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十一章 木灵真气
2019-11-06 20:06:07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半空中响起他尖锐的哨声,自那一列驼队里,一条银色的影子腾空御风疾泻,紧紧地追踪下去。
  黑崎与黑楚相对苦笑,他们晓得刚才的幻梦,在这短暂的瞬间已经幻灭了,随即一齐飞身追赶而去。
  夜神之纱网去了残碎的红霞,大地一片苍茫……
  稀疏的星星在穹空里闪烁,辽阔的荒野里只有晨风吟,天色未明,淡淡的雾气随风飘荡。
  倏地,雾里传来一阵急骤的蹄声,敲破了清晨的宁静,一骑快马如电驰雷奔,迅快如飞地奔行于苍茫的薄雾里。
  百里雄风半趴半伏在马上,浑身冰冷,通体生寒,由于不停打颤,使他几乎坐不稳马背,在不断的颠簸中,好几次差点摔了下来。
  他原先的内伤刚好,又与宇文仇相斗,被那剑罡之术所伤,若是他能立即运功疗伤必能痊愈。
  但是他却不愿在宇文仇面前示弱,加上男子的自尊心使他不想在宇文梦的目光下坐倒于地,所以他硬生生地挺了下来。
  直到他接下玄冰老人的“玄冰真气”时,他体内两次伤势勃发,使他差点就要倒卧当场。
  由于那股强傲之气,使得他咬紧牙关,再一次硬挺下来,依照宇文梦的话走入树林,找到那匹叫做“飞霹雳”的栗红色骏马。
  他知道自己身上负伤不轻,而那梁龙与玄冰老人都是绝技在身之人,若是不能逃得远远的,必然被擒入天心教。
  于是他抓紧了鬃毛,任凭“飞霹雳”撒开四蹄狂奔而去。
  没有方向,也没有目标,他只知道要逃出那些人的追蹑,不能被他们抓住。
  这个强烈的念头一直支撑着他,没有使他自马背上坠下,但在呼呼的风声掠过耳际、在清脆的蹄声敲击心底时,他的神智渐渐迷乱。
  迷乱中,他仿佛看到了孤星剑客——自己的父亲百里居在一大群人的追袭下,亡命天涯,到处奔波,过着痛苦而又艰辛的日子……
  他喃喃地道:“爹爹!爹爹!”
  迷乱中,那手挥长剑、满身浴血的侠士,正保护着一个抱着婴儿的少妇,在无数武林强徒的包围中杀开一条血路,眼见便可以逃走,突然几个人又围了上来。
  他狂叫道:“爹快跑!”
  可是他已见到那年轻的侠士,业已被仇人劈成两半,鲜血溅得满地……
  那个少妇惊叫一声,也即被人杀死,留下那个婴儿被一大汉夺去。
  迷乱中他看不清楚那大汉是谁,仿佛像是梁龙,又像是毒神祈长老,转眼间竟又成了不老神仙吕韦化,定神看去却已变成玄冰老人袁真……
  那一张张的脸不停地变幻,全都是他所熟悉的人,他们莫不是脸现狞笑,凶狠地注视着自己。
  阴阴的狞笑里,那个大汉将手中婴儿重重地往地上一摔。
  百里雄风大叫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神智倏地清醒过来,在这严寒季节,他竟流了满身大汗!
  他悲苦地喊道:“我可怜的爹爹,可怜的娘……”
  话声未完,骏马已冲过一片竹林里,身边尽是竹篁沙沙之声,无数的竹枝竹叶拂在他脸上,连眼睛都睁不开来。
  他慌乱地叫道:“你跑错地方了,飞霹雳。”
  就在他想要拨转马头之时,倏地一阵杂乱的铃响,飞霹雳长嘶一声,身立而起,顿时将他抛落地上。
  无巧不巧的,在他跌落时,背心撞在一根竹桩上,全身一颤,昏死过去。
  细碎的铃声回荡在竹林里,那匹骏马急冲而去,将那系着无数铜铃的绳索挣断,冲出竹林。
  铁蹄敲击在石板道上,那耸立于竹林前的一座尼庵,大门突然打开,两条人影飞跃出来。
  他们的动作快速无比,一个朝飞霹雳驰去的方向追去,另一个跃上竹梢,在片片竹叶上蹑行了一匝,绕了个大圈后便飞回尼庵门前。
  庵内响起一阵钟声,几个小尼姑挑着灯笼奔出门来。
  淡淡的烛光将自竹梢飞跃回去的那人身形显现出来,她身穿一件缁衣,头戴一顶圆帽,手持念珠,正是个老年比丘。
  她那满是皱纹的脸上,此刻现出一丝怒意,望了望尼庵上的三个大字,哼了一声,道:“伽音庵创建以来,还没人敢打扰庵中早课,徒儿们,你们替为师的到竹林里去搜搜!”
  那几个小尼姑应了一声,持着灯笼往竹林里搜索起来。
  伽音师太飞跃上庵顶,迅捷地在屋顶上巡行了一番,当她回到庵前,已听到蹄声得得,雾中一骑快马急驰而来。
  她脸上立即涌起一层怒气,飞身跃落尼庵,手中长长的一串念珠往左臂一搭,预备给来人沉重的一击。
  茫雾倏分,雾中冲来一匹栗红骏马,马上骑着个头扎蓝布巾的中年妇人。
  伽音师太脸色一敛,换上一副惊喜之容,扬声道:“师妹,怎么是飞霹雳?梦儿呢?”
  那美丽的中年妇人翻身跃落地上,飞霹雳长嘶一声,立即停住急驰之势,伸长马颈不住地在那妇人背上挨磨,似是遇到亲人一般的高兴。
  那中年妇人拍了拍马颈,道:“我追去时只见到飞霹雳,没见到有人,不知梦儿如何了?”
  伽音师太寿眉一聚,道:“宇文天坐关未出,莫不是梦儿被那贱人……”
  “不会吧!”素手罗刹梁倩雯道:“她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对梦儿如何。”
  伽音师太冷笑道:“这可不一定,那贱人不但把白驼山的武功全都学会了,还得到大漠三音神尼的绝传,她可是没将贫尼看在眼里,又怎会在乎你……”
  素手罗刹梁倩雯道:“她若敢对梦儿不利,我可非杀了她不可!”
  伽音师太道:“只怕现在你已不是她的对手,你没见她组织天心教,要杀尽中原九大门派的掌门……”
  竹林里突然传出一声惊叫,两个小尼姑飞奔而来。
  伽音师太移身挪出两丈,迎着那两个小尼姑,问道:“你们叫什么?”
  那右边的小尼姑脸上一红,道:“林里有个男人!”
  伽音师太怒道:“男人有什么可怕?看你们这个样子!”
  那右边的小尼姑脸上红红的,咬了咬嘴唇,道:“师太,那是个很漂亮、很年轻的男人……”
  伽音师太还没有答话,竹林里又传出几声惊叫,三个小尼姑全都奔了回来,喊道:“师太,师太,竹林里躺了个男人!”
  伽音师太真是又好笑又好气,一时倒说不出话来。
  素手罗刹梁倩雯笑了笑,道:“师姐,让我进去看看!”
  伽音师太摇摇头道:“这些孽畜从小进庵,少见男人,想不到看到这个年轻男人,会怕成这个样子!”
  素手罗刹一笑,飘身进了竹林,很快便将百里雄风挟了出来。
  她将百里雄风放在庵前石板上,道:“怪不得她们会怕成这样子,原来这人真是个罕见的美男子!”
  伽音师太仔细一看,只见百里雄风虽然头发披乱,但是:剑眉星目,玉鼻挺直,弓形向上翘的嘴唇与浓密的睫毛,配合着美好的脸形,的确是个罕见的美男子。
  尤其他那颗嵌在双眉之间与鼻梁上的一颗大红的痣,使他整个身子都放射出一股异乎常人的气质。
  “阿弥陀佛!”伽音师太合掌道:“这真是个绝世的美男子,不过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数十年后,他也不过是骷髅一堆。”
  她长眉一扬,叱道:“你们还不牵马回庵,待在这里做什么?快走!”
  她望着那几个小尼姑回返庵内后,伸手搭在百里雄风脉门上,缓声道:“师妹,他是被一种剑气所伤,后来又中了邪门寒毒之掌,加上连续不停奔跑,以致寒毒侵入肺腑……”
  素手罗刹梁倩雯道:“他莫非是与梦儿相识?否则梦儿不会将飞霹雳借给他骑!”
  她双眉深皱,道:“那打伤他的莫非是天心教里的人,或者是那个贱人,不过梦儿怎会叫他逃命?师姐,你救他醒来,便可知道……”
  伽音师太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庵里是不容男人进来的,他受的伤又是如此重……”
  素手罗刹道:“师姐,还是你先把‘大罗丹’给他服下,我在附近找个地方替他去除体内寒毒……”
  伽音师太眼一瞪,道:“我那‘大罗丹’没炼几颗,到现在剩余还不到一半,你却要我拿来救他?”
  素手罗刹微笑道:“这孩子我一看便喜欢,何况又可能是梦儿的朋友,若是你不救他,过些日子梦儿晓得了,你这做师父的怎么交代?假如那时她有个三长两短,我也要跟你拼命!”
  伽音师太笑道:“明明是你喜欢这娃儿,却偏偏藉了这么多理由,好吧,我就牺牲一颗‘大罗丹’吧!不过……”她面容一整,道:“他若是敌人派来打探消息的,那就要你负责了!”
  素手罗刹望着百里雄风苍白的脸庞,忖道:他若真是梦萍那贱人派来的,那我可又上了一次当,不过梦儿若不认识他,岂会将飞霹雳借与他骑?
  她点了点头道:“我这次若再看错,他日必定亲手杀了他!”
  伽音师太叹了一声,道:“恐怕人事变迁,他日就是想杀他,也是无能为力!”
  她立身起来,又道:“此子根骨奇佳,内力之足真是罕见,但奇怪的是他好像不懂得怎样运功驱除寒毒……”
  “或许他处身极端危险之中,而无暇疗伤……”素手罗刹道:“那么他就无法驱除寒毒……”
  伽音师太正待返身回庵,目光瞥处,脸色突然一变。
  素手罗刹顺着他的视线往庵外望去,只见远处两行五角星形红灯,在薄雾弥漫中缓缓向这边移来。
  她面上浮起一层杀气,道:“那贱人竟敢找到这里来……”
  白雾渐渐分散开去,两行星形红灯下,现出二十个身穿白色萝衣的少女,在那两排少女当中,四个彪形大汉扛着一乘翠盖圆顶的奇形轿子,平稳迅捷地行来。
  素手罗刹冷哼一声,道:“好大的排场!”
  那两列手持星形红灯的少女到距伽音庵不足四丈处,立定身形,红灯仍甚整齐,成圆形张开。
  在那绿色垂着黑丝穗的轿后,快步走出十个肩背短剑的童子,扬声大喝道:“上体天心,下戮人心,天心初现,武林之星——”
  他们话声方了,剑已出手,在快如闪电的刹那,各自挥出一剑,在远处看来,剑光闪动,现出两颗烁亮的大星。
  他们动作整齐划一,大星初现那刻,短剑已经入鞘,声势极为壮观华丽。
  伽音师太寒着脸道:“他们是什么意思?是来示威的?”
  那十个童子振声大喝道:“天心教主到——”
  绿轿门帘一掀,一个面蒙黑纱、身穿黑色衣衫、脚套黑色靴子的女人缓步走了出来……
  那身穿黑衫、面戴黑纱、脚履黑靴的女人仿佛御风,脚不点地,看来虽是缓步而行,速度却是快得惊人。
  她来到尼庵之前,距素手罗刹不足七尺处,站定身形,庄严地束手一福,道:“贱妾恭迎大姊返家!”
  素手罗刹寒着脸道:“谁告诉你我在这儿?”
  那黑衫女人道:“大姊到伽音庵之事,贱妾昨日方始知悉,是以接驾来迟,尚请大姊原谅!”
  素手罗刹道:“你如此客气我可不敢当,你回去吧,我要在这里多盘桓几天……”
  黑衫女人缓声道:“山主已经出关,特命贱妾迎接大姊返回白驼山,尚祈大姊能够……”
  素手罗刹怒道:“宇文天要我回去,他不亲自来,要你作这个好人干什么?你走吧!”
  那黑衫女人道:“山主因为接见藏土来的高僧,故而命贱妾先行赶到,他随后便来……”
  素手罗刹冷笑一声,道:“你要来接我,摆这个排场干什么?莫非是摆给我看的吗?难道我梁倩雯一生没见过世面,现在要你让我见一见?”
  黑衫女人垂首道:“贱妾知罪,但这原是给大姊预备的,如果大姊不愿意,贱妾就遣他们返去……”
  素手罗刹眼中射出凌厉的光芒,寒声道:“你是天心教主,我可不是。我没这个福气坐你的轿子,你回去跟宇文天说,我要削发为尼,再也不过问他的事了,今后他做他的山主,你做你的教主,我做我的尼姑,互不相干,就当我十八年前未救过你一般……”
  黑衫女人全身一颤,凄然道:“贱妾组织天心教也是山主同意的,为的是替贱妾报仇,至于大姊十八年前相救之恩,贱妾没齿难忘,时刻都在寻思报答之中……”
  “哼!”素手罗刹冷笑一声,道:“你不把我害死也就够了,我可不敢要你报答我!”
  她的话犀利无比,步步进逼,但是那天心教主却仍未发怒,默然了一会儿,道:“如果大姊坚持不返回白驼山,贱妾不敢勉强,不过……”
  伽音师太叱道:“哪有这么多话好说?什么不过不过的,叫你走你便走,还罗嗦什么?”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下一篇:第十二章 天外四绝
上一篇:
第十章 天心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