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十一章 木灵真气
 
2019-11-06 20:06:07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百里雄风攻势稍受顿挫,不由长吸一口气,扬扇一拂,倒跃而起,急矢般射入空中。
  玄冰老人怪啸一声,飞身跃起,全身衣袍高高鼓起,双掌扬处,空中响起嗤嗤的尖啸,顿时一阵刺骨寒气涌将出去。
  宇文梦大叫道:“你快走!”
  她双足一顿,飘身飞起,较之玄冰老人尤快一步,挡住他的前跃之势。
  玄冰老人怒道:“走开!”
  当他将寒冰掌拍出时,空中气温立即下降,寒冷逾冰,这双掌之劲已溶有他苦练四十年的‘玄冰真气’,是以掌势雄浑,真有开山裂石之功。
  宇文梦娇叱一声,右掌一挥,一蓬青蒙蒙的气劲散出,左手五指似是飞花扬空,以目送飞鸿之势发出,向玄冰老人面门推去。
  尽管她出掌如此之快,那寒冰掌力仍已击中百里雄风,他身形一颤,往下坠了数尺,长啸一声,左手玉扇往后一扇,藉着那股风力,毫不停留地向石屋后逸去。
  玄冰老人身形被阻,眼见宇文梦右掌发出一股青蒙蒙的气劲,心中一动,刚说了一声:“木灵真气!”立刻听到空中响起一阵密珠样的轻响,他的绿袍一阵摆动,身躯被逼得在半空中一顿。
  这微微一顿,使他看到宇文梦如兰花绽放的五指,那五缕指风已透过‘玄冰真气’向面门射来。
  他闷哼一声,右手袍袖倏然扬起,挡在面门之上,真气凝聚如暴雷般炸开。
  只听猛然一声大响,他首先飘身落在地面。
  遂见宇文梦一个身子像纸鸢样飞出两丈,急速落下。
  这都是瞬即发生之事,梁龙刚开口叫道:“袁老手下留情!”已见到宇文梦飞出两丈之外,摔落下来。
  他立即滑步飞身,跃出两丈开外,接住宇文梦的身子。
  数滴鲜血自她口角流出,落在他的衣襟上,梁龙叱道:“这孩子,你……”
  宇文梦脸色苍白,微微一笑道:“舅舅,我很好!”
  梁龙顾不得追踪百里雄风,道:“梦儿,你内腑受伤没有?”
  宇文梦摇摇头。
  “唉!你这孩子真大胆!”梁龙恼怒地道:“都是你娘不在,才使你这样……”
  宇文梦眼眶一红,道:“娘……”
  梁龙深深叹了口气,对这自己亲姐姐所生的女儿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他右指一探宇文梦的脉门,心中大惊道:“你内腑已经受伤,为何要骗舅舅?”
  宇文梦道:“你不要再追他啊!”
  梁龙怒道:“你已经受伤了,还要庇护那人?真是没有道理!”
  他不晓得天下没有道理的事多着呢!若是爱一个自己所爱的人,有人甚至能舍却生命、舍却荣誉、舍却权位……
  这种牺牲,在爱的领域里,并不希求任何补偿,而心灵获得的满足,却不是任何能够换得到的。
  梁龙望着宇文梦那哀求的眼光,愤怒地道:“你怎会对那小子有意思?他有什么好?”
  宇文梦微皱娥眉道:“我……我不知道,我只是喜欢他,舅舅,你说这是不是爱情?”
  “荒唐!”梁龙咒骂了一声,道:“我可不想跟你讨论爱情!”
  他侧目一视,只见玄冰老人尴尬地举起袖子,道:“不是我有意如此,梁兄,你看……”
  他右手袍袖之上,有五个被宇文梦指风穿过的痕迹,叹了一口气,道:“令甥已经得到伽音师太的真传,木灵真气与兰花拂穴手均已有八成火候……”
  话犹未了,忽听到远处传来驼铃声。
  梁龙惊愕了一下,道:“梦儿,你爹爹来了,他大概刚出关不久……”
  玄冰老人闻声回头,只见在十余丈外那苍茫的暮色里,一列长长的驼队正向这里行来。
  “叮叮”的铃声随风飘传,甚是悦耳。
  他心中暗惊,忖道:白驼山主最是护短,他若是晓得我在无意中打伤他的女儿,恐怕……
  梁龙左手一抖,一道紫色的光柱升入空中,“砰”的一声,在半空爆裂成一蓬光雨倒淋而下。
  玄冰老人拱手道:“梁兄尚请包涵,老夫定当回报……”说着,便待飞身而去。
  梁龙沉声道:“袁老请勿离去,否则便是与天心教为敌,他日祁连山血流成河,莫怪小弟言之不豫!”玄冰老人略一犹疑,已听到一声响彻云霄的长啸传来,回头一看,三条人影凌虚御空而来。
  宇文梦恨恨地道:“你还想跑到哪里去?等我爹爹来了……”
  梁龙叱道:“梦儿,你不要命了?”
  就这两句话的时间,那三条人影已越过十丈之距,来到近前。
  当先的一个身穿银色长衫、气度雍容、神态高傲的中年人扬声道:“是龙弟吗?”梁龙还没答话,宇文梦已喊道:“爹爹,你已经出关了?”
  话声方落,宇文天神目如电,道:“梦儿,你总算被为父找到了!”
  当他看到宇文梦脸色苍白,躺在梁龙怀里时,双眉一扬,道:“是谁打伤你的,梦儿?”
  宇文天目光扫过依然盘坐在地上的宇文仇和站着的玄冰老人,狂笑道:“我道准敢对我宇文天如此,敢情是玄冰老人袁真?”
  玄冰老人惶然道:“老夫……”
  眼前一花,宇文天已似鬼魅般飘身过来,他慌忙地后退道:“山主,我并没……”
  宇文天脚下一转,已到了袁真的身后,没等他把话说完,一把抓住袁真的头后软肉,将他举了起来。
  他这移身、出手,完全不容玄冰老人挪身闪躲,玄冰老人只觉颈后一疼,有如被钢爪勾住,顿时全身酸软,四肢无力地垂了下来。
  宇文天冷笑道:“你仗着练成‘玄冰真气’,本山主便无奈何你?玄冰门在我眼中无异蝼蚁,一足便可踏死!”
  他左臂一扬,便将袁真身子绕了一个大圈,头下脚上,往地上一掷。梁龙叫道:“姐夫,且慢!”
  玄冰老人头下脚上,被宇文天掷出,眼见便将肝脑涂地,宇文天闻声出手,在袁真的头距地面不足六寸之处,硬生生地将他右足抓住。
  梁龙捏了一把冷汗道:“姐夫,错不在他,梦儿她……”
  宇文天冷哼一声,怒道:“我看你愈来愈不长进,连两个孩子都管不好,你还有什么活讲?”
  梁龙嘴唇嚅动了两下,却不敢辩驳什么,只道:“姐夫,请将他放下!”
  宇文天寒着脸将袁真往黑崎身上一掷,道:“你看好他!”
  黑崎、黑楚两人身居天下七大邪门高手之林,一身绝艺自认应属武林罕见,自从被天心教主教收服为天心教长老之后,当然早已知道教主武功天下无敌。
  但是此刻眼见与他们齐名的玄冰老人竟连一招都没有走完,便被白驼山主宇文天擒住,这等功夫真使他们心惊胆寒。
  眼见袁真一个瘦长身躯被掷了过来,黑崎慌忙接过,只见袁真满脸的汗水,全身不能动弹,睁着双眼望着自己,满是羞惭之情。
  他暗暗一叹,忖道:老袁,老袁,你什么人不好惹,竟惹上白驼山主!你这岂不是自寻苦吃?
  他暗暗为袁真难过,却听到宇文天突地怒道:“什么?是白老鬼的徒儿将仇儿打伤的?”
  梁龙道:“等我跟袁真赶到时,仇儿已经受伤!所以我……”
  宇文天沉声道:“那姓百里的小子人呢?难道你便任他跑了?”
  梁龙苦笑道:“袁真与小弟要去追赶,不料梦丫头拦阻,所以她才受伤……”
  宇文天双眉一皱,颌下长髯无风自动,沉声问道:“梦儿,你舅舅说的话没错吧?”
  宇文梦噘着嘴,默默地点了点头。
  宇文天目光犀利,烁亮有如朗星,凝注在她的脸上,突地伸手将宇文梦自梁龙怀里接了过来。
  宇文梦脸色一变,泫然欲泪,道:“爹爹……”
  “唉!”宇文天叹了口气道:“都是爹爹对不起你,害得你到处流浪!”
  宇文梦一怔,扑进父亲怀里,轻轻地饮泣起来。
  宇文天拍拍她的肩膀,轻轻托起她的脸来,道:“你别再出来了,跟爹爹回白驼山去,来,吃下这颗药丸,快擦干眼泪!”
  他话声温柔,哪像一个震惊天下、足可称为第一高手的武林枭雄,倒像一个慈祥的长者似的。
  宇文梦吞下药丸,道:“爹,我娘她……”
  宇文天颔首道:“孩子!你娘的下落已经探查明白,她就跟你师父在一起,住在伽音庵里,不过你别去,你二娘已经去请她了……”
  他话声一顿,目光凝注在宇文仇身上,冷哼一声,叱道:“仇儿,你已醒来,为何不见过父亲?”
  宇文仇一直盘坐的身子一颤,随即见他睁开眼来。
  当他看到宇文天神色严肃地瞪视自己,慌忙地站了起来,道:“爹爹!”
  宇文天从鼻孔里哼了一声,道:“你娘忙于教务,我闭关练功,这两年来你毫无进境,连绝尘居士的徒儿都赢不了,你还有脸叫我爹爹么?”
  宇文仇拾起地上长剑,瞪了宇文梦一眼,道:“都是姐姐,她……”
  “住口!”宇文天叱道:“你还敢争辩?这次跟我回白驼山去,苦练三个月不要出来……”
  宇文仇还待说话,已被梁龙用眼睛止住,只得怏怏地束手立在一旁。
  白驼山主宇文天仰望天上残碎将褪的晚霞,目光停留在那天边一角的几颗星星上好一会儿,方始长叹道:“从此天下我已没有敌手,唉,英雄岁月,寥落而孤独……”
  虽然他话声里的孤寂寥落之情溢于言表,但是却在感慨里表现出无限的雄壮豪迈。
  这种雄视天下的豪气使得海天双奇对望一眼,意态间默默承认宇文天这句话并非狂言。
  宇文仇激昂地道:“从此天下都是我宇文一家囊中之物了!”
  宇文天怒目瞪视,沉声道:“无知畜生,你胡说什么?”
  他虽是如此责骂宇文仇,但是已隐隐默认这句话的正确性。
  黑崎暗叹口气,忖道:此刻就算是我们三人一齐联手,也挡不了他两百招,看来他的确可以天下第一人自居,想起绝尘居士白老儿若是遇见他,百招之内,胜败便分……
  一念到此,他不禁想起十八年前在大漠里抢夺藏宝图的情形,暗忖道:那时我若能取得那块玉石,这十八年来岂不也成了天下第一高手?哪还要供人驱策?
  侧首见黑楚也正朝自己望来,她那黑纱后的眼睛所闪出的光芒,正带有一种特别的情感,显然她也后悔当日未能夺得那块玉石。
  他们心意相通,一瞥之下,全都知道对方心意,不禁苦笑了一下。
  宇文天沉声道:“请两位长老由此向西北方追去,在五日之内将姓百里的小子捉回总坛……”
  黑崎失声道:“绝尘居士的徒儿是姓百里……”
  宇文天目光一烁,道:“是的,有何不妥吗?”
  黑崎朝黑楚飘了一眼,两人眼中全是兴奋之情,他垂目肃容道:“没有什么。”
  梁龙自鼻孔轻哼了一声,走到宇文天身边,悄悄地说了几句话。
  宇文天惊哦一声,怒道:“你怎不早说?”他右掌一挥,道:“那么玄冰老人留他不得了!”
  玄冰老人心知情形不妙,但是苦于不能动弹,当他向黑崎投以哀求的眼色时,一道银光闪过,他已悄无声息地仆倒于地上。
  黑崎心中一寒,只见玄冰老人额上嵌着—枝刻有飞蛇的令箭,已经死去。
  宇文天道:“梦儿、仇儿,你们跟随舅舅回总舵去,两位长老且随本山主去追那百里雄风……”
  他身形一晃,如浮光掠影,已飞出七丈开外。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上一篇:第十章 天心教主
下一篇:第十二章 天外四绝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