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十一章 木灵真气
2019-11-06 20:06:07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那黑衫女人闻声抬头,自蒙面黑纱后,射出两道凌厉熠亮的电芒,凝注在伽音师太脸上。
  伽音师太暗吃一惊,被那目光中所含的怨恨凶狠之情所慑,不敢逼视于她。
  黑衫女人沉声道:“这是我与梁大姊之间的事,师太你如此说,岂不有违佛门不妄言之戒?此次我看在你是梦儿师父的面子上,不与你计较,尚请大师自重!”
  她刚才谦恭卑下,对于梁倩雯一味地低声下气,此刻一变方才之态,说话之间,流露出一股慑人的威严,使人对之不敢反驳。
  素手罗刹怒道:“你这是对谁说话?还不快跟伽音师太赔罪?”
  伽音师太愕了一下,道:“好啊,关梦萍,你敢在伽音庵前对贫尼如此,你仗的是什么?”
  天心教主关梦萍冷哼一声,叱道:“我仗的是这个!”
  她左手袍袖轻拂,一阵微风过处,庵门上那块石匾上的三个字已被削得平平的,却是一丝粉屑都没落下。
  她右手扬起,陡然一蓬激旋的金沙射出。
  嗤嗤声里,石匾上原先刻着“伽音庵”三个大字之处,现出“天心教”三个金字。
  她这削平石匾、金沙嵌字两种动作是一气呵成的,只见到金光一闪,那匾上字迹已换。
  伽音师太脸色大变,道:“大漠金沙功!关梦萍,你已将三音神尼的绝艺,全都学成了?”
  她语声一变,转为严厉,道:“但是你在我面前露这一手是什么意思?”
  天心教主关梦萍道:“这是告诉你少开口,免得遭到横祸!”
  素手罗刹怒道:“你仗着一身武功便将伽音庵毁了,不但辱及伽音师太,也辱及我!”
  她向前走出三步,道:“来来来!我倒要看看你武功到了什么程度?”
  关梦萍道:“贱妾不敢与大姊动手!”
  素手罗刹怒笑着一掌拍出,道:“你不敢跟我动手,我可敢跟你动手!”
  那凌厉的掌风掀起了关梦萍的衣衫,她却垂着双手,移步退让,避过了这一掌。
  素手罗刹一掌落空,向前急跨三步,掌式倏沉,兜一半弧,在半途五指缓缓一张,像是五瓣兰花似的展露出来。
  她这独门“兰花拂穴手”一共有十八手之多,姿势轻灵,手法神妙,指尖所指之处,全是对方要穴,的确是狠辣之极,稍有不慎,对方便将中指殒命。
  可是关梦萍却依然垂着双手,仗着神妙的步法与绝顶的轻功,在漫天而来的指影里闪挪腾跃。每每在最危险的情形下转危为安,脱过险境。
  梁倩雯以这十八式“兰花拂穴手”成名武林,这固然是因为她手法施出时毒辣狠绝,但也因为她轻功高明,能以纤纤素手令人感到无限威胁,才取得素手罗刹之名。
  谁知这时她连发十二手,而关梦萍却仅仗着轻功与步伐,没有还手一式,便已接下她这连发的十二式“兰花拂穴手”。
  这岂不是对她的一种强烈的讽刺?气得她大叫一声,在第十三式上停住了脚步。
  满天指影一敛,关梦萍立即止住步子,恭声道:“大姊这‘兰花拂穴手’的确不愧为天下第一指法,贱妾差点抵挡不住而要出手!”
  她愈是表现得恭敬,那讽刺之意却愈是强烈。
  梁倩雯气得大叫道:“气死我了!”
  伽音师太飞身跃来,道:“关梦萍,你接贫尼几招看看!”
  她手中那串念珠挟着呼呼风声疾扫而去,就像一条钢鞭似的,招式雄浑至极。
  关梦萍挪身让开这一扫之势,沉声道:“伽音师太,你别逼我出手!”
  伽音师太虽是佛门中人,但是个性强傲无比,有如爆竹一样,稍燃即起。
  她见自己苦苦建起的伽音庵,被关梦萍一把金沙毁去,真比砍了她的头还要难堪。
  这下她可是存心拼命,闻声一抖手腕,将那串念珠抖得笔直,用短剑的招式,向对方攻出两招。
  关梦萍大袖微扬,连破两招,喝道:“伽音师太!你不要逼人太甚……”
  伽音师太两招落空,大怒道:“我就要逼你这贱人去死!”
  关梦萍身为天心教主,网罗天下绝顶高手,预备将整个武林都置于掌中,称霸天下是她最大的愿望。
  为了这个愿望,她忍辱偷生,牺牲自己,但是她却从不认为自己这样的做法不对,是以也最恨人说她贱。
  虽然她对素手罗刹自称是贱妾,但那是感念于梁倩雯曾在她最危险、最困苦的时候救过她一条命。
  但她岂能容许别人如此称呼自己?
  是以她大怒道:“老贼尼,我要打掉你的牙!”
  不知她怎地一闪一转,已踏出四步,侵入伽音师太空门之内,一掌已向她脸颊击到。
  伽音师太大吃一惊,上身后仰六寸,左手翻掌一拍,迅捷地截向对方手掌脉门而去。
  关梦萍冷哼一声,手腕一沉,随即向前一拍。
  “啪”的一声,双掌在空中相触,伽音师太双肩一晃,立不住身子,向后退了两步。
  关梦萍冷冷道:“你嘴巴厉害,手下可不行……”
  伽音师太脸孔涨得通红,大喝道:“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她一抖手中珠串,那一串由一百二十颗念珠串成的珠串顿时断成两截,那颗颗佛珠如群星齐飞,更似一面珠网向对方疾射而去。
  她这一手绝技名唤“万佛朝圣”,由于每一颗念珠的部位不同,因而发出的先后也就不同。加之她用暗劲一带,那些念珠在空中互击,而各自转变方向,罩住对方每一个部位,真是厉害无比。
  关梦萍清啸一声,右掌自袖中倏然伸出,随着她飞身跃在空中,一道金光闪出,倏化万缕金线。
  空中响起一阵嗤嗤之声,金光一敛,那一百二十颗念珠全都坠落地上。
  关梦萍冷声道:“你这暗器手法较之本门‘金沙漫地’之术还差上一大截,伽音,你看看地上的念珠!”
  伽音师太闻声一看,只见那一百二十颗念珠围成一个椭圆之形,嵌在石阶之上,在每颗念珠上各都嵌了一粒金沙,露出一点金光。
  那些念珠都是她采集上好的菩提子,加以淬炼而成,此刻竟全被关梦萍一举毁去,使她看了心痛如绞。
  她身形一颤,厉嗥一声,浑身黑衣倏地隆起,一股青蒙蒙的颜色浮上她的脸颊,随着她合掌虚虚往外一推,蓄积于双掌的“木灵真气”立即发出。
  她这“木灵掌”乃是在五行真气里排名第二位的武功,一发之时,摧物伤人、裂石断钢全是轻而易举之事。
  可是梁倩雯却晓得关梦萍身具三音神尼的“大漠金沙掌”奇功,那“金沙掌”虽不在“五行真气”之中,却较之尤要厉害。
  此刻伽音师太盛怒之下拼尽全身功力孤注一掷,实在不是明智之举,她慌忙飞身跃来,大叫道:“师姊,你……”
  关梦萍那金光熠熠的手掌平平一举,空中响起一阵尖锐刺耳的啸声。
  梁倩雯还未将话说完,已见到凝聚在伽音师太身外的那层青蒙蒙的真气已被击散。
  一声沉闷的暴响里,伽音师太惨叫一声,双手齐腕折断,一个身子倒飞出四丈开外,一跤仆倒地上。
  梁倩雯全身一震,如遇雷击,怔怔地望着关梦萍那鼓起阵阵波浪似皱纹的衫袍平静下去,她才醒转过来。
  不用回头查看,她知道伽音师太已经无力抵抗,手腕折断,真气震破,若是不死,一身武功也废了。
  她狠毒地望着关梦萍,道:“你好狠的心!”。
  她一字一字慢慢说出,另有一股慑人之态。
  关梦萍脸上蒙着黑纱,不晓得有什么表情,只见她面上薄纱微微摆动,显然她的心情也很激动。
  梁倩雯厉声道:“贱人!你该被天雷打死!”
  关梦萍冷声道:“我向来不为己甚,她要杀死我,我已没有选择之地,否则此刻死的将不是她,而是我……”
  梁倩雯冷笑:“你好有良心哟?其实你的心比狼还狠!”
  关梦萍冷漠地道:“我的良心已在十八年前就死掉了,随着我的希望死在沙漠边缘!”
  梁倩雯恨恨地道:“我真恨!当年我为什么要救你,为何不任由你死在沙漠里?不但害得我这样,还要害尽天下武林人士!”
  关梦萍道:“你救了我一命,我会报答你,至于天下武林人士,哼!都是一些该死的家伙!”
  梁倩雯被对方话中的残忍之情所震,愕了一下,扑了过去道:“你连我也一块杀了吧!你这狐狸精,你这迷死人的狐狸精!”
  关梦萍长叹一声,道:“天下有谁能知道我的痛苦?”
  她见梁倩雯已如同疯狂,全然不顾防护自己,拼命抢攻过来,暗暗叹息一声,飞身退让开去。
  梁倩雯大叫道:“我不要活了,你连我也杀了吧!”
  关梦萍被她一连迫退七步,那连环攻到,狂猛凶残的动作竟像是野兽一般,哪有什么招式?
  她连退八尺,正待将梁倩雯制住,眼角却突然掠到卧在地上的百里雄风身上。
  那俊美的面容如同一道闪电,烁亮了她的记忆,将尘封往事全都清晰地显现出来。
  她记得自己在二八年华,豆蔻初开的时候,遇见了天下闻名的孤星剑客百里居。
  那时百里居年仅弱冠,却因容貌俊美,剑术高强,闻名于天下,他所到之处,数不尽的香车相迎。
  可是百里居却一点都不在乎,甚而连当时中原一美也都被他拒于千里之外。
  然而这被武林视为第一美男子、第一铁石心肠的负心人,却在洛水之滨对她展眉一笑——他的双眉原是紧蹙的啊,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多的哀愁与忧郁?
  在那一瞥之后,她晓得自己已深陷在他的情网中,然而与他的情感却不能见容于她的父亲——洛阳第一富豪也是第一高手的洛阳大豪关石亭。
  于是他们逃走了,在一个星光稀疏的夜晚……
  思绪如潮,她想到这里,背上突地一痛,被梁倩雯打了两拳。
  梁倩雯张开白森森的牙齿,一口便往关梦萍脑后白玉似的颈上咬去。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下一篇:第十二章 天外四绝
上一篇:
第十章 天心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