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寒天钓鱼
2019-11-07 11:26:20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那枝龙头拐杖,挟着逼人的排空气劲,重逾千钧的压了下来,像是一座山岳般,使人一被它所笼罩,心中便生出骇怕之心,而不能闪射开去。
  乔天漪惊惧地叫道:“奶奶!”
  可是她那种凄苦无助的痛苦神情,却不能唤起辣手红娘的同情,手腕一沉,加速往下砸去,似乎想要将乔天漪活活打死于杖下。
  从那闪着烁烁乌黯光芒的如山杖影中,乔天漪看到自己的外婆脸上鲜明的愤怒神情。
  一刹那,断续的往事全都浮现在她的眼前,一幕一幕的展露着、变换着,是那样清晰、那样的使她心情激动。
  首先闪现于眼前的是她的母亲,那黑黑的脸,亮亮的眼睛,一头卷曲的头发,所组成的轮廊是如此的美,尤其最使她记得清楚的是她母亲笑起来时一嘴雪白美丽、有如编贝的牙齿。
  那好似颗颗珍珠的美丽,在她的记忆里将永不能够忘怀,然而她更不能忘记,母亲的笑,像是昙花一样,是那样的难以开放,难以长久——这只因为她是世俗所讲的昆仑奴。
  什么是昆仑奴?她小时候见到母亲那么劳苦地工作却还要受人侮辱的时候,往往便听到别人耻笑她是昆仑奴的杂种,她那个时候却一直不了解这个名词。
  然而在她一天天长大后,她终于晓得了这个名词的意义,也明白了这个名词对于生命的耻笑——她是一个黑人的女儿,她的骨头永远是黑的!
  昆仑奴就是奴隶,是永远都要供驱使与奴役的!
  “啊!不!”她哭着大声喊叫,道:“我不是奴隶!”
  泪水涌出她的眼眶,流得她满脸都是,她大声的喊叫着,从断续的往事幻想里,回返到现实。
  现实是残酷的,她猛然一抬头,便发觉自己置身于万钧风力的压迫下,连呼吸都感到困难。
  她本能地移步一挪,步踏天星,脚履迷,纤手急剧而出,在那无边的杖影下,突破出一条隙缝,钻了出去。“砰”的一声大响,辣手红娘一杖砸在地上,整根杖头都没入地里,沙石四下飞溅,在地上留下了一个大坑。
  乔天漪随着那旋飞的劲风,飘身挪出四丈开外,头上洒了一层灰土,随着泪水便沾污在脸靥上。
  她挥袖擦了擦面上的泪水,却不由想起自己的母亲死在磨房里的情形……
  辣手红娘一拔拐杖,怒叫道:“好大胆的丫头,你想造反了?”
  她一个箭步跃出,翻身转了个大弧,藏杖头,露杖尾,笔直刺了出去,一缕劲气自杖尖吐出,如锥刺到乔天漪胸前的“锁心穴”。
  乔天漪黝黑的脸上浮起一丝怒意,看到辣手红娘来势狠辣凶猛,竟像非要取她性命不可,她尖叫道:“奶奶,你真要杀了我?”
  辣手红娘怒道:“老娘见了你就讨厌……”
  她话未说完,已见到乔天漪又施出“天星迷踪步”闪避开去,不禁更为震怒,喝道:“臭贱人,你当老娘杀不了你?你敢再躲?”
  杖式疾转,风劲霍霍,她路式一变,施出“追魂十七杖”来,一连三杖叠出,有如层层的山岩屏立,往内逼束缩小,将对方围在无边杖影之内。
  乔天漪虽然施出奇奥绝妙的“天星迷踪步”,但是当辣手红娘施出赖以成名的绝技后,已被那逐渐内缩的如山力道压制得身形凝滞,几乎转动不开。
  她晓得自己若再不还手,顶多不出三丈,便会被奶奶的龙头拐杖打死!
  咬了咬牙,她喊道:“奶奶,你真的不放过孙女?”
  “呸!”辣手红娘骂道:“谁是你奶奶?你这贱货就跟你那个娘一样……”
  乔天漪眼里又浮现泪影,发狂般的喊道:“你不要再说了!”
  她只觉自己胸中气血汹涌奔腾,不可遏止,狂叫一声,掌刃一翻,身外立时密密布出一层凄迷掌影,将杖影推了开去。
  “臭丫头!”辣手红娘手腕一振,杖上已可感觉到对方掌上涌出的柔韧劲道,她骂道:“原来你真的跑到后山去找老杂毛练功去了?怪不得胆子这么大!傲跟老娘作对!”
  乔天漪面上浮起一层寒霜,连攻五掌,道:“你不可污蔑我师父,他老人家快要成道升天了!”
  辣手红娘竟被乔天漪这一连攻出的五记怪招逼得杖势一敛,脚下立足不定,退后了两步。
  惊骇与惭羞的表情掠过她的眼中,吸了口气,她满头白发倏然倒竖,抡杖倒扫而出。
  她这“追魂十七杖”原本脱胎于武当“疯魔十二杖”,最是凶猛狠辣,怒海奔潮,密密衔接的杖影,毫无空隙,威猛无俦的攻将出去,似要将乔天漪全身骨肉一齐砸碎,化为血水……
  她这种狠辣的心肠加上如此狠辣的杖法,此刻使出,确是相得益彰,可是乔天漪却是脸色凝肃,手如飞花,身如落叶,飘逸脱群,像是挂在杖尾上,尽管对方施展多么狠毒的招式,却奈何不得她丝毫!
  这种情势使得辣手红娘更加的震怒,喉里发出低沉的吼叫,倏地一收拐杖,卓然屹立。
  身外呼啸旋激的劲风随着也倏然一停,身形飘浮杖上的乔天漪,身形无所依恃,缓缓落在六丈开外。
  她那莹澈的秋水,凝注于辣手红娘那布满层层皱纹的面孔,心里开始有了从所未有的平静,显然她晓得自己已不能获得宽恕了,干脆也就不再开口。
  辣手红娘眼里射出狠毒的目光,满头白发依然高高竖起,身上鲜红的衣裙却是不停的颤动着。
  默默地望着对方,她从牙缝里迸出一句话:“漪丫头,我不杀了你,自己也活不了!”
  乔天漪淡淡的笑了笑,道:“我们早该清算一下了!从我初懂人事以来,我们便尖锐地对立着,现在时间总算到了!”
  积郁了十几年的仇恨,终于使得她说出这样的话。
  辣手红娘气得全身一阵颤抖,低声道:“好!说得好!”
  “反正我也豁出去了。”乔天漪平静地道:“我娘被你逼死,我也不必害怕什么,你又不是我的奶奶,我奶奶是昆仑奴……”
  “贱人!”辣手红娘一抖拐杖,眼里几乎要喷出火来,恨声道:“臭杂种,你就跟你娘一样,是个不要脸的贱货,我们姓乔的不要你……”
  乔天漪道:“我跟爹爹,改姓关,这一辈子绝不再姓乔了,你放心……”
  辣手红娘倏地一抖手腕,拐杖缓缓提起,步履沉重地向前踏了两步。
  她这两步跨出,土地立即留下深达三寸的痕印,从她脸上吃力的表情看来,她似乎手中托的不是一根拐杖,而是一座山!
  乔天漪神态凝重,眼中露出戒备森严之色,右手按在腰间,轻轻往外一抖。
  系在她那纤纤细腰上的绿色绫带被她抖开,空中泛起柔美和谐的绿色弧影,绫带飘落在她的肩上。
  辣手红娘稍稍一怔,暗忖道:这贱人真晓得我这雷霆三杖的奥秘?莫非是那个老不死的……
  她虽然怀疑乔天漪是否已经晓得如何破解自己这威力极大的“雷霆三杖”,可是真气已运聚于杖上,实在不能再卸下了。
  白喉中发出一声低喝,她缓缓高举一杖,当头砸下。
  乔天漪轻叱一声,身外绿云乍展,眼光斜斜注视在杖上,手中绿色绫带已经如同一条灵蛇缠在杖身。
  这条绫带柔软至极,可是说也奇怪,一缠上对方拐杖,却使得对方下压之势立刻一顿。
  乔天漪轻轻抖动手腕,绫带弯曲波动,正像一条绿蛇游
  上拐杖,轻柔地向辣手红娘握着杖头的手缠去。
  辣手红娘眼中现出恐惧之色,满头白发披落,脚下移动,似要抽身而退。
  可是尽管她拼命挣扎,一个身子却像是被钉在地上,双脚不能移动分毫,愈是这样,她愈是骇惧,霎时,脸上凶态尽敛,换上的是一片可怜之色。
  “你……”她哀求道:“你饶了我吧!”
  乔天漪默然注视对方,有种快意的神情从她眼里闪现出来,她冷冷地一笑,道:“你不会想到有今天吧!我已经知道你的要害!”
  辣手红娘见自己乞怜之后,依然不能得到对方放手,激起她心里的膘悍之情,怒叫道:“放屁,我不怕蛇……”
  她自己话声一出口,心里一寒,很快便打了个寒噤。
  乔天漪冷笑道:“谁说那不是蛇,明明那是一条竹叶青!喏!它正爬上你的手臂……”
  她力道一运,贯注于手臂之上,顿时绫带如蛇蜿游而去,绕上辣手红娘握杖之手。
  “啊哟!我的妈呀!”辣手红娘手腕一凉,立即全身酥软,从脊髓骨开始冷起,脸色开始发青,手中拐杖已经掌握不住,坠落地上。
  乔天漪右腕一振,那根绿绫立即缠上辣手红娘的咽喉,只要她稍加用力,便可将对方勒死。
  辣手红娘全身发抖,瘫软于地,那种萎顿瑟缩之态,正与刚才的凶狠跋扈之态形成鲜明的对照。
  她脑海里悠悠忽忽的,什么都没有留下,仅剩下的便是记忆中三次被蛇咬噬的事情。
  从她才有知觉的时候,她便晓得自己曾被蛇咬噬过,足足躺了七天之久,方始从鬼门关口回来,此后,她便害怕看见蛇!
  那软软的、湿湿的、冷冷的感觉,一直留在她心里,从没有丝毫忘怀,于是她开始练习武功,持用拐杖——那是便利于打蛇用的。
  可是她纵然练得一身武功,却仍一见蛇便全身发毛,酥软无力,不但没打到蛇,反而又被蛇噬过两次。
  从此,她的心理上,对于蛇的恐惧便更加深重,就算见到一条草绳也会害怕,除此之外,她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她一直隐藏着自己这个唯一的弱点,比练金钟罩的人隐匿身上罩门的所在还要秘密,这次却不知道怎么会被乔天漪发觉了!
  兵家攻心为上,攻城为下,乔天漪眼见便会丧身于对方那石破天惊的雷霆三杖之下,形势一变,却仅仅藉着一根绫带,便已取得绝对的优势,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她勒着手中的绫带,冷笑道:“你并不是我奶奶,我这样对待你,较之你对我娘可轻得多了,看在你年纪老迈的份上,我不杀你,仅废去你一身的武功……”
  辣手红娘眼里冷射出无限骇惧的光芒,喉里低吼,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乔天漪手指一挥,转眼便将辣手红娘“血苍”、“血海”、“丹田”三穴破去,毁掉了她一身功力。
  辣手红娘全身颤抖,发出一块裂帛似的大叫,便昏死过去。
  在她大叫之时,远处也正好传来一声大喝,乔天漪吃了一惊,扬目一看,只见寒天钓鱼客乔天龙御风凌虚而来。
  她脸上露出一丝苦笑,闭上眼睛,默默祈祷着:“娘!你老人家该瞑目了,女儿终于代你报了仇……”举起纤白的玉掌,便往头顶上拍。
  “漪丫头!”乔天龙大吼道:“你要做什么?”
  乔天漪心头一震,手腕还没拍下,已被乔天龙抛出金钩钩住手臂,不能拍下。
  他目光一闪,瞥见辣手红娘萎顿于地,叹了口气道:
  “我早晓得会发生这种事情!唉!这都怪我,人都老了,还怕什么老婆?”
  乔天漪张开眼来,潺潺泪水涌出,哭着扑进乔天龙的怀里,泣道:“爷爷,你杀了我吧!”
  乔天龙顿足道:“都是我不对,我不该太纵容她!现在造成这种大祸……”
  他叹了口气道:“孩子,我不怪你。”
  躺在地上的辣手红娘突然呻吟一声,喃喃道:“蛇!蛇……”
  乔天龙一怔,道:“你没杀死她?”
  当他看到乔天漪点头时,不禁宽慰地对她说道:“好孩子!你总算还知道大义,不过爷爷可不能袒护你了,现在跟我到石牢里去!等今儿晚上我把这个消息给你师父知道,嘿嘿,那时你只能算是被劫越狱,谁也管不着你,对吗?”
  乔天漪想了一下,问道:“爷爷,那个百里雄风呢?他怎么啦?”
  “他怎么啦?他怎么呼?”乔天龙苦笑道:“刚才我已听了两次这句话,现在大概是第三次了,我真不晓得那小伙子除了一身深厚的内功外,还有什么好处让你如此关怀?”
  乔天漪道:“若是依照孙女的看法,他除了一身深厚的内功之外,还很英俊潇洒,这点姐姐也知道的!”
  寒天钓鱼客乔天龙呵呵笑道:“总算从你的嘴里听到这句话了!”
  他一把提起辣手红娘,道:“伊白荷呀!伊白荷呀!你以前的威风何在?”
  他斜了斜眼,瞥见乔天漪脸上的红晕仍未褪去,暗暗摇了摇头,忖道:怎么女孩子一提到这种事便羞红了脸,唉!真是莫名奇妙。
  默默地想了一下,他突然惊醒了过来,道:“哦!天漪,我们快走吧!别等天碧的师父知道……”
  他脚下一移,手中碧绿的钓杆霍地一扫,点在乔天漪的。“志堂穴”上。
  没等她倒下,他一把搂起她,飞身向着疏林后方奔去。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下一篇:第二十五章 武林三隐
上一篇:
第二十三章 世外桃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