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十七章 铁锁澜江
 
2019-11-06 20:14:34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清澈的水面浮着几颗鲜红的果实,依稀可见有一根细茎在水里贴附于石盆之底,随着水帘滴下而轻缓的摇曳着。
  百里雄风捧起水,一连喝了两大口,只觉冰凉沁肺,全身都舒适清凉,他痛快地仰首凑在洞口,让水帘潺潺流过脸上,滑过颈际落在衣服里。
  数日来被吕韦化闭住穴道,连夜赶路的辛苦,和刚才尽心习练剑法的疲惫,此时被冰凉的泉水一浇,全都无影无踪。
  一条水流淌过背后,有酥软微痒的感觉,他不由得发出孩子般的吃吃傻笑。
  抹了抹脸上的水珠,他满怀愉快的情绪伸出手去抚触浮在水面上的两颗鲜红小果。
  柔滑细腻的感觉白手掌传入心底,使他想到宇文梦那鲜红的双颊,他的心弦一颤,猛然想起身负内伤、被自己闭住穴道的宇文梦。
  放下手中鲜红的小果,他转身走了过去。
  宇文梦依然昏睡不醒,在梦中,似乎有恐怖的事缠着她,否则她那晕红的面颊为何显得如此的苍白?
  百里雄风吓了一跳,一摸她的胸口,只觉她的心脉跳动时快时慢,有时微弱得似乎就要断去一般。
  他的脸色大变,忙不迭地解开宇文梦的睡穴。
  低幽的叹息,微弱的自她嘴里传出。
  百里雄风惊问道:“梦……你怎么啦?”
  宇文梦睁开眼睛,呆呆地望着他的脸,没有说话。
  百里雄风急得五内俱焚,头上冒汗,道:“你……”
  他一急之下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宇文梦凄凉地一笑,道:“你为什么这样着急呢?我不会马上死的。”
  百里雄风道:“不!不!你不会死的,我马上就送你出去。你千万忍耐着。”
  宇文梦摇摇头道:“你不要替我费神了,我……我是没有救了。”
  “我不许你这么说!”百里雄风叱道:“我不许你死,我要救你出去!”
  宇文梦淡淡一笑,道:“你就算救我出去,又有什么用呢?我内伤太重,除了绝世丹药之外,只有绝顶武功之人用内功疗治我的伤势……”
  她喘了口气,道:“但,普天之下具有这等功力之人不超过五人,你又到哪里去找……”
  百里雄风脑海里灵光一亮,忖道:天机子曾留言,只要闯过炼心室,便可到达什么地火室,在那儿他或许会替我留下一些什么,也许就可找到疗治内伤的丹药也说不定!
  他对于天机子之能还是深信不疑,一念及此,心中稍定,道:“你别怕,我这就背你起来,设法闯出这间石室。”
  宇文梦似梦幻般的目光扫过百里雄风兴奋的脸上,暗忖道:你若是有法子可以闯出石室,刚才为什么又不出去,现在你又能有什么法子?唉!
  她想起刚刚熟睡中梦里的情景,眼角不禁涌出一滴泪珠,暗暗道:“我死了绝不足惜,但是爹爹不知道详情,一定会怪罪于他,那是仇恨已深,溅血五步,我死后岂能安心?”
  晶莹的泪珠在火光下闪烁着,似是一颗圆润的珍珠。
  百里雄风惶恐地道:“梦儿,你哭了……”
  他心中悲苦之极,苦涩的情感充塞胸口,几乎自己也忍不住要掉泪,可是面对仅有一线希望的宇文梦,他又怎能够落泪呢?
  强自压抑下满腹辛酸,他以无限温柔的目光望着她,伸出手去,擦干她眼角的一颗泪珠,柔声道:“别哭了,梦!请你相信我,依赖我,绝对不要灰心……”
  他话声虽然温柔,可是所蕴藏的情感却是如此强烈,宇文梦心中虽不相信,可是也被这真挚的情感所感动。
  世界上有什么能比得上自己情人的柔声呼唤?
  有多少满怀梦幻的女孩子渴望听到她所喜欢的男孩子对她温柔而真挚的话:“请你相信我,依赖我……”
  生之坚强意志的鼓舞,是每一个濒临绝境的人所最需要的——尤其这是发自情人嘴里,其效果将更大。
  宇文梦默默地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
  她喉咙一哽,下面的话立即停住,再也说不出来。
  百里雄风大叫道:“你,你怎么啦?”
  “没什么!”宇文梦低声道:“我的喉咙有点干!”
  百里雄风松了一口气,道:“这好办,你躺着,我去装点水来给你喝。”
  他走到水穴边,犹豫了一下,用手捧起泉水,目光掠过两颗鲜红的小果,低头含了一大口水,转身回来。
  他数次看到那两颗小小的果实,都没有将之采下来,若是他知道那两颗鲜红果实是由“石钟灵乳”的精英所孕育成的“兜率仙果”,他一定会毫不犹疑地采下给宇文梦服下。
  因为这两颗果实服下之后,不但能治愈内伤,而且还有增强功力的作用,只可惜百里雄风不识,以致白白错过。
  由于这一错失,致使后来引起无限的纠纷,缠绕不息无法解开,以致铸成一大悲剧……
  世上之事每每如此,当幸运之神叩门之时,人们每每懒得起来开门,或以为债主驾到,以致白白错过许多机会,而终生毫无作为……
  百里雄风双手捧着泉水,走到宇文梦面前已漏去一半,他嘴里也含着水,不能开口说话,使了个眼色,将手里捧着的水缓缓倾进宇文梦的嘴里。
  看到她吃力的咽下泉水,嘴角尚斜挂着自唇边流出的一条水痕,他怜惜地皱了皱眉,托起她的背,将双唇凑在她丰满的唇上,用舌尖挑开她的牙齿,把口中所含之水送了过去。
  宇文梦真未想到平时严肃而忧郁的百里雄风,此刻会如此大胆起来。
  当她觉察他的用意时,她的双颊立即泛上一层红晕,轻轻阖上眼帘,任那淡淡红晖一直涨到脖子上、耳根边……
  灵魂与灵魂相遇在情人的嘴唇上,这温馨美丽带着芬芳的一刹,是镀上了金、镶上了钻石的时刻,是生命里闪烁着熠熠光辉的一段……
  无数的思念,无数的话语,多少的柔情,多少的蜜意,在这唇与唇相吻的一刹那,已获得保障。
  无限的情怀,无限的伤悲,多少的辛劳,多少的委曲,在这双唇吻合的刹那,已获得得补偿。
  天地已在旋转,万物已在旋转,两颗心也随着在虚无缥缈里旋转,拥抱……
  良久,良久,仿佛一个世纪那么长,又仿佛电光一闪那样短,四片黏合的嘴唇终于分开了。
  百里雄风睁开眼来,带着满足望着依然紧闭双目的宇文梦。
  那浓浓密密的睫毛如两条帘子,覆盖在灵魂之窗上,将黑色的瞳仁关在里面,那如瑶玉般挺直的鼻子,鼻翅微微翕动,衬合着她那仍在颤抖的红唇,构成一副活生生的美女含羞的娇态。
  激动的情绪稍微平定,百里雄风低声唤道:“梦妹!我们走吧!”
  宇文梦依然不敢睁开眼来,低低地应了一声。
  百里雄风解下自己的腰带,将宇文梦系好,背在自己背上,然后向室内重新投了一瞥,道:“梦,你尽量抱紧我,别睁开眼睛……”
  身后宇文梦发出低柔的应声,百里雄风笑了笑,然后拾起刚才被自己劈断的石像右臂,握住剑柄,他站在门前定了定,向黑暗中的隔室冲去。
  脚尖一落地,地底传来一阵轧轧之声,劲风扑面,一杖当头劈落。
  百里雄风由光明之中骤然来到黑暗里;一时看不清什么东西,可是依照他刚才的苦练而作判断,这是讨天怪乞的一式“打断狗腿”。
  他虽然在剑招上没有互相解析,但是那十四式剑法,已深印在他的心底,与他有生以来最原始的记忆都融合在一起了。
  不需再多思量,仅是本能的驱使,他退后半步,一剑自右撩起,穿心直射而去。
  黑暗里响起嗤嗤的剑气声,他这一式昆仑“龙入大泽”,正好在对方木杖圈出的刹那了进去,一剑击在石像胸前、身前。
  杖风陡然歇去,百里雄风己自石像身边越过,连进七步,身后方始响起剑刃破空之声。
  没有任何考虑或犹疑,他上身微俯,整个身子扭转过来,剑尖笔直前指,猛然劈落。
  “卟!”两枝石剑相交,友出沉郁之声,百里雄风未等对方变式,剑刃微转半弧,切人对方右肋。
  这武当“道归两仪”之式,使得圆满至极,就算当代武当掌门亲自前来,也不过如此,这一剑的威力全部发挥了出来,硬生生地将那冲来的石像齐腰斩为两段……
  百里雄风自己也颇为得意,收剑转来,正待向前迈进时,却听得一声惨厉的呼叫从身边发出。
  那仿佛是从刚倒下的石像嘴里发出的,低沉而郁闷,在这不见五指的黑暗里听来,真个恐怖之极。
  百里雄风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汗毛倒竖,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宇文梦伏在他的背上,颤声道:“雄风,那是什么人?怎么叫的声音如此可怕?”
  百里雄风从她微微颤抖的身躯,和紧紧抓住自己肩膀的手掌,可感觉出她心里的骇惧。
  他镇定了一下心神,道:“你别害怕,闭上眼睛不去想它便行了。”
  “这个屋里如此黑暗,伸手不见五指,还闭什么眼睛?”宇文梦凑在他耳边道:“有这么多的敌人在这屋里埋伏着?”
  百里雄风道:“这些都是受机械操纵的石人……”
  他话音一顿,身形连闪,猛然一剑挥出,气势雄浑地连变两式,“卟卟”两声沉响,他的石剑击中一具冲来的石人身上,将之砸成数块。
  这由少林‘十八伏魔铲’演变成的‘铁锁澜江’之式,的确威武刚猛,强劲无比……
  一个意念还没自脑海掠过,他又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在身边响起。
  那临死前一刹那的惨号,在黑暗里回荡不已。
  宇文梦惊骇地尖叫道:“你听,他又来了。”
  百里雄风被她说得毛骨悚然,感觉到好似有个幽灵跟随在身边发出狂笑——因为他知道自己砍杀的是个石人,而石人是不会有生命的。
  一种人类处于黑暗中的原始恐惧之情,打他的心底滋生起来。
  他站在室中怔立了一下,立即便抛却这份恐惧。
  大喝一声,他迈步冲去,以一个持剑武士在古战场上面对千军万马冲刺而去的悲壮心情,连破十具石像的攻击。
  喘了口气,他的目光一亮,看到前面不足足丈处,一座石门里透过烁烁亮光……
  这使得他勇气陡增,挟着不可抵御的锐气,飞驰而行。
  眼前一黑,华山铁尘道长的石像,手持长剑,冲上前来。
  那“神游紫微”之式,在他脑海里熟悉之极,百里雄风手一振,立即便已找出这一式的破法。
  他剑走偏锋,柔软险绝的斜划一剑。
  剑风锐利,嗤嗤作响,他将天机子以海心山秘传的“车轮转”邪门功夫,融于这式“落日金波”中的精微全部使尽。
  剑圈飞出,一个个旋激的气流自剑尖滋生,将石人击来的长剑引向偏门。
  一掌猛然拍出,印在那具石人胸前。
  “哗啦啦!”一阵大响,那石人已被他推倒,机簧作用立即便已停止。
  可是百里雄风却愕了一下,暗忖道:华山“少清剑法”轻灵之中带有沉稳,是上乘的剑法,怎么被这海心山邪门招式一击便败?
  脑中心念飞转,他猛然大悟道:“呃!原来这招‘落日金波’能自剑上产生真磁之力……”
  身后宇文梦尖叫道:“雄风,快冲出去呀!我受不了这里……”
  百里雄风慌忙道:“别怕!”
  他一个箭步,便越过这黑暗之室,冲过石门。
  眼前倏然大亮,他从黑暗进入光明之中,已不像方才,眼睛需闭上一下方能看清事物。
  眼光一转,他只见一个儒扇纶巾的秀士,盘坐于一个耸起地上的铁管之上的蒲团上,而那根铁管却是烧得通红的。
  他的脸色一变,还没想出为何蒲团还没被烧化的原因,已听到右侧传来一声惨叫。
  那声惨叫与刚才在黑暗中所听到一模一样,是人身在绝望中,对生命发生的惨号!
  “啊!那是祈灵灵!”
  宇文梦的声音使得他心里一跳,定神看去,只见一个铁栅之内,火蛇飞窜,热焰飞扬,里面正有一个人在不断跳跃着——那正是毒神祈灵灵。
  他的衣服、胡子全都被火焰烧去,每当那跃动的火焰拈上他的身躯,他便发出一声惨叫……
  祈灵灵处身于火焰里,幸而有三块白石为垫,不致跌进地火熔浆中。
  可是火穴不定,自熔浆里冒起的火焰,时而飞扬,时而敛落,他不得不随着火蛇的扬抑而闪躲。
  地火的飞喷并不规则,一会儿在东,一会儿在西,毒神虽竭尽力量躲避火焰焚身,却依然不时被火蛇缠上。
  那地火热度极高,稍沾上身,便是一块焦黑,他既要忙着拍熄身上之火,又要急着避开地上的火,形象狼狈之极,每当躲避不及,火焰焚身之时,便立即发出一声惨厉的号叫。
  百里雄风看到祈灵灵那等凄惨的样子,双眉一皱,忖道:他怎么不晓得击断铁栅,逃出囹圄,免受那地火之苦祈灵灵一见百里雄风背着宇文梦走进室来,白喉中发出一声狂叫,飞身扑在铁栅之上,似是想要折断铁栅冲了出来。
  百里雄风双掌一立,心神一凝,防备祈灵灵猛施突击——
  因为他晓得毒神已处于半疯狂的状态里,在没有理智的情形下,那种攻势必然强烈如狂风暴雨一般。
  祈灵灵双手抓住铁栅,狂吼连连,那被火焰烧得残落的髯发根根竖了起来,显然他已将浑身的力道全部都使了出来。
  只见他双臂外分,微微颤抖,可是却如蜻蜓撼柱一般,没法将那粗仅儿臂的铁栅拉开分毫。
  脸上泛过痛苦的神情,毒神张开手掌,又跃回原先立足的白石上。
  熊熊的火焰照着他脸上抽搐的肌肉,显得更加狰狞,百里雄风一瞥之下,看到他的手掌上竟然起了几个水泡……
  心中惊懔,百里雄风忖道:不晓得那铁栅上竟然热度如此之高,但不知是什么金属铸成的?不但能耐如此高热,而且还如此坚固。
  因为以毒神双臂之力,至少有千斤之力,可是那铁栅却丝毫不动,反而将他的手烫出水泡来,这等坚硬的金属绝非钢铁,在如此高热的熔烧下,钢铁早已软化。
  百里雄风知道有些宝刃,削铁如泥,犀利无比,便是炼剑士在钢铁之中掺入其他金属所致。
  而此刻那天机子竟然将此等铸炼宝刃所需的材料,用于栅栏之上,真个使他诧异得很。
  他的目光自形似半疯狂的祈灵灵身上移开,落在盘坐于蒲团上的老儒身上。
  那儒者双眉长达颊际,与露在儒巾外的头发一样银白,苍白而瘦癯的脸上堆满皱纹,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印,清晰地显现出来。
  他双眉之间,似乎罩有一层忧愁烦苦的表情,使人一见、立即得他像是担负着人间莫大的愁苦。
  百里雄风不能分辨出天机子到底是生是死,但是为他那眉宇间所蕴的愁苦所动,心头涌起一丝淡淡的哀戚。
  他怔怔地望着那老年儒者,忖道:他有什么事要如此愁苦?人世间又有什么事使得他如此烦忧?他难道是在追悔他的过错?
  身后传来祈灵灵的呼唤声:“百里雄风,我与你打个商量好不好?”
  百里雄风缓缓侧过头去,冷漠的望了祈灵灵一眼,只见毒神在这一会儿,身上衣服又被烧去不少,更加狼狈不堪。
  祈灵灵道:“你设法试试看,有没有法子可以将栅栏打开,放老夫出来……”
  百里雄风摇摇头道:“这对我有什么好处?我不干!”
  他冷哼一声,又道:“像你这种毒辣之人,死一个少一个,我又何必多此一举?”
  祈灵灵浑身汗如雨下,喘着气道:“只要你能救我出去,老夫答应永不与你为难,绝不食言。”
  百里雄风冷笑道:“你人都活不了了,还能与我为难?何况我也并不怕你对我怎么样……”
  他想起在那幽暗的古庙里,初逢祈灵灵时的情形。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上一篇:第十六章 天机密室
下一篇:第十八章 卧观七巧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