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十三章 松林翠楼
2019-11-06 20:10:57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弯溪水流过天心庄外的松林,流水声和着阵阵松涛,响起悦耳的音韵,就像从那蔚蓝的苍穹里飞散下来一样,让人听了有种悦耳怡心之感。
  阳光照在水面,映起片片银鳞似的光芒,熠熠漾动,耀人耳目。
  百里雄风自阳光下飞奔进浓密的松林里,顿时放慢了脚步。
  原先他心中的那股狂热,此刻已因在阳光下急奔了半个时辰而渐渐的减低。
  他愈是接近天心庄,心里的紧张愈是加深,虽然他跟关梦萍见过,但是刚才他并不知她是自己的母亲。
  一方面他为自己有如此武功高强的母亲而感到骄傲,另一方面他则为母亲的改嫁而感到难过。
  他想起宇文仇那种狂妄的样子,心中另有一番滋味,摇了摇头,暗忖道:他若晓得我是他异父同母的哥哥,不知会如何的震惊,那时他会不会再找我决斗?
  从宇文仇的狂妄,他又想到了宇文梦的温柔,在阴凉的松林里,他走着走着,脑海里意念纷至沓来,越来越是复杂……
  他叹了口气,真想反身离开这座松林,不到天心庄去,但是他却又不忍现在就走。
  这种矛盾的心情,使得他那张英俊的脸上,出现痛苦的表情……
  脚步踏在石板上,速度愈来愈慢,他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突然,他的脚步停住了。
  松林深处,传来一阵细碎的琴音,混合在松涛水声里,另有一种清心悦耳之感。
  百里雄风深通音律之道,一听琴音,竟然是五弦古琴所奏的“风云操”。
  他不禁暗忖道:是谁在这松林之旁,小溪之畔,弹奏这风云操?看这人的志气似乎是不惯于居住在这狭小的环境里,而想要翱翔天空,展翅云霄……
  他略一沉吟,转变方向,朝琴声发出的地方走去。
  一株株的松林,叫枝错综,华盖云覆,全都粗逾海碗,看来都是数十年的老木。
  他越过了十几株松树,那铮铮的琴音突然一断,仅剩下散于林枝里的袅袅余韵依旧回绕耳际。
  “真是遗憾!”百里雄风停住了脚,道:“偏偏他又不弹奏了……”
  一阵松涛过去,那消失的琴声又细柔地响起来。
  这下音韵一变,全是幽怨低黯之声,似乎那弹琴人有满腹的挹郁在胸,不得不藉琴声来发泄。
  “唉!”百里雄风一声轻叹,道:“这人似乎与我同样有着满腹的辛酸……”
  他循着琴声走去,已见到松林后端隐现一幢翠竹小楼,那翠竹小楼之后,水光流潋,熠熠反射,显然这幢竹屋是筑在水上的。
  百里雄风赞叹道:“好一个幽静高雅的所在。只不知到底是天心教里的何人居住于此?”
  心中一念掠过,想起宇文梦那绝世的风姿,又暗忖道:这等幽雅的竹屋最好是让她那种美丽的女孩子居住,否则真辜负了这个美好的所在……
  就在他这么凝想的时候,竹楼之中飘来低柔的歌声,夹在细碎的琴音里,,如同仙乐自云霄飘下。
  他靠到一株松树上,但听歌声吟道:“万恨千愁,将年少衷肠牵系。残梦断,酒醒孤馆,夜长滋味,可惜许枕前多少意,到如今两总无始终……”
  听到这里,他浑身一震。忖道:这声音怎么如此熟悉?仿佛是我认识的人……
  倾耳聆听,歌声继续吟道:“独自个,赢得不成眠,成憔悴。添伤感,将何计?空只恁,恹恹地。无人处思量?几度壮泪……”
  百里雄风如遇雷击,喃喃道:“是她,就是宇文梦……”
  他向前飞奔过去,直奔小楼,只见翠楼之上,竹帘高卷,一个身穿白色罗衣、头插金步摇的少女,侧着脸坐在窗边,正自抚弄着摆在她面前的一具古琴。
  她髻发高挽,步摇轻颤,被由面前香炉中袅袅升起的丝丝轻烟,掩映得整个人儿朦朦胧胧……
  百里雄风一时看得呆住了。
  那幽怨的歌声终于随着低回的琴声停住了,而百里雄风却依然呆呆凝立,他喃喃念道:“不会都来些子事,甚凭底死难摒弃,待到头终久问伊看,如何是?”
  那个白衣丽人双掌抚在琴弦之上,低低叹了口气,缓缓垂下头,那泪珠儿像是一串串珍珠坠落琴上……
  百里雄风心中情绪像是翻滚的潮水,激荡奔腾,使得他脸上都泛起晕红之色。
  他只觉得自己有生以来,从来没有如此刻般地爱着一个女人,这份心情与他来时所凭的一份陌生的亲情相较,显然是浓郁得多了。
  也许就因为他来时带着对亲情的向往,此刻才会如此激动吧?
  他低低地念道:“宇文梦,宇文梦……”
  仿佛是心灵相通,他正在仰首望着宇文梦,她也缓缓回过头来了。
  一瞬间,两人目光在空中相遇,心神同是一震,身子都颤动了一下,默默地凝望着彼此。
  无限的怀念与相思,许多难以言喻的情意,在这深深的一眼里,似乎都已表达尽了,也完全领受了。
  此时无声胜有声,身外的一切全都远了,远了……
  风静了,水停了,连时间都仿佛停顿在这一刻——
  这一刻是生命里缀饰宝石与珍珠的一刻,它闪放着璀灿的光华,充实了空虚的灵魂……
  宇文梦身子颤抖,嘴唇嚅动了良久,却说不出一个字来,她只是在心底呼唤着他的名字,不断的:“百里雄风,百里雄风……”
  那仿佛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又像是仅仅一会儿,从她有记忆以来,她便憧憬着能够遇见一个人。
  此刻,她遇见了这个人,在灵魂与灵魂相遇于那深深的一瞥里,她便晓得自己遇见这个人了。
  默然,他和她凝望着,都没有说一句话。
  宇文梦依然侧着身子,没有挪动一下,她那乌黑发亮的眸子里充盈着清澈的泪水,脸上渐渐现出淡薄的红晕,那挺直的瑶鼻,鼻翅在轻轻地翕动……
  思潮波动,激荡奔腾,她那红润丰满的嘴唇嚅动了一下,轻声道:“你……你来了……”
  百里雄风像是木偶一样,闻声缓缓点了点头,轻声道:“我来了。”
  他只觉她那充满了泪水的眸子里柔情万千,几乎将自己的整个心灵都已塞满,他已想不出用什么话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经常停留于他身上的悒郁寡欢,和时时都能感觉到的空虚惘然之感,现在就像那早晨林间弥漫的薄雾,被阳光—照便很快地消失——消失得无形无影,再也不见一丝痕迹。
  喜悦与欢欣迅速淹没了他的思想,他的嘴角浮起浅笑,在深深的凝注下,他才发觉自己不该仅仅只说了那几个字。
  他顿了顿,柔声道:“你——好吗?”
  宇文梦红唇一阵颤动,浓密的睫毛下坠落两颗晶莹的泪珠,她咬着嘴唇,默然点了点头。
  百里雄风喃喃道:“你好我就放心了……”
  他突然感觉到自己喉咙里似乎哽着什么东西,说话十分吃力,见她默然掉泪,忙柔声问道:“你为什么哭?”
  宇文梦激动地站了起来,叫道:“哦!雄风!”
  她从小楼之上飞身扑了下来,像一只雪白、受惊的小鸽子似的,扑向百里雄风的怀中。
  非常自然的,百里雄风展开双臂,将她搂住。
  宇文梦紧紧地依偎在他的怀里,深深地将头埋在他那结实的胸膛上,没有说任何话,只是不住地低低啜泣。
  这种深情的依偎,低呢的饮泣,百里雄风何曾经历过?嗅着自她浓密的发丝中散放出来的阵阵芳香,他心里一阵慌乱,不知该怎么样才好。
  他初涉情关,怎知道一个少女的心意?又怎明白这种情绪上的发泄?看到宇文梦不断抽搐的肩膀,他只能不断轻拍着她的背,喃喃地道:“别哭了,别哭了,你再哭下去,我可不晓得要怎么办才好?”
  宇文梦突然抬起头来,道:“谁说我哭了?”
  百里雄风一愕,只见她眼如秋水,清澈动人,密密的睫毛还挂着泪珠,分明是才刚哭过。
  “你!你怎会没哭?”他诧异地道:“你的睫毛上还有眼泪呢!”
  宇文梦轻轻地推开他,转过身子去,道:“人家哪是哭?是太高兴了!”
  百里雄风奇道:“太高兴了也会哭?”
  他傻傻地摸了摸脑袋,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道理来,愕愕地问道:“这是什么道理?”
  宇文梦羞怯地一笑,轻声道:“人家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我只是太高兴了,眼泪便不知不觉的流了出来!”
  “喜极而泣!”百里雄风一拍脑袋,道:“对了!这就是前人所说的话,敢情还真有道理呢!”
  宇文梦转过头来,望见他那一身装束与昨日初见时一样,而他那英俊飘逸之态也依然如此动人心弦,没有一丝一毫改变。
  她柔声道:“你受了伤逃走后,我爹不久便已赶到,他不知怎地,竟将玄冰老人杀死,好像是说你有块什么玉石,对他很重要,所以他老人家跟黑氏双奇一起追赶你……”
  她深情地望了他一眼,继续道:“我心里一直为你担心,不晓得你的伤势如何?又怕爹爹会伤害你,几次都想偷偷溜去找你,可恨我舅舅硬是不放我走,我没有办法,只能希望飞霹雳会将你载得远远的,逃过爹爹的追踪……”
  她顿了顿,又道:“谁晓得你会在这时赶到天心庄来,我一晚的提心吊胆都已经过去,换来的是惊奇与欣喜,所以……”
  她所以了好半晌,方始红着脸道:“所以我忍不住哭了……”
  话未说完,她又羞怯不胜地垂下脸儿。
  百里雄风被这番话感动得几乎要掉下泪来,他开始领悟到“最难消受美人恩”这句话的真义了。
  此刻,若是要他为她牺牲头颅,拼洒热血,他将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宇文梦等了半晌没听到百里雄风接腔,忍不住抬起头来。
  当她看到他木然停立,心中耿耿,试探地问道:“喂!你……你怎么啦?”
  百里雄风憬然道:“哦,我没什么。”
  宇文梦道:“你……你不是怪我说话没有分寸吧?我娘常说我说话没有分寸……”
  百里雄风摇头道:“不,你是我所见过的女孩子里最善于言辞的,因为你不会掩饰自己的感情,都是由衷之言,我最喜欢这样了!”
  宇文梦心里不胜欣喜,甜甜地一笑,道:“谢谢你的夸奖……”
  话声未完,她脸色一变,道:“你的意思是说你认识很多女孩子?”
  “哦!”百里雄风面对宇文梦的炯炯逼视,结结巴巴地道:“我总共只不过认识两个女孩子,并没有说是很多!”
  宇文梦轻轻咬着红唇,望着这俊美的大孩子那副尴尬窘迫的样子,心中暗暗好笑,可是却又不放心的问道:“你是说除了我之外还认识另外一个女孩子?她是谁?”
  百里雄风傻傻地笑道:“只不过是我在旅途上遇到的一个陌生人……”
  他的脑海里掠过龙玲玲的模样,暗忖道:不晓得她现在怎样了?大概依然在练她那寒冥气功吧!
  他依稀记得自己曾对龙玲玲产生一种朦胧的情感,但是在遇见宇文梦后,他便已对她淡忘了。
  想了一想,他说道:“现在我也不晓得她在何处!”
  宇文梦冷哼一声,带着醋意地问道:“是不是很怀念她?”
  百里雄风微微一怔,暗道:怎么女孩子的心眼如此之多,我与她也不过才相识不久呀!在这以前难道便不许我认识其他女孩子?
  他沉吟一下,苦笑道:“我连她的姓名都不知道,又怎会想念她呢?”
  宇文梦何等精明,看他这言不由衷的样子,便知道他对自己说了谎,正想出言拆穿他话中的不实之处,却已听到松林之外传来一阵辚辚的车声和纷乱的犬吠之声。
  她见到百里雄风凝神往松林外望去,心中一动,便将自己这个念头压了下去,话题一变道:“那是宇文仇回来了!”
  辚辚的车声夹杂着宇文仇的狂笑之声,还有马鞭划破空气的尖锐啸声,乱哄哄的一片。
  百里雄风皱眉道:“他这又是干什么来着?”
  宇文梦道:“这前面有个乌松岭,听说岭上有白额虎和两只熊,他大概是去打猎吧!”
  百里雄风默然忖道:像他这样出身武林世家,且又深受家人宠爱,怪不得狂妄自大,目无余子,唉,母亲也不管教管教他!
  对于自己的母亲,他一点都不了解,但是他依稀可以感觉到她必然是有特别的原因才会改嫁给宇文天。
  他想:如果爹爹真是如娘所说,被天下武林所害,我该怎么办?
  由于天心教主关梦萍组织天心教,与天下武林为仇,使他直觉的推测到她是想为自己的爹爹复仇,但是他又不能认定确实如此……
  他想:如果娘确实是为此而与天下武林为敌,我是否也要加入天心教,或者我独自……
  无数的思潮涌进脑海,他烦恼地皱了皱眉头。
  宇文梦诧异地问道:“你怎么啦?”
  摇了摇头,百里雄风道:“我只是觉得他这样太狂傲了一点。”
  宇文梦不屑地道:“他有什么值得狂傲的?若不是十八年前我娘好心把他娘从狼吻之下救出来,他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想到自己的亲娘,她愤愤地道:“都是我娘太老实了,竟没注意到那不要脸的女人会蛊诱我爹,直到她肚子大了,我娘才知道……”
  百里雄风晓得她说的是自己的母亲,脸上肌肉不禁痛苦地痉挛起来,不悦地道:“你怎可这样数说你的二娘?”
  “哼!谁把她当娘看?”宇文梦一噘嘴,又道:“她肚子大的时候,我娘气得都要自杀,无论如何都要将她赶走,谁晓得那贱人运气太好,在大漠里竟碰上了三音神尼,教她练成了一身武功……”
  她没注意到百里雄风的脸色,继续道:“后来我爹虽然到处找寻,却没有找到她,好几年以后,她才带着宇文仇回来,哼!那贱人替他取的这个名字,好像说我宇文家是她的仇人,哼!迟早白驼山会被那贱人败坏……”
  她的话像根根利针刺到他的心里,百里雄风懊恼地道:“你不要再说下去了,好不好?”
  被他的声音所惊,宇文梦圆睁双眼,愕然问道:“你……你怎么啦?”
  百里雄风痛苦地摇摇头,率直的说:“我不愿听你提到你二娘的事。”
  宇文梦眼珠一转,幽婉地道:“那么我就不说好了。”
  她微微一顿,道:“你可要到挹碧楼去坐坐?”
  百里雄风犹疑了一下,宇文梦笑道:“我舅舅没在那儿,那挹碧楼除了我是没有人能够去的,因为我爹他老人家曾经下过手令,不许任何人去打扰我……”
  她掠了掠垂落额上的发丝,道:“想不到飞霹雳会将你载到这里来,以后我会更疼它了,喂!我把它送给你好吗?”
  百里雄风突然对面前这个美丽的少女起了一阵厌恶之心,他想到自己的母亲寄人篱下,遭到宇文梦和她母亲的侮辱,必然是痛苦无比。
  但是为了她的理想,却又不能不容忍下去,那份难过,岂是自己所能完全了解的?他日,自己会不会因此而与宇文天发生冲突呢?他想:那将是必然的事。
  他默默地想了一会儿,淡淡道:“谢谢姑娘的好意,在下不敢接受。”
  宇文梦愕然道:“你……你怎么啦?”
  “在下只是认为不该如此下去,你我他日可能成为仇人……”百里雄风吁口气,道:“那么现在我们若是过于接近,将来对谁都不好!”
  宇文梦怎么知道百里雄风有如此曲折的身世,又怎晓得他心里的矛盾之处?
  所以百里雄风这句话,好似晴天霹雳一般炸裂在她心里,她愕了半晌,道:“这怎么会呢?这是不可能的!”
  百里雄风道:“此事姑娘他日必可知悉,现在……唉,在下就此告辞了……”
  宇文梦脸色大变,尖声道:“你不是来看我的?”
  “在下是应约来天心庄,”百里雄风道:“只因听得姑娘琴声,才闯进松林的……”
  “你……”宇文梦脸色惨白,颤声道:“你好狠的心!”
  她所有的美梦,都被百里雄风一句话破坏殆尽,心中的伤痛宛如被千百利刃片片割裂。
  眼前一黑,她几乎昏倒过去,但是却不愿意将自己内心的弱点显露出来,硬自撑持着,不让自己倒下去。
  百里雄风苦笑一下,暗想:现在我被你埋怨,总比将来双方都深陷情感的漩涡,而不能自拔时,痛苦万分来得好些。
  于是,他默然了,让自己的理智压制心头的酸楚,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宇文梦尖叫道:“百里雄风?我恨你!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便已恨你!”
  “第一次见你便已恨你……”百里雄风默默咀嚼这句话,脑海里浮起第一次见到宇文梦时,她那张丑恶的脸孔和那俏皮的动作……
  他暗自忖想道:感情并不是第一眼便能产生的,你既然恨我,便让你恨到底吧!反正我已孤独惯了,还是让我重回孤独吧!
  刚才的一刹那心弦的共鸣与情感的交流,此刻在他心中已成过去,就像黑夜里偶而闪现的一颗拖着长长芒尾的流星,烁亮但却很快就幻灭了。
  他凄凉地淡淡一笑,反身便往原路走去。
  宇文梦疾奔两步,尖声叫道:“百里雄风,我的飞霹雳呢?”
  “很抱歉,在下将它遗失在一个尼庵附近!”百里雄风冷漠地道:“以后在下赔偿你另外一匹便是了!”
  说罢,他依然向松林外行去。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下一篇:第十四章 江湖诡谲
上一篇:
第十二章 天外四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