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五章 告别师门
2019-11-06 19:55:00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淡淡的月光流泻在她那长长密密的黑发上,宛如一条奔流的瀑布,直没人那神秘的黑纱里。
  迎着月光,那女鬼突然发出一声尖锐而颤动的嗥叫,宛如夜枭的呻吟,充满了对死亡的企慕、对生命之怨恨,与对人生之绝望!
  百里雄风随绝尘居士习艺十七年之久,已尽得绝尘居士各种绝艺,对于音律之学,钻研颇深,是以此刻一听那女鬼的对月嗥叫,立即便领悟出嗥声里含蕴着一种情感。
  他心神突然一阵波动,被那幽怨而悲郁的叫声引动得几乎忍不住想要自杀,此刻,他竟对死亡有一种向往渴望之感。
  他心中一凛,忖道:人间岂能有如此的叫声,这绝不是一个人所能发出的声音……
  “咯咯咯咯!”又是一阵低幽的笑声,自那女鬼喉间响起,百里雄风身上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已见那女鬼缓缓地转过身来。
  在这刹那,他看清那被长发披盖住整个脸庞的女鬼,全身黑色轻纱突然泛出一层黯然的薄雾。
  他脑中思绪急转,有如在黑夜里一闪而过的电光下,看出了某些东西似的,他低声喝道:“你是什么人?”
  那个女鬼似是早就晓得百里雄风藏在门边,她在发出一连串的怪笑之后,立即像是一只蝙蝠一样的展开了长长的双翼,袍袖一展,扑了过来。
  百里雄风舌绽春雷一声大喝,脚尖一点,腾身跃起,脱出那寒冷如冰的乱风,双足在空中连环踢出八腿。
  那个女鬼身形微旋,突然间宽大的袍袖里,伸出纤纤的素手,在阴笑中连发三招,指尖所指之处,竟都是百里雄风足上的要穴。
  尘灰扬落,电光火石的须臾间,他和她已悄无声息的交换了十招,黑夜里“叭叭”两声,人影倏然分开。
  百里雄风飘身落在七尺之外,单足点在棺木上,肃然道:“你为什么要在此装鬼吓人?”
  敢情他在连攻八腿之后,趁身形一侧之际,挥掌斜截,连发两掌,拍在对方那纤细的手掌上,已有所发现。
  虽然他感觉到自对方掌上传来的阴寒之气,但是在手掌接触的刹那,他却已察觉出那是一只有血有肉、柔软滑腻的小手,并不是僵硬如死。
  那个女人身形一窒,缓缓道:“你已被我‘寒冥功’击中,活不过三个时辰,便是知道我不是鬼又有何用?”
  百里雄风深深地吐了口气,道:“你既不是鬼,又为何在这里……”
  那个女人见他毫无害怕之情,怔了一怔,寒声道:“你大概以为你功夫不错,所以认为我说的话只是吓唬你的?”
  百里雄风的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道:“我可不晓得什么叫做‘寒冥功’,我只晓得我现在觉得很好。较诸任何时候都好!”
  他的声音低沉,富有男人所特有的磁力,在这沉寂无声的厢房里低低的回绕着,听在那长发女人的耳中,另有一种感觉涌上心头。
  她怔了一怔,道:“你试行运气冲过‘灵台’,看看可有一丝阴寒之气……”
  百里雄风嘴唇一撇,道:“在这潮湿的室内,我全身都觉得阴寒,又何必运气冲过‘灵台穴’才感觉得出来?”
  他话一顿,肃然道:“你为何要在此装神扮鬼的?莫非是要避开人群,偷练什么邪功?”
  那个长发女子一听他说出这话,暗中不禁感到好笑,忖道:敢情他是个初出江湖的雏儿,刚才看他那种老练的样子,我还以为他是个老江湖呢!
  她冷冷地道:“你是否初出江湖?否则你不会不晓得我幽灵鬼女!”
  “幽灵鬼女?”百里雄风摇了摇头道:“我确实没有听过这个绰号!”
  那长发女子冷冷一笑,道:“你果然是初出江湖的雏儿,嘿!你才离开师父多久,便敢来管我的事?劝你还是回去问问你师父吧!”
  百里雄风坦然道:“的确,我是才从山上下来,但是像你这种……”
  “像我这种人怎样?”那个长发女人突然厉声道:“你可是从白驼山下来的?”
  百里雄风冷哼一声道:“你管我从哪个山下来的?”
  那长发女子全身黑纱突地起了一阵波纹似的颤动,在斜射进来的月光下,那长发也倏然暴张开来。
  她厉声道:“如果你是从白驼山下来的,今晚我要挖你的心,攫你的肝,吃下你的脑子!”
  阴森的室内,她那凄厉的话声另有一种慑人的恐怖气味,百里雄风却毫不畏惧。
  他剑眉一扬,沉声道:“你躲在这荒庙之中,以食人为乐,今日碰上了我,也算是你倒楣的日子到了……”
  那长发女人厉嗥一声,身形挪处,如一阵旋风似的飞扑过来,室内一时响起激旋的风声,梁上尘灰簌簌落下,弥漫室内……
  百里雄风左手一振,血笛划出一道凄迷的影子,穿射进那冰寒的气劲里,朝那长发女人点去。
  他这下毫不留情,施出的全是笛招中最狠辣的招式,带着尖锐刺耳的笛音,像是万枝血箭,自不同的方向朝对方射去。
  那长发女子似是没想到百里雄风会有如此神妙的笛上武技,而且对方不畏她发出的“玄冥寒气”,竟能毫无顾忌的挥笛出招。
  被那犀利的弥天血影一逼,她身形微微一窒,耳边又响起那紊乱而尖锐的笛音,心神震动之中,对方长长的血笛已逼到胸前,罩住前胸七大要穴。
  她身上飘拂的黑纱陡然起了一阵波动,移步仰身,腰枝款摆,在电光火石的刹那,曲肘挥掌,在身前不足两尺之距,布起一层防御圈,挡住那急射而至的缕缕血箭。
  百里雄风振笛点了三下,齐都击中对方那素洁晶莹的手掌上,“噗噗噗”三声轻响,他只觉自己的长笛好像击在坚硬的寒岩之上,竟不能穿透分毫。
  他脚下连进两步,笛尖颤出两个小弧形,真气贯注在笛身上,吞吐之间,一连又是三笛点出。
  那长发女子脚跟一沉,上身仰俯之下,双掌已经曼妙地翻出三层掌浪。
  她这下变招之速,防御之坚,可说是无懈可乘,使得对方长笛不能逼进半分。
  百里雄风只觉对方这三掌使出,自己宛如面对一堵钢壁,毫无机会可以攻进去,一时胸中激起了雄迈的豪情,他沉喝一声,笛招一变,已将“魔笛十三式”使出。
  这十三式笛招,乃是绝尘居士参照“魔笛五阕”中的音律之学所衍化而成的,整个笛招中蕴含着无限的悲愤与对命运抗拒的激奋之情,招式奥妙而犀利。
  笛音一起,没让那长发女子取得先机,漫天的血影已溅洒而出,七孔长笛闪晃之中,数招叠起,宛如狂风暴雨袭将.过去。
  那长发女子被这神奇狠辣的笛招所逼,顿时立身不住,向后退了两步。
  百里雄风冷哼一声,从第一式“魔影幢幢”倏地变化为“玄笛血影”,长笛颤起无数的圆弧,势如千军万马。
  那长发女子厉嗥一声,整个身子飘飞三尺,顺着笛尖攻出之势,像是一枝刺矢,倒退出二丈,“砰”的一声,脊背朝外,撞破窗棂,跃出室外。
  百里雄风毫不放松,如影随行,跟着那长发女人自窗中冲了出去。
  脚尖方一落地,忽觉眼前一黑,已见到一只莹洁如玉的纤纤细手悄无声息的向自己面门按来。
  他心中微惊,脸一仰,上身倒翻而起,脚尖一蹬,退出五尺开外,手中七孔血笛疾闪,已自护住面门。
  谁知他刚立定身子,那长发女子又已如鬼魅般地欺身而到,那春葱似的玉手陡然变掌为抓,五指箕张,向他手中长袖攫来,迅如电掣,疾若奔雷。
  百里雄风怒吼一声,长笛一起,硬生生的自对方五指间隙钻过,笛身疾沉,击向对方右手虎口。
  那长发女子冷嗤一声,宽大的袍袖如云卷出,灵巧无比的向他笛上缠至,那垂在腰际的左手,也自斜斜地向百里雄风的手肘探到。
  她这下与百里雄风相距不足三尺,所使之手法乃是小擒拿一类的散手巧打之技,快速之极,势逾电光。
  百里雄风手肘一沉,五指一骈,向对方探来的左掌关节截去,右手长笛一缩,藏起半截,以笛尾戳向对方腕眼。
  他这一招两式是忙乱使出的救急之招,可是真气回旋于手肘挥舞间,却如长江大河奔流湍急之势。
  那长发女子刚才领教过百里雄风那犀利狠辣、威势猛烈的笛招,是以此刻藉着一身神奇轻功,取得一线先机,采取近身肉搏之技袭击对方。
  她原准备以己之长攻人之短,主意打得不能说不精,可是不料百里雄风身受绝尘居士十七年的苦心教诲,除了魔教邪门功夫之外,对于道家正宗的小擒拿之技亦有所钻研。
  是以匆促之间,他施出崆峒的“伏魔散手”与武当的“十八路小擒拿手”,顿时阻住对方攻势而扳回劣势。
  那长发女子似是没想到百里雄风身具邪门功夫之外,还有道家正宗的武功,她微怔一下,右手袍袖已被那斜戳而至的血笛划破。
  “嘶”的一声,她神智一清,眼角正好瞥到百里雄风那截向她左手的骈合五指。
  指风如刃,触腕生疼,她一声闷哼,左肘下沉半寸,“啪”的一声,左掌拍在对方掌背之上。
  却觉一股汹涌的气劲,自对方掌上发出,她脸色一变,左臂一麻,连忙退后半步。
  百里雄风此刻有如一枝拉满了弦的箭矢,被这一触引动,顿时发射而出。
  他左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圆满的大弧,往对方面门拍去。
  那长发女子眼见这挟着雄浑劲力拍发的铁掌,脸色一变,已禁不住发出一声惊叫。
  飙飞的劲风将她那长长的头发拂开,露出她那黑亮的眸子,与整个瘦削的脸庞。
  在这刹那间,百里雄风看到那张苍白的小脸,心头不禁一颤,目中泛起一片茫然之色。
  那微颤的弓形樱唇,那小巧的瑶鼻,那弯弯的柳眉下乌亮的眸子,衬着那向上飘拂的长发,使她苍白的脸靥有一种奇异的色彩闪出。
  就像在黑夜里拖着一条长长的蓝色芒尾、沿长空曳落的流星一样,予人一种奇异的颤栗。
  淡淡的月光落在她的脸上,可见那黑亮的眸子里正现出的一股畏惧、可怜之色,这使得百里雄风不忍心挥掌劈下。
  他深吸口气,双臂疾沉;硬生生地把将要发出的无匹掌力收回,可是在匆忙间所作的决定,却不能完全消除有如发自满弦利矢之势。
  掌势一沉,虽避开面门,手掌竟按住对方胸前。
  一种软绵绵的感觉触及掌心,宛如电流一般的传遍全身,百里雄风全身一震,飘身退出八尺开外。
  那长发女子却依然被这一掌的余势推得立身不住,蹬蹬蹬连退五步,方始立定身子。
  她的胸前起了一种异乎寻常的感觉,一怔之下,顿时脸上泛起红晕,愈来愈浓,一直红到耳根……
  百里雄风怔怔地站着,那只右掌依然平举胸前,像是泥塑木雕的假人,木然凝立着。
  刚才那手掌一触的温馨感觉使得他整个理智都为之停顿,一切思索也隐没无踪……
  十七年来,他从未有过的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感,在他心底滋生着,那堪怜的目光与微颤的弧唇,依然在脑海里闪现,是那样的鲜明……
  像一股决堤激涌而出的河水,任由感情奔腾飞驰,刹时充塞了整个身心。
  望着那站立于月光下的纤纤人影,他这种感情愈来愈强烈,终于忍不住脱口叫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话一出口,他立即便为自己说出如此鲁莽的话而感到惊奇,因为他自幼便受绝尘居士的薰陶,饱读诗书,深明礼节之道,此刻对一个少女竟说出这等鲁莽的话,连自己都几乎不敢相信了。
  脸上一红,不安地道:“在下的意思是请问芳名是如何称呼?”
  那长发姑娘轻抚胸口,樱唇微张:震愕地望着百里雄风,她只觉胸中小鹿乱撞,许多年来已经僵死的感情,突然地复生了。
  这些年来她躺卧于棺材里,苦苦修练“玄冥真气”,几乎已浑然忘记自己是个女人,此刻在百里雄风手掌一触之下,又使她记起了自己。
  这时被对方如此突然地一问,立自愕然中醒来,脱口道:“我叫龙玲玲……”
  “龙玲玲!”百里雄风沉吟一下道:“嗯!这名字很别致!”
  龙玲玲似乎突然惊觉过来,羞愤地怒声道:“我的名字为什么要告诉你?”
  百里雄风一怔,微笑道:“如果你认为在下不该问,就不必回答,既然回答了,又为何要如此在意呢?这岂不是……”
  龙玲玲怒道:“你是谁?我为什么要把名字告诉你?”
  她这话说来完全像个倔强的小女孩所说的气话,这使百里雄风听了不禁想起日月山的白晓霞来。
  他脸上的一丝微笑渐渐深了,道:“在下复姓百里名雄风!”
  “百里雄风?”
  “不错,正是百里雄风。”
  龙玲玲道:“你不是宇文天的人?”
  “宇文天?”百里雄风诧异地道:“在下不认识宇文天!”
  龙玲玲不信地道:“难道你不晓得白驼山的山主宇文天的大名?他是大漠十八个骑旅的总盟主,你竟不知道?”
  百里雄风摇摇头道:“在下确实不认识什么宇文天,更不知道大漠中有什么骑旅!”
  他苦笑了笑,又道:“在下别师下山还不到四个时辰。”
  “哦?”龙玲玲沉吟一下,突然怒声道:“谁相信你的鬼话?”
  说着目光瞥及左袖破烂的地方,记起刚才所受百里雄风一掌之辱。
  她双手倏地高举过顶将那长长的头发掠起,迅速地在头顶上盘起一个髻,她那清瘦的脸庞立即完全显露于月光之下。
  夜风悄悄,她那乌黑眸子里放射出两道熠熠的闪光,缓缓地向前行了两步,她曼声呼道:“百里雄风!”
  百里雄风正为她那奇异的举动感到疑惑,没想到她会呼唤起自己的名字,顿时他的心旌摇曳,仿佛整个心神都要脱体飞去一般。
  他鼻子颤动了一下,道:“你在干什么?”
  龙玲玲毫不理会他的问话,身躯如蛇扭动,曼声道:“百里雄风,你看着我的眼睛!”
  她的声音柔软而有浓浓的鼻音,仿佛蕴含着极大的魅力,百里雄风一怔之下,立即应声望向她的眼睛。
  那烁烁的眸子,闪着熠熠的光芒,就在他眼睛向前凝注的刹那,心神就被那双幻变出紫色光芒的眸子所摄。
  龙玲玲柔声道:“你觉得疲倦了,在人生的道路上,你走过了无数的路程,对于生命,你已开始厌倦了,来吧!你慢慢地走过来,我晓得你需要休息,到我这里来你便可以获得休息……”
  百里雄风整个神智早已沦入梦幻中,在他此刻的感觉里,唯有她那放射着紫色光芒的眸子才是光明的地方,是唯一能够获得安息的地方。
  他的心灵已被那悬挂起的那面紫色的忧郁之网所困,身不由己地向着她行去。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下一篇:第六章 摄魂大法
上一篇:
第四章 鬼手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