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六章 摄魂大法
 
2019-11-06 19:59:50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在尚未黎明前的黑夜,如船的月亮,已落向西边天际。
  淡淡的银光下,百里雄风摇摇晃晃的身形在地上拖着一条长长的影子。
  他只觉全身疲惫,连走向龙玲玲的几步路都觉得是那么的艰辛,他急于需要休息……
  龙玲玲嘴角漾起冷酷的微笑,柔声道:“唯有死亡才是最好的休息……你闭上眼睛睡吧!在睡梦中,你便可以领略到死亡所给予你的安全与愉快……”
  她的话好似含有蜜糖一般,温柔而甜蜜,使得百里雄风无从反抗。
  他的眼帘渐渐垂了下来,那摇晃的身躯更加摇晃,全身没有一丝力气,头颅也渐渐垂下……
  龙玲玲脸上的笑意更浓,目光更加烁亮,声音也更加温柔……
  倏地,“叮”的一声,百里雄风拿在手里的七孔笛掉落在地上,发出一声轻响。
  在那温柔的语声里,这一声轻响,传在百里雄风的耳中,却宛如半空里乍然响起的闷雷,震得他的神智骤然一清。
  他那迷茫的目光立时转为炯炯的神光。他长长地吸了口气,别开头去,挣扎出那死亡的紫色之网……
  看了看掉落在地上的血笛,他默然俯身将之拣了起来。
  龙玲玲没料到在这最紧要的关头,竟然会事出意外,功亏一篑,让百里雄风的心神脱出自己的控制。
  她微微一慌,高声喊道:“百里雄风。”
  百里雄风心神微动,连忙施出玄门正宗的内功心法,固持心神,任由她那柔软的呼声随风而去。
  龙玲玲情急地柔声道:“你看看我的眼睛……”
  百里雄风朗声大笑,道:“你的眼睛又怎样?难不成是镶着宝石的?”
  龙玲玲心中虽是非常吃惊于百里雄风突然变得如此坚强,可是她却丝毫不肯懈怠自己的心神。
  她趁着对方说话分神之际,沉声喝道:“咄!看着我的眼睛,那正是两颗宝石……”
  在百里雄风意念还没来得及集中之时,这一声沉喝似乎又产生了效果,迷惘间,他仿佛看到她那两颗闪烁的眸子,果然像两颗宝石……
  龙玲玲一见他逸个样子,立即又转变声音,道:“你看到这两颗宝石了……那是梦幻宝石……唯有在死亡国土里才能寻觅得到……你渴望死亡么?”
  百里雄风似是在考虑着,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他目光中酌企望之光时刻变幻着,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好像在抗拒着什么似的。
  是的,他的意志正在与一种虚幻的力量搏斗着,那像是熊熊烈火燃烧着的魔力,此刻正焚烧着他的心……
  贪婪的企望,与对死亡的恐惧,以及对于求生的勇气,对他是一种考验,也是一种折磨。
  在他点头与摇头之间,他实在已经历过了无数的痛苦,虽然他求生的意志暂时克服了那虚幻的力量,但却是那样的脆弱,难以持久。
  龙玲玲嘴角又漾起微笑,道:“在死亡的国境里,只有安祥……只有平和……紫色的雾与夜的芬芳……流泻于空中……袅袅的幽浮在飘忽的灵魂上……四处都是闪烁的梦幻宝石……”
  她幽幽的话声终于又要突破百里雄风的戒备、提防,渐渐地把他带进那虚无缥缈的幻境里……
  他仿佛看到了那似梦似幻的死亡之国,到处闪烁着宝石的光芒,在紫雾缭绕里有幽灵的魂魄……
  龙玲玲缓缓举起右掌,向着他慢慢地移近,柔声道:“那儿有一幢翡翠的宫殿,尖尖的屋檐上有飞扬的火焰,熊熊地燃烧着……碧绿的大殿上……有着凄迷的弧光……那是淬炼灵魂的地方……”
  龙玲玲高高举起手掌,缓缓地向百里雄风头顶拍下。
  她目光如水,温柔至极,曼声道:“你看到你的父亲了么?还有你的母亲……他们都在那里接受淬炼……充满了欣喜……”
  百里雄风迷惘的眼睛里突然流出两行泪冰,他拼命搜索,却没有看到自己的父母在那里。
  在他的记忆里,父母的影子是空白的,他对他的父母根本就没有一丝印象,所以在这陷入魔境的刹那,他竟能清醒了过来。
  “爹爹……”他凄苦地唤着:“妈妈,你们在哪里?”
  龙玲玲心弦一震,正要将手掌拍下,却已听得百里雄风厉声喝道:“你想要怎样?”
  她大吃一惊,只见百里雄风脸上挂着泪水,右手血笛斜抚胸前,似乎只要她一掌拍下,那汹涌不绝的笛招必然毫不留情地施了出来。
  她痛苦地呃了一声,全身如风中残柳,倒跃出九尺之外,怔怔地望着百里雄风。
  在月色下,他的影子显得特别颀长,浓浓的剑眉,深沉的眸子,挺拔的身形,显出他那雄伟的英姿……
  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她突然想到了刚才被百里雄风按在胸前的那一掌,全身一酥,她的幽思里有着他那深沉的眸子……
  百里雄风可不晓得她心里在想什么,他在怀念着那从未见过的父母,那使得他终日隐痛的身世,此刻又被她挑起了。
  龙玲玲喃喃地道:“他怎么能够脱出我摄魂大法的禁制?他有什么魔法?”
  她久思不得其解。
  难道他的精神比任何人都强?或者他的身体里有一种异于平常人的力量存在?她暗暗的思忖着。
  百里雄风深深地叹了口气,在这个时候,他只觉得自己的身心都十分疲乏,挥了挥手道:“你走吧!我也不想跟你计较什么了。”
  一股落寞的淡淡哀愁浮上他的眉梢,他转身朝庙里走去。
  望着他即将没入庙里的身形,龙玲玲似乎感受到一丝什么,可是她又无法领悟出那到底是什么。
  夜风清凉,吹皱了他宽大的黑袍,袍角飘飘,卷得好高,在地上留下一片摇晃的黑影。
  可是她却跟石雕一样怔怔立着,两眼凝望着黝黑的庙里,动也没动一下……
  在她的眼里闪现出淡淡的哀伤,渐渐有晶莹的泪珠进现……
  是受他的感染,还是在感怀自己的身世?
  也不晓得过去了多久,在缥缈的晨雾里,传来缕缕幽沉的笛声,丝丝的伤感,渗入人的心里,使犬泫然欲泪……
  那凄怆的音韵就跟网子一样,一层层的缠住她的心,使她心碎。
  久久,她泪湿满襟,自轻泣里清醒过来,耳边笛音袅袅,依然缭绕于晨雾里。
  “唉!”她深深地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这个人为什么有如此的哀痛?难道他也跟我一样,有不能向人倾诉的痛苦?”
  她想到自己的幼年,想到那在沙漠里的快乐日子,想到慈祥的母亲与威严的父亲……
  那些都已成过去了,美丽的梦已经破碎,往事如一条蛇般的啮噬着她的心灵……
  她发疯似的向庙里飞奔而去,叫道:“不要吹了!不要吹了!”
  奔进庙中,她看到百里雄风倚在颓败的神案上,横笛于胸,正忘情地吹奏着。
  那感人肺腑的笛音缕缕传出,回绕于殿里,悄行于梁上,带给人无限的悲痛与哀悼……
  “你……”龙玲玲道:“你有什么痛苦?”
  百里雄风整个心灵都浸溺在“安魂曲”的音韵里,根本就没有听到她的声音。
  龙玲玲咬了咬嘴唇,忍不住大声叫道:“你不要再吹了!请你不要吹了!”
  笛声戛然而绝,百里雄风愕然抬头,道:“你为什么还不走?”
  龙玲玲见他那挂满泪痕的脸上有着痛苦的扭曲,叹了口气道:“你为什么要吹这么凄怆悲凉的笛子?难道你也有跟我一样的隐衷么?”
  百里雄风拭了拭脸上的泪水,傲然道:“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需你过问!”吁了口气,又道:“你为什么不走远一点?”
  龙玲玲脸色一变道:“你是讨厌我在你身边?”
  百里雄吼一怔,目光凝注于她那苍白清瘦的脸上,摇了摇头道:“我不是讨厌你,只是现在不愿有人打扰我!”
  龙玲玲苦笑道:“我就住在这里,为什么要走?”
  百里雄风哦了一声,道:“你真是就住在棺材里?”
  他只觉得她身上有一种使人怜惜的楚楚风韵,使得自己不忍过份拒之千里,于是语气也就渐渐和缓了下来。
  龙玲玲靠着墙角席地坐下,她的眸子自神案上一盏油灯的光晕转落在百里雄风的身上。
  他那坚毅的轮廊,使得她的一颗心莫名其妙的跳了一下,她赶忙把目光转开,默默地点了点头。
  百里雄风沉默了一下,道:“你是在这里练什么功夫?是不是藉着那里面的阴寒之气练你那‘玄冥真气’?”
  “你怎么知道?”龙玲玲睁大眼睛,诧异地道:“我正是在修练‘玄冥真气’!”
  微微一笑,百里雄风正容道:“这种邪门功夫,练久了对人的心性有转移作用,我看你受它的影响太大,而且……”
  他摇了摇头,又道:“你刚才用的好像是什么邪教的呼魂之法,这对施术人本身更是有害。”
  龙玲玲道:“那是‘摄魂大法’,乃西方魔教绝传之学;并不是什么邪术,只是一种操纵精神的功夫而已……”
  他们两人刚才还在互相攻击,惟恐不能杀死对方,这时竟又好像朋友一般,侃侃而谈,真是令人奇怪。
  百里雄风道:“一个女子练这种功夫又有何用,难道……”
  龙玲玲突然打断他的话声,道:“你刚才吹的是什么曲子?”
  百里雄风诧异地道:“那是安魂曲,喂,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龙玲玲兴奋地道:“果然是‘魔笛五阕’里的曲子,怪不得!天下没有几个人能使我的情感受到波动,并且不畏我的‘摄魂大法’,原来你是当年天下第一奇人绝尘居士的弟子!”
  “你又是谁呢?”点了点头,百里雄风问道:“你从何肯定我是……”
  龙玲玲指着他手持着的血笛道:“哪!那不就是当年绝尘居士打败海天双奇跟不老神仙柴达木老魔的七孔血笛?”
  她身形向前移动了一点,道:“我刚才还以为你是来自星宿海的人呢,所以……”
  “所以你就下那种毒手?”百里雄风道:“你说的那白驼山主宇文天到底是谁?”
  龙玲玲道:“你真的不知道他是谁呀?”
  “谁会骗你!”百里雄风道:“我是刚由日月山下来的。”
  龙玲玲问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有关天心教的事?”
  “天心教?”
  “嗯!”龙玲玲眼中闪过一丝仇恨的光芒,道:“他们的教义是‘上秉天心,下戮人心!’”
  百里雄风一皱眉头,道:“这真是胡说八道,应该说‘上体天心,下悯人心’才对!”
  龙玲玲恨恨地道:“我爹爹就是被天心教杀死的……”
  “但是这又与宇文天有什么关系?”
  “因为——”龙玲玲道:“我怀疑宇文天就是那天心教主!”
  “哦!”百里雄风哦了一声,问道:“这又跟星宿海及不老神仙何关?”
  龙玲玲笑道:“据我按各种迹象推测,当年的几个大魔头,如今均已加入了天心教,他们的党徒分布各地,预备征服整个武林!”
  百里雄风突然想起那晚黄昏白浩临死时的情形,不禁暗忖道:哦!原来师父也是怀疑星宿海、不老神仙与天心教有关,所以才命我去打听一下情形。
  他咬了咬嘴唇,问道:“今尊是哪位前辈?”
  龙玲玲道:“家父是大漠神骑旅的瓢把子,而宇文天则是大漠十八个骑旅队的总首领!”
  她想起当年自己父亲痛苦地抗拒宇文天那神奇的武功,终于不敌而被擒,为了整个神骑旅的生存,只得忍辱答应归顺白驼山。
  谁知后来却仍然被宇文天派人杀死——虽然是被天心教下的护法所杀,但是,她认为那是出于宇文天的阴谋。
  一时悲从中来,她哭着道:“他老人家被害后,妈妈也随之忧郁而死,只剩下我一个人,为了躲避天心教的魔掌,只能躲在这破庙里……”
  她的话语被哭声掩没,可是百里雄风却完全能领会出她心底的悲哀。
  一个弱女子终日藏在棺材里练功,为的是替死去的双亲报仇,这种坚强的意志与忍受痛苦的毅力,使得他佩服不已。
  他与她,由于同是沦落天涯的孤儿,距离愈来愈近。
  他叹了口气道:“我能明白你的痛苦,我能够明白……”
  龙玲玲抬起头来,被那温柔而富情感的话声所感动,心中郁积多年的痛苦,立时宛如决堤的河水一样进发出来。
  她放声大哭,好像骤见自己的亲人般,扑进百里雄风的怀里。
  这是奇妙的一刻,两个陌生男女,由于命运的相同,遭遇的类似,而致产生了心的共鸣与情感的契合。
  加之在这破晓前的黑暗里,处身于古老而颓败的祠院中,情绪的激动促使他们在刚刚认识不久便相拥而泣。
  女人真是一个奇怪的动物,当她们板起脸孔,装出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时,你会觉得她们距离你好远好远。
  可是当她们在哭泣时———尤其是伏在你的怀里哭泣时,你就会觉得她们距离你很近。
  当此之时,你会感到天地间,唯有你最了解她,你已能领会她心底的一切。
  此刻,百里雄风便已感受到如许深刻。
  他轻轻地拍了拍龙玲玲的香肩,叹了口气道:“你不要太难过……”
  龙玲玲泣道:“当我晓得我的仇人是谁时,我的仇人便遍布天下都是,你想,我一个人能有多大的力量?我有什么办法呢……”
  百里雄风可以想像到以她一个女人,面对着遍布天下的天心教徒,想报仇而又无法报仇的苦境。
  那正如一只离群的小鸟面对一群凶猛的兀鹰连逃生的机会都不多,更谈不上反击了。
  他感慨着她身世的可怜,也对自己的身世兴起更多的感慨。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上一篇:第五章 告别师门
下一篇:第七章 古祠杀机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