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一章 星月双剑
 
2019-11-06 17:45:01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百里居一听那恨极自己的岳父和大舅子全都追蹑而来,心中大为震惊,忖道:没想到武林之中消息传得如此之快?昔年剑圣黄龙上人与赤阳子合著的秘笈需由和阗美玉上的图案才能破解其奥秘,已经有那么多人晓得,我岂能等他们全都赶到……
  他目光一转,深深地瞥了关梦萍一眼,大步向前跨了三步,扬声道:“你们回去转告令师,我百里居敬谢他的好意,但是人各有志,我们夫妇这就要动身,尚请三位……”
  冷虹沉声道:“只怕由不得阁下了!”
  百里居脸色一变,道:“那么我只好领教三位的天山七禽剑法……”
  话声未了,他身形一旋,向前迈出七步,剑光如扇洒出,截住天山三剑的退路。
  他这移身、拔剑、出招,全都在一刹那间完成,迅捷沉稳,确实是一代剑派高手的气势。
  关梦萍与百里居夫妇二人经历无数艰险,都是仗着两人的同心合力击败来犯强敌,直到后来她怀了身孕之后,才与百里居改采速战速决之法,能逃便逃,绝不恋战。
  是以百里居一捏着她的手,关梦立即便已觉察出他的意思,而准备收拾行囊。
  百里居一剑挥出,层层剑浪叠起,如同波涛汹涌澎湃,滚滚流去,立时将天山三剑逼退四步。
  冷云脚下一转,长剑在上身微顿之际,已经拔出剑鞘,“锵”的一声,他扬声道:“冷梅绕枝!”
  冷梦跟着拔剑而出,曼声道:“鹰飞九霄!”
  冷虹藉着一退之势,挥剑斜引,沉声道:“霞云九渊!”
  他们三人仅是一招便被百里居逼散,心中全都知道孤星剑客盛名非虚,是以一式之内,立即俱出绝学。
  那“冷梅绕枝”乃是天山“冷梅剑法”的起手式,而“鹰飞九霄”则是“七禽剑法”的起手式,冷虹所使出的“霞云九渊”则是天山上一代掌门所创的“云霞十二式”里的起手剑式。
  这三式集轻灵、迅捷、凶狠、飘逸之长,是以当代掌门老人,曾以之组合成一组剑阵,作为天山镇山之阵。
  百里居转战中原三年之久,历经数十次大小搏斗,行遍数万里路,对于天下剑法较之任何人都熟稔。
  由于他的经验,使他的剑术已经到了不发则已,一发伤人的地步。
  他一式挥出,立即引起天山三剑的三种剑法,霎时剑光回绕,腾于林间,而将百里居围在里面。
  百里居长啸一声,剑锋突然一转,在三剑汇合之际,挥出一式“星临八角”,剑刃作出十六式的颤动……
  “叮!叮!叮!”一连三响,四枝长剑分了开来,天山三剑倏然退出六尺之外,全都神色惊诧的望着百里居。
  “嗡!”百里居长剑斜举剑尖齐着眉宇,不停地颤动,发出嗡嗡之声……
  他于天山三剑意欲组合“天山剑阵”之时,看出对方三剑齐出时先后不同的一丝空隙,而发出孤星剑法里威力最大的一式“星临八角”,破除“天山剑阵”的起手之式。
  深深的吁了口气,他沉声道:“你们回去与令师说,‘天山剑阵’尚有缺陷不全之处,等他将剑阵重组,你们再来找,我好了!”
  冷云暗忖道:江湖传言孤星剑窖精通各派剑法,最是能够看出其中破绽之处,以他刚才一剑之雄浑犀利,便可知道他的剑法造诣较之师父无差……
  冷梦冷哼一声,道:“各派剑法有其犀利之处,必然有其蔽漏之处,难道说‘孤星剑法’便无漏洞?”
  百里居冷冷道:“孤星剑法就算有漏洞,也不是你们所能看得。”
  他目中寒芒倏射,冷煞地道:“若是你们不就此离去,我叫你们十招之内便血溅当场!”
  他的话说得如此坚定,天山三剑听了齐都脸色大变,他们晓得,孤星剑客在三年之内连杀中原四大剑派的弟子达六十人之多,心狠手辣是江湖有名的。
  所以他们三人面面相觑,眼神交换之中,冷云扬声道:“如果十招之内,百里大侠不能破天山剑阵,那么……”
  百里居目光一寒叱道:“你要干什么?”
  冷虹被百里居一叱,心头一颤,道:“我……”
  冷云与冷梦一振长剑,双剑划出一道光弧,挡在冷虹的前面。
  冷梦道:“虹弟,快放!”
  百里居厉声道:“你要放什么?”
  冷虹左手一拉,右手往天上一扬,一声暴响里,红色的火光一亮,带着一溜尖啸,冲过林枝隙缝,往天空射出。
  “五云冲天。”百里居一见那溜火光冲出丛林,立即幻化五彩,高悬天空,他怒喝道:“原来你们早巳……”
  关梦萍唤道:“居郎,你小心点!”
  百里居道:“你走吧!别管我!”他深情地回头望了手提包囊的关梦萍一眼,把无限的柔情都在这一瞥间投射过去。
  冷梦喝道:“别让她走!”
  冷云一扬长剑,道:“梅芯吐春!”
  他剑尖划出一道圆弧,带着冷梦与冷虹两枝长剑,分从三个不同的方位,向关梦萍截去。
  百里居大喝一声道:“我要把你们全都杀死!”
  他的喝声里充溢着无比的怨恨与杀气,天山三剑闻声一怔,侧首一看,只见百里居自空斜跨四步,手持长剑,宛如天神降凡,神威凛凛,令人心慑。
  剑影闪烁,冷云喝道:“注意他!”
  可是他虽然移步挥剑,却被百里居集聚全身的怨怒凶悍之气所发出的一剑“孤星零落”截住。
  “当”的一声,自对方剑上涌出无匹劲力,使得他手中长剑一震,硬生生的折为两段。
  冷梦和冷虹心中大惊,自两侧交击而来。
  剑虹乍展,如蛇腾空,百里居剑尖划过冷云胸前,带着点点血花,收招自保。
  冷云闷哼一声,按着胸前破碎的衣襟退了两步,手中断剑几乎握不住,而要跌落于地。
  冷虹惊问道:“大哥,你怎么啦?”
  冷云知道若不是冷梦与冷虹攻敌必救、出剑迅快,自己早已被百里居那凶狠的一剑所杀。
  他脸色苍白,冷汗冒出。摇了摇头正待说话,百里居已悄无声息的进步持剑,欺身而来。
  冷云全身一颤,道:“虹弟小心!”
  冷虹一惊,只见一溜冷飒的剑风已袭上身来,他急忙掣剑横身,以“云横翠岭”之式挥出。
  百里居冷哼一声,剑路一变,诡奇莫测的反手挥出一式。
  长剑成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斜挑而去,剑尖所指,划向冷梦胸前的“锁心”要穴。
  冷梦何曾想到百里居刚才的剑路雄浑沉猛,此刻突变为泼辣阴险,竟能在不可能的角度反手挥出一剑。
  他心头大震,欲待挥剑自保,百里居震颤的剑锋已进入他的空门。
  陡然之间,他的脸色铁青,上身往后一扭,手肘一沉,用剑柄撞向对方剑尖,意欲将那指向胸口的剑尖撞斜一点。
  百里居生平转战无数次,经验何等丰富,一见冷梦此举,便晓得对方心意。
  他的嘴角漾起一丝冷漠的微笑,剑尖颤起一个小弧,尖刃一跳,指向冷梦喉间的“天突穴”。
  “啊——”冷梦闷哼半声,咽喉中了一剑,立刻倒地而地。
  百里居剑式倏转,便待攻向左侧的冷虹。
  正当这时,林中响起一声霹雳似的巨响,关梦萍发出一声惊叫。
  百里居心中一震,侧目观去,只见关梦萍面对丛林,倒退而回,自己那匹骆驼摇摇晃晃的走了两步,颓然摔倒地上。
  他脑海里掠过一个意念,骇然忖道:“霹雳神拳关山来了。”
  冷虹一见百里居剑式呆滞了一下,利用这一丝空隙,欺身进了两步,于刹那间连攻三剑。
  剑风刮面生寒,百里居悚然惊醒目光流转时,寒芒如电,已逼至身前。
  他怒吼一声,平剑一抖,拍向冷虹攻来的长剑剑身。
  这一式是他自创之护身攻敌的一招,在防御中含有攻击,的确是剑法中神妙之招。
  “叮!叮!叮!”一连三响,冷虹攻来的三剑齐被挡住,剑身相碰发出轻悦的声响。
  冷虹深吸口气,趁着剑刃与对方长剑相交的刹那,运出全身功劲,往前一压。百里居没想到冷虹竟会与自己比试内力,转念之际,他立即便明了对方此举的用意。
  他冷哼一声,汹涌的劲力自剑上逼出,双剑相磨发出一阵刺耳的尖锐声响,冷虹上身一倾,立即被对方那滚滚而来的劲力逼得马步浮动。
  “锵”的一声,他手中长剑折为两截,手中断刃脱手飞去,满口渗出血水……
  “百里居!”一声闷雷似的大喝自他身后传来,接着便是关梦萍叫道:“大哥!”
  百里居全身一震,不由自主地顿了一顿。
  冷虹身子落地,藉势翻滚开去;冷云在这一刹那,已捧着那半截断剑,和身扑上。
  关梦萍眼角瞥处,看到冷云奋不顾身地扑上,她惊叫道:“居郎,你……”
  百里居本能地一倾身,想要躲过那扑上来的冷云。
  可是冷云捧着的半截断剑,已经刺进他的左肩,顿时鲜血涌出,濡湿衣襟。
  百里居大吼一声,长剑陡然劈下,剑芒闪烁,将冷云的身子劈成两半,横尸于地。
  他喘息两声,目光冷煞地回过身来,大喝道:“关山,你放开手……”
  一个虬髯大汉正自抓住关梦萍不放,他一见百里居身上插着一枝断剑、满脸凶煞的向自己望来,心中不由一寒。
  霹雳神拳关山面色一变之后,立即恢复自然。
  他宏声道:“百里居,你还不快把和阗美玉给留下来,难道死了以后还能……”
  “住口!”百里居持剑平胸,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冷煞地道:“关山,你还不放开你的臭手?”
  关山微微一怔,随即将手放开,朗声道:“你已身受剑伤,还能支持多久?”
  百里居沉声喝道:“梦萍,快走!”
  关梦萍两眼含泪道:“居郎,我不能舍下你……”
  百里居厉声道:“你怀有身孕还不知道自己保重?快走!”
  关梦萍一咬嘴唇,颤声道:“居郎,你……你不要恋战!”
  她毅然回头,朝黑马所系之处奔去。
  一条人影自林中闪出,喝道:“梦萍,你要到哪里去?”
  关梦萍全身一颤,道:“爹爹……”
  那自林中走出的老者抓住了关梦萍,道:“梦萍,苦了你,你还是跟爹爹回去吧!”
  百里居厉声道:“梦萍,你还不走?”
  关山怒道:“百里居,看拳!”
  他浑身骨骼一阵响动,上身一沉,左拳一架,右拳兜一个半弧,自左臂穿出,直捣百里居。
  暴风飞旋,厉厉有声,关中拳一出,左拳跟着连环而出,双拳叠进,响起一阵隆隆闷雷之声。
  百里居知道关山这“霹雳神拳”刚猛尖锐,几乎无坚不摧,只要让他将拳式连环攻出,在十招之内,自己便无还手之力了。
  他深吸口气,将左肩血脉闭住,脚尖点处,剑引扇形光弧,一式“星沉大泽”,在对方左拳刚要发出之时,挥洒而出。
  剑芒如水,气势宏阔,在霹雳声里,有如水银漫地,侵入那震荡的掌风里,向着关山的脉门切去。
  “嘿!”关山沉身移步,双拳往上一挡,击在剑身上。
  “嗡——”剑刃颤动,弹起五寸,百里居手腕一削,长剑走之字形,袭向关山面门,剑刃在刹那中,又颤动了十二次之多!
  他这一式机变之快,招式衔接之密,真是无懈可乘,辛辣而又凌厉,有如暴雨突发,万箭齐飞,令人心魄动摇。
  关山厉吼一声,退出六步之外,那魁梧的身子如半座山岳般的移开。
  他惊讶道:“半年不见,你剑法又精进了许多!”
  百里居喘了口气,没有理会关山,目光移处,看到关石亭紧紧拉着关梦萍不放。
  关梦萍苦苦哀求道:“爹爹,让我走!让我走!”
  关石亭道:“梦萍,你跟我回去吧,别自投死路了!”
  百里居大喝道:“关石亭,你为何不放她走?她已是我百里家的人!”
  关石亭骂道:“山儿,替我把这无赖杀了!”
  百里居怒眼圆睁,几乎要气得吐出血来,他剑交左手,拔出插在肩上的断剑,脱手挥射出去。
  关山惊叫道:“爹爹!”
  关石亭愕然侧首,那枝断剑已挟着凌厉的风声电射而来,距自己不足五尺。
  他本能地挥掌拍出,想要将那截断剑拍开,可是他手掌伸出,这才记起自己武功全失。
  “呃——”剑刃穿过他的手掌,射进左胸,关石亭痛哼一声,便仰天跌倒,就此死去。
  关梦萍大叫一声,哭道:“爹爹……”
  关山目眦欲裂,大吼道:“我爹爹已被星宿海海天双奇将武功废去,你怎能……”
  “什么?”百里居有如被雷击,整个神智都变成空白,喃喃地道:“他……已没有武功?”
  关山两眼泪水流出,悲愤地狂吼一声,双拳并合,一式“云轰五岳”,飞击而出。
  震耳的霹雳声里,百里居惨叫一声,被那狂猛的拳劲击得飞起丈许,摔出三丈开外。
  一条血弧漾在空中,洒落在地上,点点瓣瓣……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神剑疯魔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