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二章 神剑疯魔
 
2019-11-06 19:49:16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关梦萍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的嘴唇蠕动了一下,人就扑了过去。
  只见百里居混身是血,脸孔已经扭曲得不成人形了。
  她有如遭到雷击,整个神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事而震得溃散,脑海里仅余下一片空白。
  两行泪水自她的眼中滚滚流出,宛如决堤的河水似的,转眼便已沾湿衣襟……
  百里居发出一阵呻吟,勉强地自地上挣扎着起来,颤声道:“梦……梦萍……”
  关梦萍“啊”的一声,赶忙俯下身去,也不管他满身血污,抱住他的身子道:“居郎,居郎……”
  霹雳神拳关山怔怔地停立着,他没想到天下尚有人中了他的“霹雳神拳”竟不致当场毙命。
  他的目光一闪,瞥见躺在地上的父亲尸体,顿时涌起一股煞气,深吸口气,大声道:“梦萍,你让开!”
  关梦萍正自低头为百里居擦拭脸上的泪痕,闻声抬头,缓缓地侧过脸去瞪了关山一眼。她这一眼里含着无限的怨毒与仇恨,有如冰冷而锋利的剑刃,仿佛要刺穿对方的心底。
  关山一怔,怒道:“梦萍,你若不走,我发第二拳,你就……”
  关梦萍冷冷地道:“你是大英雄,霹雳神拳无敌天下,何不也将我杀了?”
  百里居那微弱而颤抖的声音传进她的耳里:“梦萍……”
  关梦萍闻声转首,只见百里居满脸泪痕,气息微弱地凝望着自己。
  她心痛如绞,柔声道:“居郎,我会跟哥哥要丹药给你,可惜我们得自药王成老爷子的‘大还丹’已经用完了,否则你便可以……”
  百里居摇了摇头,苦笑道:“什么药都救不了我了,我自己晓得脏腑已碎!”
  关梦萍颤声道:“不!你……”
  百里居喘了口气,苦笑道:“我百脉俱断,心脉尚存一息而已,仅是仗着三十年苦练的功力与生命的意志勉强撑持着,我不能就此死去,我有话要对你说!”
  百里居双眉一扬,脸上泛过痛苦的表情,哑声道:“你……你无论如何要保存我们的骨肉,梦萍,答应我,无论如何,你不能死……”
  他的眼中露出哀求恳祈的目光,那涣散无光的眼神里,涌出无限的痛苦与哀愁。
  关梦萍咬了咬嘴唇,摇头哭喊道:“居郎,我怎能一人独生……”
  百里居脸上的肌肉一阵抽搐,痛苦地道:“这是我临死前最后的祈求……我……”
  他全身一颤,吐出一口鲜血,哑声道:“答应我,快逃……保存我们的骨肉……”
  关梦萍泪如雨下,轻轻替百里居将嘴角的血渍擦去,点头道:“居郎,我答应你!”
  百里居那已经涣散的眼神里漾起一丝兴奋之色,轻声道:“那块玉石……”
  关梦萍擦擦泪水,点头道:“我晓得,我晓得,居郎你放心!”
  百里居苦笑了一下,颤声道:“我对不起你!清原谅我是无意的,我不晓得你爹……”
  关梦萍忍不住心中的悲恸,眼睫毛一阵翕动,泪水又涌了出来,她柔声道:“居郎,你是无心的,我晓得你对我好,我们是心心相印……”她话声一顿,突地捂着肚子,呻吟了一声。
  百里居颤声道:“你是……你……”
  一阵轻痛过去,关梦萍摇了摇头,道:“没什么,是孩儿在肚里打了一拳……”
  她的脸上漾起一丝凄艳的微笑,心里如同刀割,痛得她全身直颤。
  百里居的眼角流出两行血泪,凝望着关梦萍,喃喃低语:“我不能见到孩子了,他将像我一样,是个孤儿……”
  “孤儿,孤儿……”他喃喃地道:“梦萍,我的眼前好黑……”
  关梦萍浑身一颤,道:“夫君,你别怕,有我陪着你!”
  百里居已经闭着的眼睛,突然睁了开来,大声道:“不要管我的尸骨,快向西逃去……”
  他一把抓起关梦萍的衣衫,喘着气道:“不要让孩儿习武,不要替我报仇……”
  “哔剥!”火堆里一声轻响,那跳跃的火花退去,只剩下余烬闪动着微弱的火芒……
  百里居话未说完,那紧抓着关梦萍的手指松了下来,头一垂,气息立即中断。
  一条乌黑的血水自他嘴角流出,这一代剑客便带着满腔的愤恨与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虽然到死才领悟出江湖的无情与武者的悲哀,可是他却依然不能瞑目,想留恋地再看看美丽的妻子……
  关梦萍木然凝望着睁大空洞的双目已经死去的百里居,整个心灵仿佛经过无数次地狱的炼火无情地淬炼。她的眼角流出两行血泪,默默地淌下……
  在这刹那,她像是经历几个世纪那么长,在痛苦的漩涡里挣扎、挣扎……
  没有悲哀,她的悲哀已经超越任何人所能负荷……
  没有痛苦,她的痛苦绝不是凡人所能容纳……
  夜林里微风穿隙而过,带着血腥,像是发出声音叹息,不忍卒睹这悲惨的一幕。
  关梦萍缓缓伸出手指,将百里居怒张的双目阖起,柔声道:“居郎,你安息吧!没有风,没有月亮,你安息吧……”
  她的话语是如此的温柔,可是令人听了却不由得为之鼻酸。
  悲哀与痛苦到了极至,便无可形容地表现在动作上,就像那无边的大漠,仅是怔怔地望着这凄惨的一幕。
  关山凝滞地呆立着,他那魁梧的身躯像是巨石雕成的,没有动弹一下,仅是怔怔地望着这凄惨的一幕。
  这一刹那,他领略到了什么,却又像失去了什么,只觉心中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激动情绪在汹涌着。
  关梦萍擦去百里居眼角流下的两行血泪,温柔地道:“居郎,你别哭,听梦萍替你唱一首歌……”
  她俯下头去,把脸颊贴着枕在她腿上的百里居脸上。她那潺潺流下的血泪沾在百里居苍白枯瘦的脸上,也濡湿了自己的衣襟,只听她曼声吟道:
  “昔君与我兮,
  形影潜结,
  今君与我兮,
  云到雨施;
  昔君与我兮,
  音响相合,
  今君与我兮,
  落叶去柯;
  昔君与我兮,
  金石无亏,
  今君与我兮,
  星灭光离!
  ……”
  她的吟声犹如子规夜啼,杜鹃泣血,血泪涌出,歌声沉幽,使得整个树林里的空气都为之冻结。
  关山怒喝一声,道:“你鬼叫什么?还不起来随我回去?”
  关梦萍宛如未闻,低声喃喃自语了几句,然后亲吻了百里居那冷冰的嘴唇,才慢慢地站了起来。
  她像是一缕幽魂,轻飘飘地向着林中系马之处走去,经过关山身边,连头也不侧一下。
  关山一把拉住她,喝道:“梦萍,你要到哪里去?”
  关梦萍木然站定身子,冰冷的目光盯着关山,缓声道:“还不放开手?”
  关山被那怨毒的眼光一瞪,心中一寒,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叹口气道:“梦萍,你跟我回家去吧!”
  “回去?”关梦萍脸上绽出一个比鬼脸还要难看的苦笑,道:“天涯茫茫,何处是我家?”
  关山道:“你跟我回到洛阳去……”
  关梦萍目光一寒,冷声道:“关山,你还不放开手?”
  “你……”关山全身一颤,放开了手,道:“你怎能这样对我说话?”
  关梦萍道:“你杀了我丈夫,你是我的仇人!”
  “你……你疯了?”关山怒道:“他杀了爹爹!你没看到么?”
  关梦萍冷冷地一笑,道:“二十年后,我孩儿会到洛阳找你报杀父之仇,关山,如果你害怕的话,不如今晚就杀了我。”
  关山两眼煞光涌现,大喝一声道:“气死我了!”
  他一扬双拳,欲待发出霹雳神拳,可是看到关梦萍那种无惧的表情,顿时将两臂垂下。
  “你走吧!”他颓然道:“把那块玉石留下,随便你到哪里去!”
  关梦萍凄冷地道:“原来你还是为了那块玉石而来?关山,你杀了我吧,玉石就在我身上!”
  “好!”关山深吸口气,目中煞光倏现,沉声道:“这是你咎由自取,不能怪我!”
  他右足斜跨,一拳上扬,右拳斜引,便已发出那刚猛无俦的“霹雳神拳”。
  倏地——
  劲风急响,一条庞大的人影自林外疾射而来,霹雳连发声里,有一道辉亮的剑光穿射而去。
  “砰”地一声大响,关山马步一浮,被一道汹涌奔泻的狂风震得退了两步。
  那道剑光乍闪即没,幽暗里颤出一缕凄迷的光弧,便已隐没。
  关山大吃一惊,只见一个身穿水火道袍、高冠黑髯的中年道人,手持长剑凝望着右侧的一个和尚。
  那和尚生得虎头豹额,鹰鼻凹目,身躯较之关山还要高出半个头,一身黄色大袍,从耳边垂下长长的鬓毛,使他看来与普通和尚不尽相同。
  关山怔了一下,暗忖道:这和尚是谁?看他刚才那一记神功绝非中原所传,连武当派第一剑道高手无尘道长都像是吃了亏似的。
  无尘道长目光冰寒,沉声道:“请问大师法号如何称呼?”
  那老和尚呵呵一笑,道:“佛爷盘星伽,老道,你是武当派的人!”
  无尘道长面色一变,暗自忖道:这盘星伽传说是藏土第二高手,为前藏天龙寺的主持,怎么今夜也来这里参与夺宝之事……
  他还没答话,林外风声响起,四条人影穿射而过。
  无尘道长目光一闪,喜道:“各位道兄都来了。”
  关梦萍一见那五个人,脸上漾起一抹痛苦的表情,忖道:他们这般快便自折回,唉!居郎,你阴灵有知,保佑我逃出去……
  那当头一个老者见到关梦萍,冷哼一声道:“我们中了百里居那小子的计,向北方多跑了三百多里冤枉路,若非点苍齐白石老弟从一个走方郎中那儿探听到他们已经出了玉门关,哼!今晚我们恐怕已到了蒙古……”
  点苍神剑齐白石面目冷峻,他瞥见躺在地上的几具尸体,沉声道:“孤星剑客百里居已经死去,莫非是霹雳神拳关大侠所为?”
  关山一见这赶来的人,全是四大剑派自掌门以下的第一把好手,他心中微寒,忖道:看来今晚宝玉不可得了……
  青城丹丘子一挥道袍,说道:“据贫道所见,百里居是与天山三剑力拼之后,继又遭洛阳大豪与霹雳神拳夹攻致死!”
  华山冷虹一剑吴一平点头道:“丹丘道兄所见与小弟相同,现在我们……”
  霹雳神拳关山怒喝道:“吴一平,你敢侮辱家父?”
  那立在一旁没有开腔的中年汉子冷哼一声,倏地斜跨一步,长剑出鞘,一片剑网倒洒而下。
  剑式凌厉有如电光飞闪,关山话未说完,那片剑幕已经射到面前。
  关山脸色一变,喉间低吼一声,那庞大的身子陡地飞旋而起,在不足三尺的空隙里,他连劈三拳。
  风劲旋飞,气流激荡,隐隐的霹雳声里,那中年怪人剑法倏地一变,连换三种剑法。
  这奇诡莫测、阴险滑溜的剑法一出,逼得关山身形连转,先机全被对方抢尽。
  关山怒吼一声,那魁梧的身子不再随着剑光转动;双拳一扬,他猛吸口气,掌路突变,把“开山十拳”施将出来。
  这“开山十拳”乃是昔年嵩山樵子参酌天下六种刚猛的拳法,以少林“百步神拳”为主,所改创的一路劈金裂石的拳法。
  空气里响起一阵隆隆巨响,剑芒颤动,关山连续三拳挥出,全都击在那人的剑上。
  点苍神剑齐白石双眉一皱,道:“郑兄别惊,小弟助你一剑!”
  他脚下一移,长剑颤处,幻起三枝剑影,截住关山迫退之势。
  这一剑声势浩大,凌厉无匹,剑势一发,空中响起另一阵怪响,仿佛要将空气撕裂一般。
  关山拳势一顿,那无边的剑影倒卷回来,他沉喝一声,正待连环施出第四式“裂石飞土”。
  只听得一声大喝道:“大师欲待何去?且将百里夫人留下!”
  点苍神剑齐白石听得是无尘道长的声音,目光斜瞄,只见一个和尚正挟着关梦萍往丛林行去。
  他向那中年怪人唤了一声,两枝长剑倏地交叉,剑势一转,“锵”地一声,便已分了开去。
  那中年怪人狠狠瞪了关山一眼,道:“今晚留下你一条狗命,下次见面,我要亲手杀了你,替我那师弟报仇!”
  关山眼睛一斜,只见无尘道人、冷虹剑客和丹丘子,已成犄角之势,将那个鬓毛齐眉的老和尚挡住。
  他心念一转,忖道:刚才我跟无尘两人等于同时出手,结果还被这怪和尚挡住,看他那一掌之力,已非在此任何人所能匹敌的……
  那中年怪人的话声这才入耳,把关山的思路打断。
  关山一挫双拳,冷冷道:“崆峒剑法不过如此,在下已经领教过了,至于浮云剑之死,乃是家父所为,有什么事你冲着我来好了,在下随时候教!”
  敢情崆峒客郑丹与其师弟浮云剑,曾经为了追索孤星剑客百里居,而闯入洛阳“霹雳山庄”,结果浮云剑被洛阳大豪关石亭所毙,只郑丹一人逃出。
  由于关石亭是少林俗家弟子,为此,崆峒掌门红云上人曾直闯少林寺,质问少林掌门明远大师,而几乎形成门户之争。崆峒客刚刚领教过关山霹雳神拳的厉害之处,心知此刻若是与之相争,必然讨不了好。
  若是弄成两败俱伤,则对参加此次追索星月双剑之事,更无丝毫好处,所以他恨恨地瞪了关山一眼,跟随点苍神剑齐白石围住那来自藏土的盘星伽喇嘛。
  盘星伽左手拉着关梦萍,沉声道:“你们围住佛爷,有什么打算?”
  他说的话甚是难听,且发音不纯,别扭之至。
  冷虹剑客吴一平冷冷道:“把人留下,什么事都没有,否则……”
  盘星伽大喇嘛阴沉地道:“她快要生产了,你们这些人竟还逼迫她,难道这是中原剑派的一贯作风?”
  无尘道长道:“大师说的极是,不过这……”
  盘星伽浓眉一扬道:“今晚有本佛爷在此,谁也别想动她一下……”
  点苍神剑齐白石诧异地道:“无尘道长,他到底是什么人?”
  无尘道长说道:“这是盘星伽大师……”
  崆峒客郑丹吃了一惊,忖道:原来他就是盘星伽呀?传说他就是藏土第二高手,师父当年到天龙寺去找他较量武功,竟然在五十招之内便已落败,看来今日……
  他惟恐齐白石不知道盘星伽的厉害,而贸然出剑,故先打个招呼道:“齐兄,原来这位是藏土第二大高手盘星伽大喇嘛!”
  青城丹丘子冷哼一声,道:“若是他不将人放了,管他是藏土第一高手还是第二高手……”
  话未说完,盘星伽低喝一声,大袖一拂,一股劲风从袖底飞起,往丹丘子拍去。
  丹丘子脚下一滑,剑尖划起一个扇形圆弧,挡在身前。
  “啪”地一响,长剑折为两段。
  那飞起的袖角,如同一枝利箭,点向丹丘子的“肩井穴”而去。
  冷虹剑客吴一平欺身而上,道:“大喇嘛,看剑!”
  话声中,剑华灼烁,他已施出华山派镇山的“太清剑法”,一连两式叠去,气势万千地向盘星伽攻去。
  剑势宏阔,遍及丈外,森森剑气倒卷飞泻,的确不愧是华山第一剑道高手。
  盘星伽低喝一声,那已掠到丹丘子“肩井穴”的袖角有似一条怪蛇,倏然倒卷而上,露出满是青筋的手掌。
  他发现吴一平那浩瀚的剑势,一气之下,生似要将丹丘子立即毁于掌下。丹丘子脸色变得苍白,上身一扭,后仰六寸,想要避开对方那如电的一掌。
  盘星伽低喝一声,两条长长的鬓毛飞起,全身衣袍恍如鼓满气一般,突然隆了起来。
  他那已经伸到丹丘子胸前的手掌倏地向前一沉,好似突然长了半尺,正好击中丹丘子的胸膛。
  “呃——”丹丘子嘴角挂着一条血水,痛苦地低吟一声,一个身子飞出丈外,摔进丛林之中。
  冷虹剑客吴一平一剑切在盘星伽背上,却似撞到一面钢板,剑刃一颤,被那突然鼓起的衣袍碰得反击回来。
  他暗暗吃惊,忖道:不好,他已练成了护体罡气。他剑刃一转,便待抽身退回。
  盘星伽一个旋身,右掌反拍而出,带起一阵呼啸的劲风,直往吴一平拍去。
  崆峒客郑丹叫道:“这是‘大手印’奇功!”
  吴一平眼见那只拍来的手掌泛起暗紫之色,他心里大惊,沉身挥剑,颤动之际,一排剑影挡在身前。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上一篇:第一章 星月双剑
下一篇:第三章 白驼山主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