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一章 星月双剑
 
2019-11-06 17:45:01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望无际的黄沙,自一片稀疏的杂树丛开始延伸出去,直到那迷迷茫茫的远方……
  天,是一片蔚蓝,在远处的落日边,涂染着数抹绚烂的彩霞。
  几只兀鹰展着双翼,驮着将坠的夕阳,在苍穹里翱翔,不时传来几声低沉的呜叫。
  落日未下,残霞初起,这荒凉的大漠一片沉寂——炎热的沉寂,更令人难以忍耐。
  自玉门关吹来的风,带着些微凉意,驻留在这片小小的杂树林里,起了落花的轻叹。
  飘落的花自枝头坠下,有的落在草丛里,有的落在水面上……
  这丛杂林环绕之中,一潭湖水静静地流动着,轻缓的流水声附和着落花,对生命发出咏叹。
  水面花絮如锦,点缀着宝石似的湖水,美丽无比,在这荒凉的大漠里有如神仙所居之处。
  湖水不知来自何处,更不晓得没人何地,只见水面落花缓缓向北流去,流到丛丛杂树边的一块大石旁,便没入水底。
  金色的阳光自枝叶隙缝里透了过来,剪碎的光影斑驳、杂乱的映射在那块大石之上。
  流连的光滟在湖面上乱窜,更加添了这沙漠绿洲的美景倏地——
  湖水哗啦一声大响,自湖中钻出一个赤着上身、光头短髯的老和尚。
  他全身瘦弱,胸前根根肋骨看得很清楚,穿着一条黄色短裤,在水里跳了两下,就似一条飞鱼,掠出水面,斜跃到湖边的那块大青石上。
  伸出枯瘦的手掌抹了抹脸上的水,他发出一声如雷的大笑,两道垂颊酌长眉斜斜飞起,全身顿时泛起一层红光。
  缕缕雾样的轻烟自他身上蒸散开去,在丛林里消失。
  这老和尚目中射出两股亮的寒芒,满是皱纹的脸上微微漾起一抹微笑,喃喃地道:“这七七四十九天待在寒泉泉眼,总算把‘大轮回功’给练成了,只要再过两个时辰,‘小九天罡星’与北斗方位成了直角,便可以飞升了……”
  他搔了搔头上的戒疤,目光中犀利的锋芒尽去,柔和地瞥了瞥自林隙透出的残阳。
  身上浮现的红光渐渐淡去,他的目光才从一抹斜阳里收了回来,唉!轻轻地吁了口气,叹道:“这美好的一日便将在残碎的夕阳晚霞里逝去,唉!大千世界,无限美景,莫不是造物之功,我……”
  他话声突地一顿,伸手拍了拍光秃秃的头颅,道:“咦!我怎么又一念执着了,涅盘飞升之际,竟也对这虚空色相留恋起来,真是……”
  他敛眉俯首,低吟道:“既已舍染药,心得善摄不?若得不驰散,深入宝相不?毕竟空相中,其心无所乐,若悦禅智慧,是法性无照。”
  这几句话是东晋时佛门高僧鸠摩罗利的佛偈,这老和尚脸上一片平和祥蔼之色,继续念道:“虚诳等无实,亦非停心处,仁者所得法,幸愿示其要……”
  他的脸上现出微笑,沐着夕阳的霞光,另有一种庄严肃穆、神圣感人之态显出。
  林中静寂,那湖水又回归原先的缓缓流动之势,又带着片片落花悄然没去……
  一阵微风吹来,挟着轻脆的驼铃之声,敲碎了这林间的寂静。
  渐渐,铃声近了,也变得更加急促。
  轻柔细碎的铃声摇曳在风里,从大漠里驰来一匹高大的骆驼和一匹乌黑的骏马。
  转眼之间,那一驼一马已越过无数沙丘,来到杂树林之外,随着树枝断折之声,一条人影自马上飞跃而下。
  他年约三十,身材适中,穿着一袭玄色紧身衣裤,头上仅挽了个发髻,满头满身都是黄沙,显然是已在沙漠里赶了一段很长的路。
  虽然他脸上尽是风尘之色,却掩不住那股傲然之态,从他那薄薄的双唇与锐利的眼神看来,他是值得骄傲的——因为他有一张非常英俊的脸孔与过人的智慧。
  他的目光在林隙里匆匆一扫,回头道:“夫人,这里没有什么啊!”
  骆驼上的布幕一掀,探出一张瘦削的脸庞,柔长黑亮的发丝似是一条流泻的瀑布,自她苍白的脸颊滑过。
  她呻吟了一声,道:“总算能够找到个安静的地方了。”
  那中年汉子脸色一变道:“梦萍,你怎么啦?是不是……”
  摇了摇螓首,那个少妇苦笑道:“只不过有点痛,我还得要一、两个时辰之后才……”
  那个中年汉子嘴角泛起一丝安慰的微笑,走过去将那少妇自骆驼上抱了下来,柔声道:“梦萍,我害苦了你。”
  苍白的脸上绽起一朵浅笑,那被唤作梦萍的少妇摇了摇头道:“夫君,不要这样说!”
  她怯生生的将身子投入那个中年汉子怀里,显得是那样的娇小,可是却更鲜明地显出了她宽大的紫色罩袍下隆起的肚子——她已是有着身孕了。
  此刻她伸出雪白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抚触那中年汉子的嘴唇,说道:“我们当日结婚之时,便晓得以后必然会是到处奔波、到处流浪、时刻遭受风险,可是我们又何尝有所畏惧?到现在孩子都快出世了,你还说这个做什么?”
  那中年汉子眼中泛着泪光,抱着这怀孕的少妇向丛林深处走去。
  他吻了吻她那如春葱似的玉指,她轻柔地一笑,将手指移开,替他拂了拂发上沾着的黄沙,叹道:“倒是这些日子我有孕在身,连累你更加劳苦,又要抵挡那些追敌,又要照顾我,唉!夫君,你瘦多了……”
  她的话中含蕴着无数的关切,眼中射出无限的柔情,使得那大汉几乎为之潸然泪下。
  他深情地凝望着她,喃喃地道:“梦萍,你对我太好了!太好了!我……我对不起你。”
  那被唤作梦萍的孕妇摇了摇头道:“我不许你这样说,居郎,你我相爱,天地共鉴,若有什么灾难,岂能不一同担当?何必又说这些话呢?”
  她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脸颊,道:“只要等孩子生下来,你我两人携着孩子,行遍天下,以苍穹为庐,以大地为席,以明月为灯,餐风饮露过那傲啸烟云的神仙生活,岂不很美?”
  那中年汉子已走到丛林中的草地,将她放了下来,自己靠在她身边,柔声道:“梦萍,你歇息一会吧,这几日的奔波,也够你受的了……”
  他的目光四下一扫,又道:“我看这儿是百里之内唯一的一处绿洲,今晚就在这儿住下,等到你产后,我们就动身往西而去,只要过了沙漠之后,便不怕他们追上来了。”
  那个孕妇默默地点了点头,道:“但愿上天可怜我们,能让他们晚个三天来……”
  “我看这几天大漠气候不定,恐怕快起风了。”那中年汉子仰首望了望天色,道:“如果这些风沙还阻他们不住,那么便要再以兵戎相见了,唉!想不到我百里居一生都在奔波之中,何曾有过一日安逸?累得妻儿都……”
  那个少妇连忙阻止他再说下去,她缓缓地摇了摇头,道:“居郎,我晓得你是无辜的,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改变我对你的信赖,没有任何人可以使我们分开的……”
  她说的话是如此婉转,可是话中所流露出来的决心与挚爱,却恍如巨锤般锤在他的心头。
  百里居纵声笑道:“梦萍,只要你不离开我,哪怕天塌下来我也不怕,想那四大剑派连同绿林盟主联合发出‘飞虎令’,要生擒我百里居,许以秘笈、财宝及美人三大奖赏以致三年以来我们从没任何时候得以休息……”
  他目光一闪,继续朗声道:“照这个样子看来,你、我一遁入大漠深处,江湖恐怕要平静得多了,等到二十年后,我们重返中原,恐怕已是美人迟暮,财宝毁弃,秘笈已遭虫蛀了……”
  那个妇人微微笑着道:“居郎,你别太高兴了,我……”
  她眉头一皱,道:“我看快要……”
  百里居脸上一变道:“怎么?你……”
  那个妇人抓紧了他伸过来的手,默然一会,摇摇头道:“没有什么,只不过是阵痛,已经过去了……”
  百里居吁了口气,道:“我这就将帐篷撑起来,然后砍点树枝来生火,趁着天没黑把水烧好……”他搔了搔头,苦笑道:“你看还有什么事没想到,记得提醒我,我可是生平第一次面临这种难关……”
  他走到林边将骆驼和马牵进林里,解下包囊,就着草地搭起一个帐篷,然后又砍了些柴堆在帐篷边。
  等他做完这些事,残霞已将褪去,夜的轻纱已笼罩丛林。
  那个少妇笑道:“看你满头大汗的样子,真使人想不到你是以一剑震动武林的孤星剑客百里居。”
  百里居坐在柴边把火石打着,燃起树枝,擦了擦汗,道:“我没笑你,你倒笑起我来了,嘿嘿,看你挺着个大肚子,谁又晓得冷月剑客关梦萍竟是这个样子?”
  闪动的火光映照在关梦萍身上,使她那苍白的脸颊染上了些微的红晕。
  她哼了一声,道:“你敢笑我?我生起气来,等会儿替你生个女孩子,让你想了一年之久的名字不能用……”
  百里居呵呵一笑,道:“我保证你生下来的一定是男孩否则哪有女孩子的名字叫做百里雄风的?别人将来听见了,还以为我们有学无术,连儿女的名字都不会取……”
  关梦萍默默地望着自己的夫君,看着他那故意装出来的要逗自己笑的样子,她又好像回复到初次见到他的情形,那使得她舍弃一切而跟随着他奔波江湖的,便是他的赤子之心与诚挚之情。
  如今,在这大漠平沙百里中的绿洲里,从跳动的火光中,她仍可看到他心底深处的情意……
  她暗暗叹了口气,忖道:居郎爱我太深,这使得我时时都恐怕他会离我而去,唉!到那时我怎能独生?
  一丝不祥的意念突然掠过她的脑海,她心弦一颤,目光闪过百里居的脸上,投向那静静的湖上。
  湖面泛起黯淡的银波,涟动闪烁。
  关梦萍缓缓立身而起,向湖边走去。
  百里居诧异地立起身来,道:“梦萍,你做什么?”
  关梦萍道:“我想看看这湖水!”说着回头拉住百里居的手臂,道:“自从出了玉门关,我们便没有看见过这样美的地方……”
  她走到湖边,目光一触那自稀疏的林枝透过,倒映在湖中的破碎月光,心中便是一怔,只觉一股寒意自脚尖掠起,直透全身,使得她禁不住打了个寒噤。
  百里居搂紧了她,诧异地问道:“梦萍,你怎么啦?”
  关梦萍摇了摇头,勉强笑道:“没什么,只是有点凉意。”
  百里居温柔地道:“那么回帐篷里去躺着,大漠里的气候就是这样,白天热得要死,晚上却又变得极冷……”
  一股寒气扑向面来,他咦了一声,蹲下身去,探手在湖水里搅了一下。
  “嘿!”他立起身来,道:“这还是寒泉,真想不到大漠里竟会有寒泉泉眼,梦萍,别站在这里太久,会冻坏身子。”
  关梦萍凝望着湖中漾动的月影,暗暗道:“愿上天能够保佑我们越过沙漠,到达温宿城,等到他取得一代剑圣黄龙上人留在新疆的宝剑与剑诀,我们一定不妄杀一人……”
  百里居道:“梦萍,你在想什么?”
  他的目光扫过那宽阔的湖面,投落在对岸。
  “咦!”目中寒芒一闪,百里居回头道:“你在这边等着,我到那边看看!”
  关梦萍愕然抬起头来,望见距此约六丈多远的地方,有一个人影伫立在湖边,她脸上一寒,道:“夫君,小心点。”
  百里居应了一声,双臂颤抖,身形飞跃而起,两个起落已越出六丈开外。
  他脚尖一着地,双掌平抚胸前,只见一块青石上跌坐着一个赤着上身、合掌瞑目的老和尚。
  那块青石刚好凹陷一块,是以那老和尚跌坐于上,倒像是嵌在青石上一样,猛一看去,还以为是青石雕成的。
  百里居疑惑地望了望那老和尚,沉声道:“请问大师是从何处而来?”
  因为他刚才一进林中,便曾仔细观察四周,并没有发现这赤着上身的老和尚,现在眼看那老和尚的怪异模样,感到非常惊奇。
  话声一过,那老和尚动都不动,仍然跌坐如死。
  百里居心中疑窦一起,忖道:少林、武当各派弟子,都被我施出调虎离山之计将之骗开,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我会出玉门关到新疆来,这老和尚又是从哪里来的?
  他凝神戒备,细细地打量了那老和尚一番,只听得身后脚步一响,关梦萍已来到身边。
  “锵”的一声,百里居将长剑拔出,护住关梦萍。
  他神色严肃地道:“梦萍,你走开一点,我看这老和尚有点古怪!”
  关梦摇摇头道:“我看这老师父慈祥和蔼,一定不会伤害我的!”
  她的眼睛自肋骨向上移动,落在那老和尚满是皱纹的脸上,柔声道:“老师父,你这样跌坐着,一点都不冷啊?”
  老僧寂寂无声,一点动静都没有。
  关梦萍解嘲道:“我看这老师父大概在坐禅,不希望我们去打扰他,所以……”
  百里居冷哼一声,剑芒如水洒出,剑尖颤动着,向着那老和尚“大突”、“腹结”、“期门”、“锁心”四大死穴点去。
  关梦萍惊叫一声道:“居郎,你想要怎样?”
  百里居收剑还鞘,道:“我是试试他的。”
  他走上前去摸了摸那老和尚赤着的上身,道:“他已经死了!”
  “哦!”关梦萍虔诚地望着那老和尚,道:“我听说佛门高僧每每在深山大泽之间苦修,以至涅盘,居哥,你看他的两道眉毛如此之长,一定是得道的高僧,且待我拜他一拜。”
  百里居皱了皱眉头,说道:“梦萍,你这些年来还是没有改掉你的本性,仁慈而善良……”
  关梦萍没有理会他的话,迳自跪倒地上,对着那趺坐的僧人拜了起来。
  她只觉那老和尚虽然不言不动,但是却有一股从心底发出令人钦敬的神圣光芒闪现于脸上。
  是以她暗暗祈愿道:求老神仙的神灵保佑我们平安地越过沙漠,到达我们的目的地……
  百里居暗自摇了摇头,忖道:真亏她有那么虔诚的心,唉!人在面临危险灾难的时候,莫不企求奇迹出现,其实命运一事,千古至今,又有几个人能够真正了解?他自幼孤独,完全靠自己苦苦奋斗才有今日的成就,虽然为了他得到一块八十年前剑圣黄龙上人所留下的和阗宝玉,而遭受黑、白两道盟主与剑派掌门联合发出的“飞虎令”。使得这三年来被武林各路人马追缉不休,而逃到大漠,其间九死一生,历经危难,但他从未向命运低头,依然保有本性里的那股傲气。
  关梦萍跪拜后站起来,目中一片湛清,似乎这些日子里的烦恼都已洗清。
  百里居晓得一个孕妇在面临未知的命运时,会是茫然而困惑的,他并没有嘲笑她的行为,扶着她的双肩道:“梦萍,你还是歇歇吧!”
  他们这一对历经急难的夫妇,彼此依偎着走过细草如茵的湖边,又回到篷里。
  百里居添了几根树枝在火堆上,道:“梦萍,你先睡,我把瓮里添满水,马上便回来!”
  他才拿起瓮,突然昂首止步,目中神光涌射,凝望着墨黑的丛林里,沉声喝道:“是何方朋友来此,尚请现身出来!”
  关梦萍自帐篷里慌忙地钻出来,道:“居郎,什么事?”
  百里居肃容道:“有人来了……”
  “哈哈!”树枝一响,三条人影自朗笑声里飞跃而来,在空中旋了七个小转弯,成弧形跃落地上。
  “孤星剑客到底不凡,竟能察觉出我们来此,佩服佩服!”当先那人对着百里居一抱拳道:“在下兄弟三人冒昧来访,尚祈百里居原谅。”
  黑暗之中一时看不清到底是何人,百里居一拉关梦萍,在她的手心里重重地按了一下,扬声道:“三位施出‘飞鹰七旋’之式,莫非是天山三剑冷氏昆仲?”
  “嘿嘿!”那为首的一人似是颇为吃惊,向前走了一步,
  抱拳道:“在下冷云率冷梦、冷虹向百里大侠请安。”
  百里居冷笑一声,道:“不敢担当天山三剑如此大礼……”他的目光一扫那三个身佩长剑的年轻剑客,道:“三位如此深夜来此,有何见教?”
  冷云道:“我们兄弟三人于半月之前已在玉门关候驾,本该早日与星月双剑两位见面,无奈百里兄行踪飘忽,传闻忽自青海往北而去蒙古,本来大感遗憾……”
  百里居这下才看清冷云年约三旬上下,相貌长得倒还可以,只是在嘴角流露出的那股狡猾阴笑,使人看了兴起一种厌恶之感。
  他冷冷地道:“冷兄不须废话太多,尚请说明来意为何?”
  冷云干笑了一下,道:“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我们就开门见山,家师天山老人命我等兄弟来请大侠至天山冷梅小筑一趟……”
  他目光一闪,继续道:“何况尊夫人有喜在身,也不宜在大漠之中连番跋涉……”
  “哼!”百里居冷笑道:“那么你们还是一番好意了?并不是想要那四大剑派所立的万两黄金、绝色美女和四大剑诀?”
  天山三剑面色微微一变,冷梦道:“天山一派与中原四大剑派并无来往,家师之意仅在百里居兄身上所携的一块和阗美玉……”
  百里居心头一震,厉声道:“这是谁告诉你的?”
  冷云瞪了冷梦一眼,缓声道:“孤星剑客身怀黄龙上人所留下的藏珍宝玉,天下又有几个人不知?否则四大剑派岂肯以三大奇珍来换取百里居一人?”
  他顿了顿足,又道:“河洛大豪关石亭与霹雳神拳关山已飞书家师,嘱吾等善待尊夫人……”
  关梦萍脸色一变,失声道:“我爹爹跟兄长都来了?”
  冷云道:“怕已到了玉门关……”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神剑疯魔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