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紫髯金剑
 
2019-11-05 23:42:50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红犀楮彪在盛怒之下,出掌攻向砚童,根本就忘了方才那中年文土的警告之言,他掌刃一出,见到砚童不顾死活迎掌而来,脸色顿时浮现一丝狞笑,心中忖道:“这小杂种的胆子可真大,竟敢挡住老夫的红砂手绝技……”
  这个意念未了,他已听得身后传来那中年文土的尖叫道:“褚彪,快躲!”
  他心中一愣,还未想出个原因来,眼前银芒一闪,蓦地一声龙吟似的轻响声里,寒气已将他全身都罩住……
  红犀褚彪心中大惊,面色顿时大变,他心知这是有人持着斩钢削铁的利刃,向他攻将过来,绝非自己这一身横练功夫能够抵挡得了的。
  他上身陡地一沉,后撤三步,一个懒驴打滚,也顾不得丢脸与否,卖命似地滚了开去。
  谁知他的动作不慢,那暴涨的银芒,更加快捷,寒芒乍闪,他只觉身子打了个冷颤,还没等他滚将开去,那道银芒已经倏地敛去。
  红犀褚彪心中暗暗称幸自己逃过了那如同电闪的一剑,一连滚出丈外,右手欲待经地上一撑,站将起来,却突然发觉他那条右臂已经被人齐肘斩去。
  身躯一个踉跄,他又重新跌倒在地,刹时只觉断臂之处血流如注,痛人心肺。
  他此时再也没有想到为何自己如此快速地闪开,并且是以那样无懒的身法躲闪,却依然中了对方一剑,并且还毫无所觉。
  那一剑之快速、犀利、狠毒,虽然在他身上留下一个如此深的剑痕,但红犀褚彪禀性剽悍,断去一臂倒也没有怎样,只是那一剑之威所加诸于他心灵的创伤太深了!
  深得已足以伤害到他内心的最深处,使得他整个的斗志都为之丧失,丧失得设有一丝存在……
  是以他一见自己血流如注,顿时发出一声呻吟,跌倒地上,站不起来了一一并不是他无力站起,而是他的意志已经受到重大的打击,使他站不起来。
  黑鹰何戟脸色惊凛地跃到他身旁,将他扶了起来,问道:“褚兄,你怎么啦?”
  褚彪望了何戟一眼,颤声道:“好……好快的剑!”
  黑鹰何戟见到褚彪这等模样,不但不敢讪笑,并且还有同感。
  他刚才置身于局外,亲眼见到那个银衫书生飞身移步,拉开砚童,同时拔剑出鞘,削断红犀的右臂,然后又急速置剑归鞘。
  那一连串的动作,快速得使他的眼睛都没眨动一下,他眼见山主飞身前往救援红犀褚彪,却依然没能使褚彪逃过这一剑之危。
  那等骇人的情景,此时一回想起来,仍使得他心神凛栗不已.更何况置身局外,死里逃生的红犀褚彪呢?
  黑鹰何戟听了褚彪之言,一时倒忘了替他止血,凛然地道:“真是好快的剑,老夫这一生以来从未见到有人能施出如此快剑,并且还是一个年轻人,真不晓得他是哪一个剑派的……”
  红犀褚彪咬着牙替自己断臂之处的血脉封住,然后道:“何兄,咱们可能碰上四大神剑手里的哪一个了……”
  他话声未了,已听得那中年文士细声细气地道:“啊!原来尊驾是四大神剑手里的银龙剑客,难怪他们要吃亏了!”
  那银衫书生左手挽着砚童,右手垂立肋下,冷冷地望着站在面前的中年文士,应声道:“不敢当得黑湖山主的恭维,在下龙中宇与天下闻名的黑湖人妖冯飞虹比起来还差得远!”
  黑湖人妖冯飞虹闻声脸上微微一红,道:“龙少侠身为峨嵋掌门神龙老人哲嗣,一身绝艺居于四大神剑手之首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银龙剑客龙中宇听到黑湖人妖丝毫不提刚才之事,一味地恭维自己,心中却一点没有欣喜之意。
  因为他晓得这黑湖人妖身具异禀,在男人面前是个女人,而在女人之前却又自居男人,带着一群“裙”下不贰之臣,雄霸关中黑湖山寨,可算是黑道中的巨擘。
  传说中此人武功非常高强,加之狡滑无比,是以武林中正道之人,一听他的名号都颇为皱眉,却又不大敢招惹他。因为武林中人大都晓得黑湖人妖出身漠北媚骨门,不但武功奇诡,并且身具特异的媚功,往往武功高于他的人,一碰到他,便屈服在他的媚功之下,所以他得以雄踞黑湖山寨十几年,没有被人剿灭。
  龙中宇脸色寒凛,目光炯炯地凝注着黑湖人妖,忖道:“今日他若是要借着手下被我重创的原因找我麻烦,我便趁此机会将他斩于剑下,也好为武林除去这一丑类。”
  他心中暗暗下了决定,沉声道:“冯山主不必如此捧我,在下这点功夫在山主你的眼里看来,大概也算不了什么,山主遍阅天下名士,眼中怎会有我龙中宇在内?”
  他这句话是明捧暗贬,讽刺冯飞虹的,可是黑湖人妖听了不但不引以为耻,反而很高兴地道:“少侠夸奖了,飞虹一生之中阅人虽多,却从未见过如少侠这样俊逸挺拔,难怪传说中峨嵋银龙剑客乃天下第一美男子,此刻我能见到,确实是三生有幸……”
  他微微一叹,道:“飞虹真为孟女侠而高兴,能嫁得如此璧人,我也为之暗暗妒忌。”
  龙中宇听到冯飞虹愈说愈不像话,竟然提起自己的妻子中原一美盂丽玉来,并且还说怎么妒忌不妒忌。
  他看到黑湖人妖的作态之势,不由一阵呕心,皱了皱眉,道:“门山主不需提到如此之多,只请问你对于贵属下之事该如何善后?”
  黑湖人妖冯飞虹凝望着龙中宇的脸庞,面上现出一片痴迷之色,闻声诧异地道:“什么事如何善后?”
  龙中宇冷笑一声道:“在下出剑将贵属斩去一条臂膊……”
  “哦!原来是那件事!”冯飞虹似乎恍然大悟,笑了笑道:“区区小事,不必少侠挂心,那是他们活该自找的,随他们去好了!”
  龙中宇看到那目光紧盯着自己,不由得暗暗打了个寒噤,全身汗毛一阵竖起,暗自忖道:“江湖上传言不假,这黑湖人妖真是个人妖,不然他又何必用这种目光盯着人?怪不得我方才在奇怪他为何要目不转瞬地死盯着我,以致我猝然出手,他都来不及动手阻止……”
  他只觉自己有一种受侮辱的感觉,脸色微变,眼中射出寒冷的眼光,沉声道:“冯山主身为黑湖山寨山主,统率无数绿林豪杰,难道如此便算了不成?”
  黑湖人妖一怔,随即笑道:“不算又怎样,奴家可不愿跟少侠动手。”
  龙中宇听到那娇滴滴的话语,出自眼前这身穿文士长衫的黑湖人妖冯飞虹嘴里,听来只感到全身一阵肉麻。
  尤其是看到对方身穿文士衫,却自称奴家,那种滑稽可笑的感觉,直使得龙中宇又加上一阵恶心。
  他深吸口气,道:“冯山主如此做,难道不怕贵属心寒吗?”
  黑湖人妖冯飞虹笑道:“方才奴家又不是没有出言阻止褚彪,谁叫他不知死活地向少侠动手,就算少侠不惩戒他,奴家也要将他一条胳膊斩下来,他既违反奴家令谕在前,复又抗拒少侠在后,斩去他一条手臂还算他幸运了,他的心还寒什么?少侠说笑了!”
  龙中宇听冯飞虹如此不怕羞耻地说出这一番话来,真是无法回答,他想要直接向冯飞虹挑衅,却又说不出来,是以一时之间,怔在那里。
  黑湖人妖抛了个媚跟,道:“龙少侠,此地说话不方便,能否容奴家做东道,我们到酒楼里去……”
  龙中宇一口回绝道:“对不起,在下尚有约会,不能陪山主了。”
  黑湖人妖一脸失望之色,道:“奴家好不容易能够见到龙少侠,却……”
  龙中宇冷冷道:“在下是堂堂男子汉大丈夫,可不愿见山主身着文士衣冠,却自称奴家,请容在下告别了!”
  “等一等!”
  龙中宇才走了两步,却听得身后传来黑湖人妖之声,他缓缓地转过身来,道:“山主还有什么事情……”
  他话未说完,已被眼前所见到的情景一惊,是以话声为之一顿。
  敢情在他转身走去的一刹,那黑湖人妖已脱下身上的粉红色长袍,卸下头上戴着的文士巾,现出里面穿的绣花罗裙,猛一看去,倒是颇为美艳娇柔。
  想必是那满街看热闹的人也都为眼前突然出现的奇景而惊,齐都张大了嘴,瞪大了眼,看得傻了。
  黑湖人妖冯飞虹向着龙中宇一福,道:“奴家这副棋样,还能够入得了少侠的青眼……”
  龙中宇吁了口气,冷冷道:“冯山主固然美艳多姿,但是较之拙荆却是还差上一等。”
  黑湖人妖冯飞虹听了这番话,不但不感到难堪,反而沾沾自喜,道:“孟女侠之美固然天下皆知,然而奴家之美亦是名动武林,能被少侠如此夸奖,更感到荣幸……”
  龙中宇心中暗道:“真是个不知廉耻的东西!”
  谁知他这个意念刚刚萌起,冯飞虹却突地朝他嫣然一笑,霎时,他只觉眼花缭乱,心旌动摇,感到冯飞虹那一笑,真是美得不可方物,惟有史书上记载的倾国倾城之笑才能得以比拟。
  冯飞虹见到龙中字眼中现出迷茫惑然之色,心中一喜,笑道:“龙少侠,奴家可否请公子到酒楼一叙……”
  龙中宇到底是出身名门,身为峨嵋掌门之子,武林四大剑派的年轻高手中的高手,他虽然受到冯飞虹的迷惑,心旌动摇,几乎不克自持,却在刹那之间,借着精深的内功定力把持住了。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右手一握剑柄,沉声道:“在下多谢了!”
  说着转身便走。
  他才走出一步,这才发觉砚童痴痴地立着,目光呆凝地望着冯飞虹,竟也被她迷住了。
  他一拉砚童的手,道:“砚童,走!”
  砚童唔了一声,仿佛自梦中惊醒,脸色绯红地跟随龙中宇行去。
  银龙剑客龙中宇携着砚童之手,刚刚转身行了几步,身后又传来黑湖人妖冯飞虹的话声道:“龙公子,请稍留步。”
  龙中宇剑眉一皱,忖道:“这个妖妇三番两次地唤住我,到底是为什么?”
  他脚下一顿,还没转身过去,已听得身后黑湖人妖细碎的脚步声传将过来。
  他心中不明白冯飞虹到底是何用意,一听得对方自身后急步而来,连忙深吸口气,运起全身功力,陡地转身过去。
  他此刻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被真气所布满,是以衣抉微鼓,转身之际,有如一面铁板,连动都没有动一下,随着他这一陡然转身,冯飞虹啊哟一声,急忙退了几步。
  敢情龙中宇目光冷厉如剑,全身散发出一股慑人的气势,虽然没有拔剑出鞘,在这一转身之时,那股剑气却已经逼射出去。
  黑湖人妖冯飞虹身具异禀,凭着她那一身媚功,从黑白两道的高手之前得到不少秘传武功,她当然能够清楚此时龙中宇全身恍如一支出鞘之剑,随时随地都可以伤人致死,流血五步。
  因而,她踏着细碎的步子奔向前时,却在龙中宇一转身的刹那,激流勇退了回来。
  龙中宇目光寒冷地凝望着冯飞虹缓声道:“山主,还有什么事吗7”
  黑湖人妖冯飞虹的身躯恍如风前柳叶样地颤摇了一下,然后轻轻地伸出那“柔黄”拍了拍胸口,娇声道:“啊哟,龙公子,你别那么凶好不好,可把奴家吓坏了!”
  龙中宇见到黑湖人妖冯飞虹作出那等神态来,眉峰一聚.正待发话,却发觉到自己所逼射出的那股锐利的剑气,竟然在对方的媚态之中消失于无形。
  他暗暗惊忖道:“扛湖人传言这黑湖人妖厉害非常,既败坏不少女子的贞操,又制服许多绿林豪杰,使得黑白两道的高手都对她望而生畏,今日一见,果然不是虚假,单看她借着身躯的摇摆,便将我逼出去的剑气消灭殆尽,便知她本身武功高明到何种程度。”
  这个心念如同电闪般地在脑海中掠过,他把真气一凝,右手已迅捷之极地按在剑柄之上,默然地凝视着对方。
  黑湖人妖冯飞虹见到龙中宇右手按在剑柄上,心中也是一惊,她晓得自己若是不打算就此与龙中宇分个上下,那么便要立即撤退,免得对方拔剑出鞘之后,非至分出生死方休。
  她对于龙中宇颇有好感,自然不愿在这个时候与他翻脸相向,以致闹得不可收拾,坏了以后的大计。
  是以她心念一转,立即退了两步,面色凝肃地道:“龙公子,奴家知道你此去是参加五大剑派的剑盟大会,会前可能没有时间,但望会后公子能拔冗至黑湖山寨一行,奴家当一尽地主之谊,为公子……”
  她刚说到这里,已见到街上传来一阵喧闹之声,自远处缓缓驰来数骑骏马,随着人影的闪现,拥挤在道上的人群纷纷让了开来。
  黑湖人妖话声一顿,目光凝望远处,龙中宇已有所觉,他循着她的目光倾首望去,只见那当头驰来的一匹栗红色骏马上骑着一个身穿古铜色绸袍,圆脸大耳,眉目慈蔼的中年大汉。
  他缓驰而来,颓下的三柳紫金色的长髯微微飘拂着,面上现出笑容,不停地向着街道两侧的路人打着招呼,不用说正是武昌城里极具声望的宫北斗大员外。
  龙中宇的目光闪过宫北斗颔下的三柳长髯,凝目望去,只见紧跟在宫北斗身后的两匹马上坐的是一个中年道士和一个青裳少女。
  远远的两匹黑马,距离宫北斗约有八尺之遥,马上坐着的是两个年仅二十余岁,背插长剑的年轻人。
  他们俩人并辔而行,面现愉快之色,似乎相谈甚欢,融洽之极。
  龙中宇看到这里,耳边传来黑湖人妖冯飞虹之言:“龙公子,剑会之后,奴家将命人相引公子到黑湖一游,到时再与公子把盏长谈,现在就此告辞了。”
  话声一传进耳里,他立即回过头来,谁知眼前已经没有冯飞虹的人影,不知道她在何时离去的。
  龙中宇一愕,目光闪处,只见人头晃动,齐都翘首瞻仰宫大员外的风采,哪还找得到冯飞虹在何处?
  他也懒得去仔细忖想冯飞虹为何见到宫北斗一行人到来,便躲闪开去的理由,更不把她邀约自己之事放在心上,转过身来,他向着宫北斗迎了过去。
  此时,那身着古铜色绸袍的宫北斗,也远远望见了龙中宇,只见他老远便打了个哈哈道:“龙少侠,原来你在这儿,难怪老夫久等你不到……”
  龙中宇抱了抱拳道:“要宫前辈久等了,晚辈真是失礼了。”
  宫北斗满脸笑容地自马上跃了下来,握着龙中宇的手臂道:“这是说哪儿话,都是自己人,龙少侠也不必客气了,老夫且为你引见其他三位少年侠土,你们也好多……”
  他在说话之间,已看到龙中宇身后躺着的那具尸体,话声一顿问道:“那是……”
  龙中宇见到宫北斗提起地上的尸首,于是将方才的事说了出来。
  宫北斗哦了一声,怒道:“怪不得老夫得到消息说黄鹤楼死了人,敢情是那个人敢在此闹事,她也真是胆子不小,竟敢在武昌城里杀人,真个太过猖狂。”
  他话声一顿,望着龙中宇,道:“那人妖在少侠面前如此放肆,少侠竟也放过了她?”
  龙中宇明白宫北斗话中之意,淡然一笑道:“这本是那鲁西双雄太过于不对,借酒装疯大闹酒楼,也怪不得黑湖人妖动手杀人,事后在下并严惩那红犀褚彪,数次激她动手,那人妖却始终没有反脸,因而在下……”
  宫北斗笑道:“以龙少侠这等英俊风姿,那人妖只怕早已魂飞天外,岂会跟少侠动手?”
  龙中宇剑眉微皱,道:“宫前辈说笑了……”
  宫北斗见到龙中宇脸现不悦之色,连忙转换话题,指着身后的那个长髯道人,推介道:“来,龙少侠,老夫为你介绍一下,这是老夫师兄乙木,此次掌门师兄正是命他下山,迎接四位赴武当参加剑会……”
  龙中宇一听面前这个瘦癯的中年道士是武当派第一高手,昔年参与剑盟大会获得首位的乙木真人,不由肃然起敬,抱拳道:“在下龙中宇见过道长。”
  乙木真人那冷癯的目光掠过一丝奇异之色,闻声打了个稽首道:“龙少侠不必多礼了,贫道有幸,能见到昔年故人之子如此英姿勃发,感到欣慰无比……”
  他话声微微一顿,道:“令尊近来可好?”
  龙中宇道:“托道长之福,家父身体健康得很。”
  乙木真人道:“自二十年前剑盟大会后,贫道即潜修于武当别府,一直没有见到令尊,甚至连十年前他接掌峨嵋一门的大典,也都没有参与,真是感到愧对故人。”
  龙中宇正待说话,紫髯金剑宫北斗已呵呵笑道:“师兄,你们且到黄鹤楼上边饮边谈如何,此刻让龙少侠在此站着也不太好。”
  乙木真人目光一闪,只见那三个年轻人也都下了马,疑目望着自己,而那些在街道两侧站立的路人,也都以看热闹的神色,往这边望来。
  他颔首一笑道:“贫道见到故人之子,一时忘了身在何处,倒让师弟你说起闲话来了。”
  宫北斗呵呵笑道:“小弟哪敢说师兄的闲话?只是小弟负责招待四大剑派的少年剑士,此时竟招待他们站在街上喝风,岂不是让他们怪怨我们做地主的太不讲礼貌了?”
  他话声一停,接着又道:“来,你们四位大概是互相之问只是闻名而没有见面,老夫且先为你们几位介绍一下。”
  他指着那青衫少女道;“这位是华山铁木姥姥的爱徒冷梅剑何素月何女侠!这位是来自昆仑的西疆快剑柴隐农柴少侠。这位是点苍天南一剑燕白燕少侠。”
  龙中宇随着宫北斗的介绍,一一与其他三人见礼,他只见那冷梅剑何素月长得颇为秀气,却并不很美,粉脸之上时时浮起冷煞寒凛之色。
  而那来自昆仑的西疆快剑柴隐农则是时时露着笑脸,那一张朴实忠厚的脸孔,所给予人的感觉是可亲的。
  他们俩人见到龙中宇,齐都露出惊奇羡慕之色,冷梅剑何素月脸靥上的寒霜都消失殆尽,怔怔地望着龙中宇,几乎都忘了回礼。
  只有那来自点苍的天南一剑燕白却是满脸淡漠之色,跟中流露出明显的妒忌之意。
  龙中宇看到这天南一剑燕白长得颇为俊逸,只是皮肤微黑,想必是因为见到龙中宇那俊逸的挺拔之容,才使他现出妒忌之意。
  龙中宇心中暗笑,一一答礼,也没有计较燕白失礼之处。
  天南一剑燕白看到冷梅剑面上的神情,嘿嘿笑了声道:“小弟久仰峨嵋银龙剑客英俊潇洒风度不凡,今日一见龙兄之面,果然证实传言不虚,若以龙兄这等丰姿说来,难怪能名列武林四大神剑之首位……”
  银龙剑客龙中宇明白近五年来被扛湖中列名为四大神剑的四个人中,自己居于首位,而那天南一剑燕白则排名在西疆快剑柴隐农之后,名列第三,只比冷梅剑占前一位而已。
  他此刻听得燕白之言,明白这句话里是指自己只凭着漂亮的脸孔才能居于四大神剑手的首位,若论真实本领的话,其实并不怎样……
  他的脸色微微一变,尚未出言反驳,只听得冷梅剑何素月道:“燕大侠这么一说,小妹排名最后,是长得最丑了’”
  天南一剑燕白似未想到冷梅剑会对自己施以反击,他一时为之语塞,说不出话来。西疆快剑柴隐农跟燕白相谈甚欢,此时见他窘在那儿,连忙把话接过道:“燕老弟也真会开玩笑,如果以美丑决定徘名的话,那么愚兄岂不也应该是风度翩翩的美男子才行,怎会长得这副怪模样?”谐笑着又道:“就跟刚从炭窟里烧出来的黑炭一样……”
  他话未说完,已使得众人为之大笑不已,燕白知道柴隐农是替自己解嘲,是以感激地望了他一眼。
  龙中宇见到柴隐农以自己作为例子来替燕白解除窘态,不由颇为感动地忖道:“这柴隐农果然忠厚老实,较之燕白比较起来,更值得与之推心置腹,深交一番……”
  在哄然的笑声里,宫北斗道:“四位少侠请一起登楼,老夫已备好粗菜水酒,等候与各位把盏言欢……”
  柴隐农颔首笑道:“宫前辈这句话真是深得吾心,在下一听有酒,那藏在胃里的洒虫早已爬到喉咙里了!”
  燕白跟着笑道:“小弟自晌午赶到武昌,就等着此刻,若非龙兄迟来,小弟早已喝上了,等会儿可要罚龙兄多喝三杯了!”
  冷梅剑何素月深深地凝望了龙中宇一眼,道:“对,龙兄迟到,害得大家久候,是该先罚三杯,不过燕兄适才说错了话,也该要罚三大杯才对……”
  燕白见到何素月帮着龙中宇说话,心中极为妒忌,可是却又不便表露在面上,闻言笑道:“是,小弟出言无状,确该罚饮三大杯酒,不过三杯之后,小弟可要再敬何女侠三杯……”
  冷梅剑何素月冷冷一笑,道:“小妹虽然没有燕兄酒量,却也不在乎区区三杯,反正剑会是在后日举行,小妹也不在乎酒醉。”
  燕白笑道:“久闻华山冷梅剑何女侠巾帼不让须眉,今日一见,不但言词锋利,并且酒量也不小,等会儿真要好好领教领教……”
  宫北斗见到燕白又转移目标向冷梅剑挑衅起来,他没等何素月峨眉竖起反唇相讥,赶忙笑道:“老夫好在准备充分,决不怕各位海量,等会儿尽管喝便是,来,各位少侠请登楼,老夫尚要吩咐他们几句。”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五大剑派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