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十六章 天机密室
 
2019-11-06 20:13:26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命运的手掌抓攫着人们的生死,拨弄着人们的感情,在艰苦之中往往潜伏着幸福,在享乐中却又隐藏着痛苦。
  百里雄风虽然看着毒神与吕韦化出现于庙里,但是他却没有丝毫力量可以抗拒。
  稍微衡量一下情势,他立即闭上眼睛,暗自运功,希望能在宇文梦遇到危险之前,便可恢复功力。
  于是他闭上眼睛之后的事,他一点也不知道,直到宇文梦剑折人飞,撞上神桌之前的刹那,他才在她的一声惨叫声里震醒过来。
  神桌被撞,发出一声轻微的机簧轧响,他一把抓住她摆上身来的手臂,眼前已是一黑,神桌向后一翻,整个身子滚落在无边的黑暗里。
  一种陡然而来的恐惧自他心底滋生起,他紧紧抱着宇文梦,随着一条长长的斜坡,急滑而下。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他的感觉里仿佛有几个世纪那么长,终于眼前看到了一丝淡淡的光线。
  耳边铮铮两响,他的身子落在一层柔软的厚厚席垫上。
  从黑暗转到光明,他闭了下眼睛,然后缓缓睁开。
  展现眼前的是一间宽敞的石室,石室墙角堆满了石像,墙上每隔半尺便嵌有一盏油灯,也不知道那些灯是何人所做,形式繁多,几乎所有的飞禽走兽都包括在里面,全都雕刻得栩栩如生,神态逼真。
  百里雄风目光中满是惊愕,自那些灯盏上移过,落在堆在石室中的石像上。
  那些石像有长髯垂胸的老者,也有美艳丰满的妇人,更有捧钵持拐的乞丐,人物不同,形态各异,但是雕刻得都甚是精美细致,不论一纤一毫都没一点疏忽。
  百里雄风不禁叹为观止,暗忖道:不知是谁能有这等手法雕刻出如此神似的石像?
  身边传来宇文梦娇柔的呻吟,使他的神思从那些石像上收了回来。
  当他看到宇文梦脸色苍白、秀眉微蹙的模样,不由得从心底泛起一丝怜惜之情。
  “唉!”他轻叹一声道:“我为何负你如此之多?叫我又如何报答呢?”
  宇文梦丰满的胸脯贴在他的胸前,柔若无骨的身躯在他的怀抱里微微颤动着,百里雄风心弦微微一动,几乎不能自持。
  稍稍镇定心神,他轻轻推开宇文梦,将垫在她身下的左手抽了出来。
  “雄风!”宇文梦突然呼唤道:“你……不要走!”
  百里雄风一怔,只见宇文梦依然在昏迷状态中,这声呼唤不过是呓语而已。
  他想到她的柔情和自己的身世,鼻尖一酸,差点掉出泪来,痛苦地摇了摇头,他自席上坐起,这才发觉自己身上的内伤已霍然而愈,再也没有不适之处。
  他知道自己定然是被宇文梦所救,并且服了什么神妙的丹药,否则不可能会这么快便痊愈了。
  许多日来受到的吕韦化的折磨,此刻都已变成噩梦,因梦醒而成为过去……
  宇文梦突然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急促的呼吸声使得百里雄风的脸色开始凝重起来。
  伸出手去,他按着宇文梦的脉门,细细地察视了一下,抬起头时,他的脸色已是如死灰一般。
  他没有想到宇文梦会负了如此重的内伤,浑身经脉除了心脉之外,其他经脉几乎全都被震断了。
  此刻,若是没有绝世的神丹奇药,凭他本身之力绝不能够使她生还了!
  宇文梦自嘤咛声里醒了过来,正好看到了百里雄风那痛苦沉重的表情。
  她秀眉皱了一下,道:“雄风,我们在哪里?他们两个人呢?”
  百里雄风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他缓声道:“你觉得怎么样?”
  宇文梦那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丝惨淡的微笑,道:“我心里很愉快!只是胸口有点闷,仿佛塞进了什么似的。”
  她那细长的手指抓紧他的手腕,道:“你的内伤已经全部好了?”
  百里雄风含着泪水,低声道:“谢谢你的救助,若非是你,我只怕脱不了吕韦化的魔掌!”
  “谢什么!”宇文梦深情的目光凝注在他的脸上,道:“你我之间还要说什么客气话?我们……”
  她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晕,轻轻地咳嗽了两声,继续道:“我们以后不要再互相生气了,好吗?”
  百里雄风默默地望着她,心里涌出许多复杂的情感,犹疑了一下,终于点头答应。
  宇文梦紧紧地握着他的手,道:“我晓得你不会使我失望的,因为我最了解你。”
  百里雄风感动地道:“我……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我总是使你伤心,上次我……”
  宇文梦摇摇头说:“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
  他们两人相互凝视,无限的深情在眸子与眸子的对视中传达,没有任何其他的意念阻隔在他们之间。
  此刻,一切的顾忌与琐事都已被忘却,在这宽广而奇妙的石室中,他们又一次感到心灵的相互契合。
  直到一阵痛楚袭过宇文梦的胸腹,她的痛苦呻吟才打破了这温馨美妙的气氛。
  百里雄风脸色一变,道:“梦!你怎么了?”
  “没有什么!”宇文梦咬着牙,道:“我想我是不行了!”
  “不!”百里雄风大声道:“我不能让你死!”
  宇文梦凄艳地一笑,道:“能死在情人的怀里是最大的幸福,我一点都不会感到难过……”
  她喘了口气道:“只是我还不放心一件事。”
  百里雄风道:“梦,别说了,你不会死的,我发誓要将你的生命挽救回来……”
  “傻孩子!”宇文梦温柔地道:“在这个地方有什么办法可想?”
  她想到自己刚才将仅剩的一颗“大罗丹”给百里雄风吃下,现在虽然自己不能活下去,但是心中却没有一丝后悔,反而很是愉快。
  她低声道:“在我死前希望你能答应我,不再仇视我父亲,他也是很可怜的……”
  百里雄风说不出话来,嗫嚅地道:“我……”
  宇文梦落泪道:“你难道不能使我没有牵挂而死,非要我带着遗憾死去,面对好寂寞而寒冷的地方?”
  百里雄风心里的思绪如潮般汹涌奔腾,不停地冲击着,他痛苦地大叫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喷得她满身都是。
  宇文梦泪落如雨,泣道:“是我该死,我……我为什么是宇文家的女儿呢?”
  百里雄风咬着牙,一指点出,将宇文梦的“睡穴”闭住,然后运指如风,在她身上连闭十七个穴道。
  烁亮的灯光之下,他毅然决定了一件事,忖道:“我要出去找到师父,将她救活,我不能让她死!”
  可怜的百里雄风,他竟然不知道此刻身在何处,离他师父又有多么遥远的距离?
  他站了起来,朝右侧的石门冲去。
  穿过石门,他眼前一黑,还没看清楚什么,一缕急劲的风声袭来。
  不容他仔细思量,那缕劲风已朝他胸前“锁心”要穴刺到,百里雄风低喝一声,上身微仰,左掌反崩而出,右掌骈合如刀,斜切八寸。
  “叭”的一响,他的手掌刚一触及竹杖,已被杖上所蕴的力道弹开,一杖扫来,打在他的肩膀之上。
  这一杖之力不轻,直打得他退后三步,右臂几乎抬不起来,一脚退回原来的石室。
  他左掌一立胸前,唯恐那自黑暗中冲来的人会趁机跟进,所以立在门口,以一夫当关之势,挺身而立。
  谁晓得那冲来的人一见他退回石室,竟然没有乘胜追击,站在门前一下,立即又退回黑暗。
  藉着灯光一瞥,百里雄风已看清那人的脸貌,顿时愕住了。
  敢情那持杖而来的人是一个中年叫化子,形象与室内石像中的叫化子完全一样,连那持杖之式都没变。
  他眼睛斜斜一扫,只见室内的十五具石像,此刻依然凝立,但是他刚才遇到的那个中年叫化子却仿佛又是一具石像。
  “怎么会有两具完全相同的石像?”他惊愕道:“而且外面的那石像竟然有机关操纵……”
  他心中实在不敢相信以一具石像加上那么简单的招式便能使他抵挡不住,但是右肩上被竹杖所击中之处依然痛楚如旧,又使他不能不相信。
  站在门内犹疑了一下,他自言自语道:“我倒要再试一试!”
  活动了一下右臂,他冲出石门,迈进那间黑暗之室。
  竹杖一扬,劲风扑面,那具叫化子形像的石人依然跟刚才一样冲了过来。
  百里雄风站在黑暗之中,听着竹杖的风声,与那石人连递三招,竟然连退三步,依旧抵挡不住,被逼退回来。
  静谧的石室传过来机簧的轧轧磨擦声:像是对他的嘲笑,声音虽小,可是传进百里雄风的耳里,却引起了很大的反应。
  他虽然个性孤僻,充满浓重的忧郁,但是本性倔强,对于命运的安排从不低头,从不认输。
  这下连续两次被石人逼退,而且用的还是同样的招式,使得他在惊诧中激起了强烈的反抗意识。
  “我真不敢相信凭着在日月山庄十余年的苦学,还抵挡不住一个单凭机簧操纵的石人!”他暗自忖想着。
  毕竟他不是冒失的人,在连续受挫之下,不思取胜之法,而一味蛮干,非到倒地不起才甘心——像这种鲁莽而毫无思想的人,绝不会成功的完成一件事。
  略一思忖,他走到那一列的石像边,详细地观看了一番。
  微微摇曳的火光下,他的眼中射出惊佩的光芒,自言自语道:“这人真是一代奇人,怪不得能布置出这种机关的埋伏……”
  敢情在那当头的一尊石像上,刻着密密麻麻的小字,将室内陈列的石像来历与雕刻的目的全都介绍出来。
  那第一尊石像是一个手持羽扇、头戴儒巾、三柳长髯、瘦癯高雅的中年秀士,乃是此室主人天机子的雕像。
  那密密麻麻的字,开始是这样写的:
  “余西蜀邋遢书生也,幼学兵阵之术,复攻理经之学,于弱冠之时连试三次,皆不第,愤而改修鬼谷之道,复五年而有成,通晓天地之玄机,穷究宇宙之奥秘,此时自号天机子。
  丙辰之秋,余过瞿塘,识当代第一美人罗馥兰,两情相悦,缱绻情深,然三峡未过,复遇一俊美剑侠秋海萍,至是情海波澜迭起,余亦与秋某反脸成仇。船抵江陵,余连布三阵,困秋某达五日之久,终因馥兰之求而释之,不料狼子心狠,未及感恩便已出剑连发,致余负伤跌倒。
  卧于血泊中,秋某施剑相逼,余自命必死,幸馥兰以命相求,余虽独以身免,然眼见彼二人相偕远去,心中不胜羞愤痛苦,有过于历尽炼狱……”
  百里雄风发出一声感叹,想像着那天机子躺卧于血泊中,看到自己心爱之人与仇人相偕而远去,心中的感忧必是终身难忘的,那种锥心之痛,只怕比经历地狱里火焰的烧炼还要甚之……
  他被这曲折的故事所吸引,继续观看下去:
  “余万念尽灰,仅依仗复仇之心支持生之勇气,三日之内,余在荒野爬伏数里,寻找草药终将伤势愈好。
  次年,中原六大门派偕江湖八大宗派之掌门会于黄山,切磋武功,愿为武林留一佳话。
  余乃在黄山之巅布下‘大罗七绝阵’,将此十四人悉数困住,终旬日之功,得各人之绝艺一种——后尽释之……”
  此处仅寥寥数语,但是百里雄风可以想像那天机子在十日之中用尽一切心机,以各种方法来取得每一个人生平的武功中最具威力的一种绝艺,然后才将那十四位掌门人释放。
  不过他默默地忖想了一会,却依然想不出有什么方法可以逼得那十四人将绝艺交出——以各派掌门之尊,其定力与毅力必已臻上乘,绝非威胁、利诱、恐吓、欺骗所能够屈服的。
  百里雄风想出足足有十种手段,依然无法判定那天机子到底是用何种方法使各宗派掌门甘心献出绝艺——若非甘心情愿,他们被释放后岂不要对天机子施以报复?那时以各大门派势力之庞大与分布范围之广,天机子有何地方可逃?
  当时天机子定会想及此点,为了自己生命的安全,他一定不会轻易释放那十四个掌门人。
  忖思了片刻,百里雄风仍是想不出天机子到底是用什么法子才使那十四位掌门人不对他施以报复。
  他的目光自跳动的火焰投落在字上,继续看下去:
  “后人读至此处,必然会暗想余之愚也,盖以此十四门派赫赫声望,余既得绝艺,复又释之,罔顾将来之巨大报复,岂非至愚?
  谬矣!以余智慧之高,学问之博,岂不虑及此乎?余既敢释之,必有周全之计也。!”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上一篇:第十五章 龙沟传说
下一篇:第十七章 铁锁澜江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