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十五章 龙沟传说
 
2019-11-06 20:12:38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夜幕刚刚张起不久,碧蓝如海的苍穹里,满布着灿烂的星光,一弯眉月正似来自梦幻的小船,载着时间老人与满船的希望缓缓向中天摇去。
  小城的夜来得早,接近大漠边缘,气候上也都受了大漠的影响,晚上冷得在街上找不出一条野狗的影子。
  静静的夜,静静的小城,突然自一座墙角下钻出一个人影来。
  他抬头望了望天空,星光照射在他身上,使他的脸孔显现出来,敢情就是黄昏时住进客店的那个丑怪少年。
  他轻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怎么一个人都没看到?他们若是见到我在每一个重要的地方所留下的记号,应该会赶到的,他们不来,教我一个人面对这两个高手,岂能全身而退?”
  靠在墙边,他呼吸口气,忖道:为了那冤家,说不得只好拼了!
  他身形一闪,便没人墙角边的一个大洞里。
  停了约有半个时辰,只听到一声轻响,一把铁铲被抛在路上,随即便见那丑怪少年钻了出来。
  他动作迅捷,俯下腰去,将一个长长的包囊给拖了出来,然后将那背包背在背上,朝城外飞奔而去。
  淡淡的一条人影掠过地面,已没人城墙的黑影下,那丑怪少年沿着城墙奔行出约三丈多远,飞身跃起,跳过城墙,扑向东南方而去。
  过了一个小小的山丘,背后便是一条低陷下去的深沟,好像是被人用巨斧硬生生的砍了一斧,笔直得很。
  在那深沟旁边,一座倾圯的神庙颓立着,那座神庙后还有一株高大的松树,向四外延伸的树枝,好似一枝巨大的伞,将星光和月亮都挡在浓密的枝叶外。
  这丑怪少年在山丘上略一停留,便朝那条山沟跃去,他知道这条沟被附近的百姓称为老龙沟。
  当然,由这个地名,必然会带出一段神话似的故事出来——
  许多年以前,一条老龙自空而降,盘踞于此,残害生灵,后来有一个仙人手持斩妖剑,将这条老龙斩为两截——
  因为那柄仙剑过于锋利,所以地上都现出一条长长的笔直的山沟,那老龙的血流进山沟里,经过许多年,也就化为泉水——
  而当地居民也就在这山沟旁建了一座“屠龙庙”,来祭祀那个仙人的神迹……
  每一个地方都会有许多奇妙美丽的神话相传,因为人对于自己的力量都是觉得很渺小。
  山川河岳改变了一点形状,或者是有些什么超越人力范围之外的事发生,人们都会将之视为神迹。
  人类的精神寄托在渺渺茫茫的神身上,以求获得心灵上的安慰——因为人的力量毕竟是渺小的,人的精神毕竟是不安的。
  于是,许多的神话被人编了出来,而又流传开去,传诵于后代,成为人类文化的一部分……
  那丑怪少年脑海里掠过今日午后听到附近居民说的关于老龙沟的神话,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忖道:既然这条山沟是又长又深,我可以躲在庙里替他除去衣衫,洗去身上沾的毒……
  他眼中掠过羞怯的表情,忖道:若是有人前来,我还可以到沟里去,谁都没法找到我……
  他主意既定,飞身往下奔去,到了树荫之下,略一停顿,然后缓步走进屠龙庙里。
  这座神庙大概有数年都没人进来,连大门都已被人拆走了,里面有一堆堆的马粪,还有些高梁杆,郁积成一股股的臭气。
  那丑怪少年一进庙门,立即将手中火摺子点燃,摇曳的火光下可见到他嫌恶地皱了皱眉。
  走到庙右的侧房,他突然发出一声惊叫,可是当他看清楚那被自己挥掌击落在地的是几只蝙蝠时,不禁为自己感到好笑起来。
  他暗暗对自己说道:“宇文梦呀!你一向自命是女中豪杰,不畏任何危险,怎么今天却变得如此胆小起来了呢?”
  她定了定神,走进屋去,只见室内蛛网尘封,地上全是一堆又一堆的高梁杆和杂草,凌乱得几乎插不进足去。
  她皱了下眉头,忖道:这儿怎么如此凌乱?想必是附近的牧童在此牧羊,逢着天雨就进来歇息,以致把屋内弄得如此肮脏!
  摇曳的火光下,她目光扫过那些高梁杆,落在靠墙壁的一张神案上,顿时脸上泛起一丝喜色。
  越过堆积满地的杂草,她走到那神案边,将挟在胁下的包囊放在神案之上。
  嘘了口气,她自腰囊里拿出一个摺得扁扁的硬纸壳,略一拉伸便将之撑开,然后将火熠子点燃插在纸盒里的灯芯上。
  敢情那是她行走江湖自己所做的油灯,用硬锡纸所做,下连一个贮放豆油的皮球形小囊,可以摺起来的,携带甚为方便。
  在微弱的灯光下,她将包囊解开,露出紧闭双目的百里雄风。
  看到他那苍白的脸庞,宇文梦怜惜地道:“雄风!雄风!你是何等英雄?怎么现在却像一个婴儿似的被人戏弄于指掌之间?”
  她此刻心中混杂着怜惜与怨恨的特异情绪,正是每个少女心中所相同的爱恨交加时的情绪。
  可是她到底还是爱的成份占得多一点,否则不会冒那么大的危险,跋涉那么远的路程来追蹑于他。
  此刻,看到百里雄风这种可怜的样子,这许多日子里的辛苦与幽怨,也都化为乌有。
  怔怔地凝望着他的脸孔,好一会儿她才深深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冤家呀!冤家,不管你如何对我,我都不会恨你的……”
  她眨了两下眼睫,抬起头来,浓密的睫毛上已挂了几颗晶莹的泪珠,使得她那丑恶的脸孔看来有柔和的美!
  在神案后的神像依然静静地动也不动,积满灰尘的长髯,在灯光下看来是雪白的。
  宇文梦喃喃地道:“神明在上,小女子此心唯天可表,绝非虚妄,如果我爹有什么对不起雄风的事,愿我能替他承担,我原是不希望与他成仇的呀……”
  她也不知道百里雄风对于白驼山有何深仇大恨,但是她却抱着要化解这层仇恨的心,来做她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
  默默祈祷了一下,她将流在脸上的泪水擦去,自革囊里掏出一个白玉小瓶,揭开瓶塞,从里面倒出一颗丸药。
  她柔声地道:“这是师父给我的一颗‘大罗丹’,我留了四年之久,也不舍得服用,今天……”
  她话声一顿,拍了自己的头一下,苦笑道:“他被那老鬼封住穴道,不能动弹,已经失去知觉了,你怎么还跟他说话,唉!我今天怎么啦,做事如此颠颠倒倒的!”
  她探手在百里雄风身上按抚,运指察视他身上被点住的穴道。
  伽音师太以拂穴手闻名于武林,宇文梦得其真传,自然深通打穴解穴之法,略一察探,她不禁恨恨地暗骂道:“好狠毒的吕老鬼,竟用出截脉封穴的手法,把他的两条巨脉全都闭住!再拖个两天,雄风非要功力全失,经脉收缩,那时……”
  她不敢继续想下去,因为她可以知道百里雄风武功全失后会如何做——那必然是死路一条,以百里雄风的个性来说。
  打了个寒噤,她瞑目运功,于刹那间,将百里雄风浑身穴道全部点遍。
  灯芯渐短,火光渐弱,她浑身汗水将衣服全部浸湿,可是却依然不敢松手,右手一托百里雄风的脑后“玉枕穴”,左手迅捷地敲开他的“承浆穴”,嘴含着“大罗丹”吻着他的唇,将丹药送过去。
  此时,她已顾不得羞耻了!因为百里雄风的生命全系于这一刹那,若是有所疏忽,他体内真气不能配合经脉的拉长,必然会前功尽弃,经脉抽缩而死!
  百里雄风身躯微微一动,已将那颗“大罗丹”咽下肚去,宇文梦左手一托,立即将他的牙关阖拢。
  骈掌如刀,她毫不停顿,砍在百里雄风肩上。
  “呃——”
  百里雄风痛苦地呻吟一声,醒了过来。
  他急促地喘了口气,目光掠过那颓坏的屋顶,转到如豆的灯光上,然后才看到了宇文梦。
  “你……”他诧异地问道:“你是谁?”
  宇文梦欣喜地道:“你醒来了?”
  记忆里他仍然停留在吕韦化的厉声追问上,顿了一顿,他问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你又是谁?”
  宇文梦也顾不得擦汗,一把揭开脸上戴着的面具,兴奋地道:“你看我到底是谁?”
  “你……”百里雄风道:“你是宇文梦?我是你救的?”
  宇文梦点头道:“你感到好一点了吗?”
  百里雄风苦笑道:“浑身骨头酸痛,几乎要拆散了似的!”
  宇文梦道:“这是一定的现象,你被吕韦化那老鬼闭住穴道太久了!而且还用奇毒的截脉手法,使你经脉收缩……”
  百里雄风低声道:“谢谢你!”
  他黯然道:“这下把你害苦了!我不知道要怎么说……”
  宇文梦眼泛泪光,道:“你不要再多说了,现在快闭目运功吧!”
  百里雄风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道:“我很渴,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水……”
  “哦!我倒忘了这个!”宇文梦道:“外面就是一条山沟,我这就去取些水来!”
  她话还没说完,门外已响起一声朗笑,道:“哈哈!我道是谁能将百里雄风抢走!敢情是我们的白驼公主,看来我不老神仙这个筋斗栽得还不冤!”
  宇文梦脸色大变,一个旋身,只见毒神祈灵灵已悄无声息地站在门口。
  他阴笑道:“宇文姑娘!你好!”
  宇文梦将百里雄风向神桌后推,反手便将长剑拔出,虽然听得身后一阵低沉轧轧怪响,也无暇计较。
  宇文梦长剑握在手中,左手护胸挡在神桌前,以防毒神祈灵灵和不老神仙吕韦化欺身近来。
  祈灵灵嘿嘿一阵冷笑,道:“宇文大小姐,你还想要跑到哪里去?”
  不老神仙一拉祈灵灵,道:“老毒!你让开一旁,让老夫来与梦姑娘说话!”
  他那红光满面、似是婴儿股的脸靥上堆满笑意,缓缓向前欺进,柔声道:“梦姑娘,别害怕,老夫保证不会伤害于你,只要你能将百里雄风那小子交出来……”
  宇文梦见到吕韦化那如春花绽放的开朗笑靥,心中暗暗警惕,脑海里映起在天心庄前梁龙死于不老神仙手下的情形。
  她厉声叱道:“吕韦化,你不怕天心教中的十三种厉刑?”
  祈灵灵阴笑:“老夫等人反出天心教,自然有办法可以逃过他们!”
  吕韦化又向前欺近两步,道:“老夫就是因为害怕令尊的手段太过毒辣,所以才恳求宇文姑娘救救我。”
  宇文梦剑尖—挫,长剑伸得笔直,指着吕韦化道:“你给我退后两步。”
  吕韦化微微一笑,道:“老夫保证不会伤害于你,你害怕什么?”
  宇文梦怒道:“你听到没有?退后两步!”
  祈灵灵怒喝道:“好个不知轻重的丫头,你不知道老夫的手段?嘿嘿!别以为你是伽音老尼姑的徒弟,凭你那两手三脚猫的玩意,老夫十招之内便可要了你的命!”
  宇文梦冷笑一声,道:“只要你不用毒,本公主相信三十招之内,你都无法动我一丝一毫!”
  她一振手中长剑,道:“你如果不服,我们可以打赌试一试!”
  祈灵灵阴阴一笑,道:“老夫便不用毒,你也绝不能逃出十招之外!”
  宇文梦接口道:“如果我能够的话,你将如何?”
  吕韦化见宇文梦三句话便激得祈灵灵动火,眼见便将坠人宇文梦的圈套之中。
  他暗骂道:“好个刁钻的丫头!”
  他正要出言阻止祈灵灵坠落宇文梦的圈套中,却听得毒神怒冲冲地道:“老夫如果十招之内不能赢你,今日便放过那小子一次!”
  宇文梦心中暗笑,面上不动声色,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是前辈,可不能反悔!”
  毒神一扬双掌道:“好吧,我倒要试试你是靠什么小视于老夫!”
  吕韦化心里暗暗骂了一声,忖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竟要与她打赌,若是让那鬼丫头拖过了十招,岂不糟糕?
  他的眼睛掠过躺在神案上的百里雄风,心中一动,忖道:老毒不知好歹:我理他做什么?现在老夫身上的毒还未除净,若是能够趁他们决斗之际将那小子擒住,便可藉百里雄风要老毒将解药拿出来!
  他奸诈无比,许多意念在脑海里转了两转,立即便默不出声,向旁边退了一步。
  宇文梦看见吕韦化眼中的狡诈,尖声叫道:“吕韦化,你别想捣什么鬼!”
  祈灵灵被这尖叫所震,心中猛然一动,忖道:我本想拖延时间而使吕老鬼体内所潜之毒慢慢发作,然后再趁与宇文梦动手之际施以‘无影之毒’,除去吕老鬼!可是他这人狡猾无比,别让他得了渔翁之利。
  他略一沉吟,侧首道:“吕老鬼,你不会在老夫与这丫头动手之时趁火打劫吧?”
  吕韦化哈哈一笑,道:“老毒你放心好了,不在你施展绝艺之前,老夫绝不会动那小子一根毛!”
  毒神祈灵灵嘿嘿一阵冷笑,道:“这个我可信你不得!”
  他眼珠一转,道:“还是等老夫将毒粉在地上布起一圈,免得你趁机将那小子抢走!”
  宇文梦见他们两人在勾心斗角,各用心计,竟然丝毫不将自己看在眼里。
  她知道就算他们两人之中只来了一个,自己也不能全身而退,何况还要将百里雄风救走。
  现在她只希望百里雄风尽早恢复功力,合两人之力还可作拼命之一搏,否则就只能眼见百里雄风再度落入毒神或吕韦化手中了。
  吕韦化束手于袖,道:“老毒,你我认识数十年之久,难道还不清楚老夫之为人吗?”
  祈灵灵冷哼道:“就是对你太了解了,所以才不得不防上一着!”
  “呵呵!”吕韦化笑道:“那么你可说是我平生唯一的知己了!”
  他笑声未完,已沿着墙边飞扑过去,向那睡在神案上的百里雄风抓去。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上一篇:第十四章 江湖诡谲
下一篇:第十六章 天机密室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