏宝之地去,让你学成天下第一武功。”
  她就在炽热的阳光下追逐着自己的影子,在黄沙上不停地绕着圈子……
  那些野狼全都睁着眼睛,戒备地望着满头大汗、却不停追逐自己影子的关梦萍。
  一连绕了二十多个圈子,关梦萍始终没有捉到自己的影子,她又急又热之下,一股血气上冲,顿时眼前一黑,昏倒于地。
  就在这时,在远处突然出现一排影子,细碎清悦的驼铃声颤曳在空中,给这炙热的正午,添了些微的凉意。
  那些野狼一听驼铃之声,齐都昂首望天,发出了狂嗥,转眼之间,那两行驼影行近,可看出每匹骆驼之上都坐着一个身穿白色长衫、腰系金色丝带的人。
  他们见到这遍野的狼,毫无惊惧之色,随着骆驼缓缓行近之势,他们自驼峰上站了起来,各举起一只银笛,放在嘴里。霎时尖锐的银笛声相合在一起,汇成一曲悦耳的声音。
  蓦地,两声震耳的大吼自驼群里发出,白影一晃,两只全身银白、长满长毛的雪猿,有如疾电迅雷,朝狼群扑去,白影至处,数只野狼各带着一片血水,倒飞而起。
  那两只雪猿一进入狼群,正如狼入羊群一样,转眼之间,倒下一大片,狼尸满地,血染黄沙。
  就在两只雪猿又要追扑退避的狼群的时候,一声低沉的大喝从那二十匹骆驼之后的辇车里传出:“回来!”
  那两只雪猿发出两声厉啸,咧开血红的大嘴,御风飞跃而回,像两枝脱弦的箭,落在辇车之旁。
  骆驼之上立着的二十个白衣人,全都停止吹笛,脸色发青地望着辇车。
  “唉!”自那漆着金色图案、车门上绘有一匹白驼的黑色辇车里,传出沉郁的声音:“你们这些蠢材,难道不知道夫人睡了么?竟敢将雪猿放出?”
  车上门帘一掀,从里面跨出一个约三十岁左右、长得极为俊逸的男人来。
  他发束金环,身穿一件金黄色的棉袍,腰束丝带,足蹬一双镶着金边的鹿皮短靴,一身打扮虽全是金黄之色,却未使他看来显得庸俗,反而另具一股尊严威武之态。
  此时太阳将至中天,他的脸庞映在日光之下,泛出一层浅银色,那冷峻的眸子隐隐透出湛蓝的光辉。
  一抬头,他看到那些蠢蠢欲动的野狼,挺直的鼻梁边,泛起两条残忍而冷漠的弧线,那薄薄的嘴唇一掀,露出雪白的牙齿,道:“这些畜生该死,竟敢挡住我宇文天的去路……”一侧首道:“龙弟,你过来!”
  车后一匹白色单峰骆驼上跃下一个年约二十的瘦削青年,应声道:“姊夫,有什么事?”
  宇文天道:“你刚将‘白驼掌’学完,现在有个好机会让你练习一下……”
  那个皮肤黧黑、瘦削矮小的年轻人呵呵笑道:“姊夫的意思是叫我到狼群里去练拳,这真是……”
  宇文天目中神光一现,诧异地道:“咦!大漠中狼群凶狠残忍,向来是不管人兽,一见便无幸免,怎么今日这些狼群如此沉静?莫非它们受人之命守护着什么?”
  敢情那些狼群此刻围成五道圆圈,将关梦萍围在里面,全都爪牙对外,好似晓得这一队白驼行列不是好惹的,所以不采取主动攻击。
  宇文天看了一下,也没看到关梦萍卧倒于地,他冷冷笑了笑道:“龙弟,在一刻时光里,看你能不能穿破那五狼阵,走进里面看看究竟有什么!”
  梁龙呵呵一笑,摸了摸鼻子,道:“我才不相信这些野狼是受人训练过的,姐夫,你瞧我的!”
  话声一完,他有如旋风似的冲进狼群里。
  宇文天负起手来,嘴角噙着一丝冷煞的微笑,看着粱批施出“白驼掌法”,在狼群里大展神威。
  “咻!”一枝响箭划空而来,接着在大漠的尽头起了—阵急促的蹄声,出现一排骑影,向这边飞驰而来。
  仅仅一眨眼的功夫,黄沙滚滚里,五十余骑人马已距这两排驼队不足十丈。
  宇文天侧首一看,只见那驰来的快马上,全都是穿着黑色紧身衣衫、披着红色大披风的彪形大汉。
  他们肩上背刀,刀柄映着阳光,幻起烁烁的光华,整齐而划一,与猎猎飞起的披风相映,形成一幅豪壮英武的“大漠飞骑图”。
  宇文天皱眉道:“驼奴,你去问问那些人来干什么的?”
  那左边骆驼上的一个白衣人恭敬地应了一声,右手一拉缰绳,吆喝一声,骆驼飞驰过去,向那批奔驰而采的人马迎去。
  宇文天注目陷身狼群里,满身浴血的梁龙,高声道:“龙弟,已经过去半炷香时间,还不快点?”
  梁龙连飞七掌,劈碎七匹野狼头颅,进入第三重狼圈里,大声道:“我已经劈了八十七匹野狼,呵呵,现在是第九十六匹!”
  敢情他说话之际,已连施三招杀手,拳劲风飞,有如迅雷疾发,连劈九匹野狼。
  宇文天却皱了皱眉道:“你左手该用‘银树飞花’,右手该斜切六寸,变‘龙城飞驼’为‘瀚海无涯’,咄!大白,你要做什么?”
  他叱喝一声,侧首对那带着一个黑衣骑士回来的驼奴道:“他们说什么?”那黑衣骑士一脸虬髯,相貌威猛至极,他看到在那遍野的狼群里冲刺奔行的梁龙,脸上起了骇然之色,竟忘了向宇文天行礼,以致那站在宇文天背后的雪猿低吼一声向他扑了过去。
  这虬髯大汉见宇文天将雪猿叱住,赶忙躬身道:“在下神骑队第一大队金轮将樊威,奉瓢把子龙老爷子之命,恭迎白驼主至敝寨休息,龙老爷子已设宴为山主洗尘……”
  宇文天嗯了一声,道:“龙峰呢?”
  金轮将樊威惶恐道:“瓢把子因为患病在床,不克远迎,尚祈山主恕罪!”
  宇文天冷冷道:“我自百灵庙回来,连遇十八红巾队与沙漠灰狼客,都说龙峰是个枭雄,果然……”
  樊威惊惶地道:“山主何时驾返白驼山,瓢把子并不知道,直到红巾队与灰狼客被山主歼灭于大漠之后,龙老爷子才晓得……”
  宇文天突地冷哼一声,没见他如何作势,已飞身跃进狼群之中。
  他潇洒地在狼群中一转,便已挟着关梦萍出来。
  梁龙擦了擦脸上的汗水,道:“我真没想到这些野狼拼死维护的是一个女人,所以一时疏忽,差点被那只大灰狼给毁了!”
  宇文天也想不出为何那些野性难驯、凶残狠毒的野狼,会守护着一个妇人。
  他冷冷地道:“这些野狼从此不会出现于沙漠了!”
  原来那数千匹野狼,在这一刹那工夫,不知为何,竟都倒毙于地,连嗥声都没有发出。金轮将樊威脸色大变,眼见这些平日横行于大漠的狼群,在一瞬间被宇文天以无形无影的奇技杀死,他心头猛跳。全身打了个哆嗦。
  宇文天向樊威寒声道:“因内人害喜,我要赶回白驼山,不能到你们寨里去了,回去转告龙峰,叫他在一个月之内,偕同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铁血盟’盟主耶律奇,到我白驼山神驼宫来!”话声一顿,又道:“你去吧!”
  金轮将樊威抱拳一拱,飞身上马,退回马队。
  马队蹄声奔雷似的,又消失于大漠远处……
  宇文天低头望了望关梦萍,心头突地一震,只觉这妇人虽然一身血污,但却另有一种使人心动的风韵存在,尤其那如帘子样的两行黑长的睫毛更是美丽。
  他在想着:假如她睁开眼来,那将是怎样的一种情形,那秋水盈盈……
  皱了皱眉头,他想起神驼宫里的数十佳丽,那些蓝眼勾鼻的西域美女已使他有些厌倦了。
  他侧首一看,只见梁龙正凝望着自己。
  梁龙道:“姊夫,这不关我的事,要看姊姊怎样……”
  “什么事啊?天哥。”一个娇柔媚人的声音自辇车里传出,门帘一动,探出一张美艳无比的脸孔来。
  宇文天笑道:“倩雯,你怎么醒了?”
  那个娇美女子微微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头上步摇一摇颤,红唇微绽道:“你手上挟的是谁?”
  宇文天道:“是从狼群里救出来的一个女人!”
  “哦!”梁倩雯道:“一定很漂亮吧?”
  宇文天假装投听到她的话道:“她大概是被昨晚的飓风刮到这里,幸而未死,所以……”
  梁倩雯蛾眉一扬,妩媚地道:“我问你,她是不是很漂亮?”
  宇文天笑了笑道:“天下还有谁比你更漂亮!”
  梁倩雯一咬红唇道:“真的么?”她哼了一声道:“你们男人说话都是言不由衷!”
  宇文天尴尬地道:“如果你这么介意……那我把她扔在这里不管。”
  “算了!”梁倩雯道:“我快要生产了,就叫她陪陪你也好!”
  “不!”宇文天摇头道:“这个我可不敢……”
  “那么!你将她带进来。”梁倩雯道:“就让她陪陪我吧!”
  宇文天耸耸肩膀,将关梦萍放进辇车里。
  梁倩雯笑了笑道:“委屈你跟龙弟坐在一起吧!”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上一篇:第二章 神剑疯魔
下一篇:第四章 鬼手天王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