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深谋远虑
 
2019-11-06 14:37:43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季鹏翔浑身打了个哆嗦,垂着头不敢吭气。
  龙中宇看到季鹏翔的样子,心中不由得暗暗好笑,忖道:“像这种顽皮的孩子,只有他的姐姐能够制服他,除了她之外,大概没有第二个人能管得了他了。”
  他望了季若薇一眼,只觉她站在那儿,全身洋溢着一股圣洁而冷莹的光华,竟是使人不敢逼视。
  在这烈日之下,她的全身涌现一肌寒冰之气,仿佛是从北极的冰天雪地里来的冰雪仙子,一种冷傲、孤高之态,充分地显现出来。
  龙中宇心中颇为惊讶于季若薇身上那份出奇的美,他的嘴唇嚅动了一下,却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定了定神,他收敛起稍稍紊乱的心情,不再多望季若薇一眼,向着无尘道人行去。
  他才自季若薇身边闪过,已听得她低声唤道:“这位少侠请留步。”
  龙中宇脚下一顿,偏过头去,只见季若薇那澄清的眸子凝望着自己。
  龙中宇心中一窒,道:“这位姑娘……”
  季若薇一敛衽,道:“舍弟年幼顽劣,到处生事,得罪了少侠,还请少侠原谅。”
  龙中宇看了那垂头丧恼的季鹏翔一眼,只见他的粉脸绷得紧紧的,小嘴噘得老高,正在生闷气。
  他淡然一笑,道:“没有什么,在下只是从未见过如令弟那样可爱的孩子,所以贸然出手逗了逗他,以致惹他生气,真正说来,还是在下的不对,不能责怪令弟。”
  季鹏翔一听龙中宇之言,跟中发光,抬起头、望着龙中宇,满脸都是感激的神色。
  季若薇凝目望了龙中宇一眼,道:“多谢少侠包涵了!”随即又对季鹏翔道:“鹏弟,还不向这位少侠道歉,若不是他替你说情,今天我便要好好地惩责你一番了。”
  季鹏翔也不敢多吭气,朝龙中宇抱了抱拳,道:“鹏翔有失礼之处,多承龙少侠见谅,谨此致谢……”
  龙中宇见到他那规规矩矩的样子,心里颇为欢喜,他暗忖道:“到底这孩子是出身在一个有教养的家庭,虽说孩子脾气,喜欢顽皮生事,却能坦然认错。”
  他肃然抱了抱拳,道:“不敢当得小兄弟的多礼……”
  季若薇等龙中宇说完了话,问道:“听舍弟之言,少侠贵姓龙,莫非是银龙剑客……”
  龙中宇抱拳道:“不敢当,在下正是龙中宇。”
  季若薇轻轻地哦了声,凝目打量了龙中宇一眼,柔声道:“原来是中原四大剑手中身居首位的龙大侠,奴家失散了。”
  龙中宇见到季若薇听得自己的名字之后,眼中突然露出一股奇异的光采,等他要凝目捕取那份奇异的光采时,却已见她的眼帘一沉,那缕光采一闪即灭。
  他的心中顿时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特异情绪,暗自思忖道:“她为什么要以那种眼光望我?那里面到底是蕴含着什么意思?”
  季若薇见到龙中宇一时之间,竟然怔在那儿,她那颗灵巧的心立即便已将龙中宇的心情猜测出来了。
  顿时,她那澄澈的眼睛恍如蒙上一层薄雾,默然地凝望龙中宇。
  无尘道人自季若薇出现之后,便一直站立在五尺之外,默默地望着这边,连一句话都没说。
  他冷眼旁观,看到了龙中宇和季若薇的神情,心中忽地捅起一丝感慨:“看这一双壁人,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们站在一起,谁能说他们不配?可是,听说龙中宇已经娶有妻室,致使他们之间隔了一道深深的鸿沟……”
  无尘道人自幼便皈依道门,每日除了练武、诵经之外,根本没有旁鹜之心,直到现在年过三十,都没有下过一次山。
  就因为他的观感与思想都很单纯,他这才凭着直觉认为龙中宇和季若薇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而对他们之间的隔有鸿沟而心生感慨。
  他正在忖想之际,突然听得远处传来一声响亮的锣声,接着便是一阵哄然的话声。
  他的目光一闪,只见龙中宇和季若薇齐都抬起头来,似乎也被那锣声所惊醒。
  龙中宇猛一抬起头来,只见季若薇也仰起了头,那双黑亮的眸子里充满了遗憾与感慨。
  他不禁为之一怔,心念一转,顿时便了解到季若薇何以会有那种神情出现在眼瞳里了。
  他的心中掠过一丝喜悦之情,为自己能得到如此倩丽的美女所青睐而高兴。
  可是跟着这份喜悦之后的,却是一股苦涩。
  他轻轻地咬了咬嘴唇,心中无限感慨地暗道:“唉,我们是相见已晚,再也不能够像寻常人那样坦然地相聚下去……”
  他们心中所泛起的微妙情绪,只有他们可以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出来,就连无尘道人也只能凭直觉感觉出一星半点而已,那季鹏翔虽是灵慧聪明,到底年纪还小,他又怎能得知?
  一听得那响锣声,他转首向着比剑会场望去,随即大声道:“姐姐,他们比完剑了。”
  季若薇哦了声,伸出手去拉过季鹏翔,似要借他来掩饰自己慌乱的心情。
  她问道:“比完剑了?”
  季鹏翔点了点头道:“姐姐,我们回去看看,到底是哪一个赢了……”
  季若薇此时惟恐多在此逗留一刻,便将自己的心中情愫多一分地暴露出来,是以她一听季鹏翔之言,微一敛衽,道:“龙大侠,奴家走了。”
  龙中宇抱了抱拳道:“季姑娘好走!”
  季若薇心中慌乱,也没想及自己并未报出姓名来,龙中宇为何会晓得自己姓季的原因。
  她面上蒙着的白纱微微一动,似要说话,却没有说出来,那轻盈的娇躯微微一顿,已转了过去。
  季鹏翔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望着龙中宇,道:“龙大侠,你不跟我们一块走?”
  龙中宇微笑道:“在下还有一点要事,必须办完之后才能走,不能陪你一起去了。”
  季鹏翔点点头,道:“原来这样。”他紧接着又问道:“龙大侠,称到武当来不是要参加比剑的吗?怎么我没看到你在里面?”
  龙中宇道:“我的那场比剑还没有轮到,明天上午你就可以看到我在场上了。”
  季鹏翔笑了笑道:“龙大侠,你的本事那么高,一定可以打败他们,明天我一定在最前面看着你取胜……”
  龙中宇一笑道:“多谢你捧场,在下尽力就是了。”
  季鹏翔道:“龙大侠,我和姐姐在那座蓝色的帐篷里,你别忘了跟我们打招呼……”
  龙中宇笑道:“我一定会跟你打招呼的……”
  季鹏翔还想要说话,那转过身去的季若薇已拉了拉他的衣袖,道:“鹏弟,别多打扰龙大侠了,人家有事情要办理呢,我们走吧!”
  季鹏翔不敢再多说话了,挥了挥手,道:“龙大侠,明天再见了。”
  龙中宇也挥了挥手,道:“明天见。”
  他望着季若薇拉着季鹏翔飞身跃下山坡,朝比剑会场奔去,心神恍惚,好一会儿都设定过神来。
  直到那一红一白的两条人影消失在视线范围之外,他才轻轻吁了口气,收回远眺的目光。
  无尘道人站立一旁,只见龙中宇默然地叹了口气,一脸的惆怅之色,他的心中也不禁浮起感慨之情,忖道:“看他们俩人的样子,贫道真替他们担心,不晓得他们将会如何结局?唉,尘世之人,往往不能忘怀于‘情’之一字,以致惹来许多的烦恼,看来还是贫道我见机得早,跳出情网之外,投身清净的道家门中……”
  龙中宇收回了远眺的目光,转过脸来,突然见到无尘道人满脸的怜悯感慨之色,凝望着自己。
  他心头一跳,脸上不禁红了起来,讪讪地道:“这一场比剑,不知道是谁赢了?”
  无尘道人心中想笑,却是笑不出来。
  他摇了摇头,道:“贫道奉命跟三师弟守望解剑岩,是以没有机会参与守备会场之任,无法得知胜负如何。”
  龙中宇方才也只是掩饰之词,此刻一听无尘道人之言,也不再多问,道:“道长,我们走吧!”
  无尘道人颔首道:“我们也不能多耽搁了,去晚了恐怕见不到玄玄师伯了。”
  “哦!”龙中宇问道:“令师伯是……”
  无尘道人说道:“由于本门的武功秘笈遗失甚多,故此家师和师伯等人……”
  他说到这里,突然想起那是有关于本门的秘密,绝不可对其他人道及的,虽然龙中宇是峨嵋派的弟子,峨嵋与武当同属武林五大剑派,但这等派中的秘密还是不能坦然说出。
  因此无尘道人尴尬地笑了笑,转口道:“家师伯每天早时都要入定半天,十多年以来都是如此,为了这个原因,他老人家连这次剑会都没参加……”
  龙中宇晓得无尘道人未说出来的话,必是武当由于一些武功秘笈之轶失,这才由掌门人及派中长老共同精研武功,想要别创新的剑法,或者从存留的残缺剑法中,找出补齐之法……
  他暗忖道:“武当的情形与各大门派完全相同,爹爹还不是因为本门武功秘笈遗失,这才穷毕身之精力,创下‘龙腾九渊’之式……”
  他的整个思绪,顿时集中在各派武功秘笈遗失的上面,最奇怪是何以会那么巧,他暗暗地思忖着原因。
  无尘道人见龙中宇没有说话,也不多言,他们俩人就默默地向着山上奔去。
  转过了两座山崖,无尘道人领着龙中宇向着左首的一条青石板铺成的小路奔去。
  那条小路全是以一块块宽约二尺的青石铺成,顺着倾斜的地形拾阶而上。
  由于这条路径完全是人工开辟出来的,是以两侧山壁矗立,上面的老树藤蔓覆盖,将阳光都已掩遮住。
  龙中宇只觉身上一凉,抬起头来,望了望头上结成穹庐的树枝藤蔓,道:“这儿真是清凉。”
  无尘道人说道:“玄玄师伯个性最为暴躁,早年行走江湖之时,曾有雷谷尊者之号,若以武功来说,他该是本门目前的最高高手……”
  他话声顿了顿,道:“二十年前的五派剑会,原该派他老人家参加,后来是因为师祖认为他老人家个性太过暴躁,而剑会则是为各派切磋武功而设,惟恐他得罪其他四派,这才没派他参加……”
  他笑了笑道:“他老人家到了中年之后,深知自己的个性不好,曾经自我收敛了一阵,可是终因本性难移,犯了一次大错,以致师祖仙去时,没将掌门之席传给他老人家,自此之后,他便闭关居住在郁雷谷里……”
  他解释地道:“那郁雷谷还是玄玄师伯自己取名的,他的目的就是要磨炼自己的个性……”
  龙中宇见到无尘道人提到玄玄道人之时,掩不住满脸的虔敬之色。
  他颔首道:“在下最钦佩的便是令师伯这种人,因为一个人若要击败别人,只要痛下苦功便行,但是若要击败自己的个性,则不但需要毅力,苦心,还需有至大的智慧方能做得到……”
  无尘道人肃然道:“龙大侠之言确实很对,贫道也认为以玄玄师伯的武功与在本门中的地位,已经无人能管束他老人家,可是他老人家却在师祖仙去的次日,便辟室苦修,十八年如一日,没有一天改变,这种毅力与决心,使得敝派上下,设有一个人不佩服……”
  龙中宇问道:“对了,据道兄你方才之言,贵派的长一辈都是以玄字为辈份字号,但是那乙木道长也是较你高一辈,他却……”
  无尘道人说道:“乙木师叔他并非是师祖嫡传弟子,他也算不得是武当正支的传人,他是本门旁支,师叔祖石姥姥的弟子,本是俗家,直到中年以后才归入道门,由玄天掌门师伯替他取道号乙木的……”
  “哦!”龙中宇恍然道:“原来如此。”
  无尘道人说道:“龙大侠,这些事都是本门的私事,若非是你问起,贫道不会说出来的,但望大侠你等会儿见了玄玄师伯之后不要提起。”
  龙中宇这时更能感觉到无尘道人的纯朴和没有心机来,他微微一笑,道:“道长放心,在下不会向他人提及此事的。”
  无尘道人说道:“贫道身为武当弟子,当然希望避尘师兄能够获胜,可是站在朋友的立场,贫道却希望龙大侠能够赢得剑主一席……”
  他苦笑了笑,道:“这并不是贫道对武当剑道心生背叛之心,而是贫道认为以大侠的华采,若是取得剑主一席,对于未来的武林很有帮助……”
  龙中宇诚恳地道:“多谢道长的爱顾,在下只有说尽心为之,其他的话,在下也不好说了。”
  无尘道人感慨地道:“贫道虽然从未下过山,但对于江湖中的情势大致可以晓得,也很明白我们五大剑派在武林中的地位低落,遭致黑道魔头的贬视,如果大侠他日能成为武林第一剑道高手,为我五大剑派出一口气,纵然大侠不是本派中人,贫道也是高兴……”
  龙中宇听了非常感动,道:“在下真是受宠若惊,能得道长如此偏爱……”
  无尘道人轻轻地叹了口气,道:“这并非是贫道对大侠有所偏爱,而是贫道对本门发生的许多事情过于失望之故,许久以来贫道便发现本门的长幼两辈隔阂过多,似乎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秘密,因此……”
  他话声一顿,侧首望了望龙中宇一眼,但见对方凝目肃容,正非常注意地倾听自己说话。
  他心头一震,暗自摇头,忖道:“唉,我今天是怎么回事,心里积存的那么多事,全都对他说了出来,这是有关于本门的秘密,纵然他是正派人士,并且为人也忠直可靠,但是这些关于本门的秘密,他又能怎样?还不如我自己慢慢地探索……”
  龙中宇看到无尘道人似有满腹隐衷,说着说着便已提及关于武当派内的事务,虽然那些秘密,不是他应该晓得的,可是,他却忍不住凝神倾听。
  此刻,他见到无尘道人戛然住口,不再往下说去,顿时他也觉得不好意思起来,忖道:“那是人家派中的私事,我这样凝神探索,岂不会被认为我太过分了……”
  他见到无尘道人那种欲言又止,难以启口的尴尬样子,连忙把话题岔开,问道:“无尘道长,我们该到了吧?”
  无尘道人感激地望了龙中宇一眼,指着前面的一条铁索吊桥,道:“快了,一过那座铁索桥,便是郁雷谷了。”
  龙中宇闻声前望,但见目己和无尘道人两人已经快将走完这条青石小道,前面不远之处,便是一条宽有十数丈的断壁深渊。
  连接着两边峭立的断崖,是一座铁索软桥,远望过去,那座索桥在断渊之上不住摇晃,似乎随时都会断去……
  他们两人加快脚步,走出了那条阴郁的石板小道,来到吊桥之前。
  龙中宇站立在铁索桥边,沿着峭立的断崖往下望去,但见渊深二十余丈,底下是一条满布嶙峋巨石的小溪,在这炽烈的阳光下,渊底的小溪尚泛起黯淡的片片粼光……
  无尘道人站在龙中宇的身旁,指着那条铁索吊桥,说道:“这条索桥还是玄玄师伯在师祖仙去之时,开始动手修建的,他老人家为了忏悔以往的过错,是以筑好这座吊桥,在对面郁雷谷辟室苦修。”
  龙中宇暗忖道:“在此混乱的浊世,像那种刚烈而勇于认错的真君子是太少了,有他出来,我想一定可以把潜藏武当的奸细全部找出来。”
  无尘道人问道:“龙大侠,我们过去吧?”
  龙中宇颤首道:“在下听道长这么详加介绍,对于令师伯的为人已非常了解,也愿意能早些见到他老人家。”
  无尘道人非常高兴地道:“贫道在本山也只是与玄玄、玄天两位师伯较为亲近,只可惜玄天师伯……”
  他的脸色一黯,摇了摇头道:“他老人家已经乘鹤仙去了,我们不必再提,还是走吧。”
  龙中宇见他的神情黯淡,心中越发认定玄天道长之死,是有特殊的因素。
  他记得在黄鹤楼里,宫北斗设宴款待四派剑手之时,乙木道长接到来自武当的飞鸽传书,悲恸无比,而宫北斗则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此刻回想起来,当时宫北斗的神情似乎早已知悉有那等事情发生……
  龙中宇目光一闪,凝聚思绪,忖道:“莫非玄天道长之死,完全是天心教所为?否则宫北斗又怎会有那等神情?”
  他不想还好,这一想来,对于武当派的前途更加担心起来。
  隐隐的,他觉察到天心教的魔手已攫向武当,将整个武当都紧紧地握在掌握之中……
  他忍不住问道:“无尘道长,贵派掌门人玄天道长听说是由于静坐练功时走火人魔骤而仙逝的,贵派有没有详细查视一下,他的死去有无外界因素?”
  无尘道人脸色骤然一变,问道:“龙大侠,你是听谁说起掌门人仙逝时是在静坐之中?”
  龙中宇道:“当时在下恰好与贵派乙木道长以及宫北斗同在武昌黄鹤楼里,是以见到贵派的飞鸽传书……”
  无尘道人全身一震,惊道:“飞鸽传书!”
  他的眼中满是疑惑之色,紧抿着双唇,不再说话,似乎陷入沉思之中。
  龙中宇看到他那奇异的神情,也不由愣了一下。
  他意念急转,忖道:“看他的神态,好似武当并没有以飞鸽传书通知乙木道长,那么……”
  想到这里,他只听无尘道人问道:“龙大侠,你确定是看到了有飞鸽传书给乙木师叔?”
  龙中宇颔首道:“不错,当时正在黄鹤楼里,我距离乙木道长也不远,见到他接到飞鸽之后,将鸽子脚上缚着的书信取了下来……”
  他想了想当时的情景,继续道:“当时他看完书柬,立即脸色大变,悲悼无比,宣布武当掌门玄天道长已经逝去……”
  无尘道人追问道:“龙大侠,你有没有注意到,当时乙木师叔在接过飞鸽后,是很自然地拆开鸽脚上缚着的书信,还是无意中发现的?”
  龙中宇摇头道:“这个我便没有注意到了。”
  无尘道人问道:“龙大侠,你能不能仔细地想一想?”
  龙中宇问道:“这件事很重要吗?”
  无尘道人诚恳地道:“请大侠不要询问贫道为什么,贫道只能对你说,此事关系敝派的前途至巨,希望大侠能帮贫道这个忙,好让贫道证实一件事。”
  龙中宇那句话的用意,也只是想探测一下无尘道人究竟对此事知道多少。
  他方才在给无尘道人一提及武当有人以飞鸽传书武昌黄鹤楼之时,立即便已想到武当派并没有以飞鸽通知乙木道人关于玄机道长的死讯。
  这么一来,事情就很明朗了,武当派既没决定以飞鸽传书.通知乙木道人,则那放出飞鸽之人必然是事先与乙木道人联络好的一一当然,不一定是乙木道人,或许是宫北斗也不一定。
  那人为何要私自以飞鸽传书玄天道长的死讯?可见他负有向乙木或宫北斗报告玄天道长死讯的责任。
  由这一人,也就可以推测出玄天道长之死,对于那人与乙木(或宫北斗)都很重要。
  龙中宇想到这里恍然大悟,忖道:“敢情玄天道长之死,是早在天心教的计划之中,可见必是天心教潜藏在武当之人所暗害的。”
  他心念急转,刹那之间便将玄天道长的死,一切前因后果都想得清清楚楚。
  他的脸上浮起一丝微笑,道:“无尘道长,关于那件事,在下已明白了十之七八,道长也不需隐瞒我了,是否你看到有人放出飞鸽?那人是谁?”
  无尘道人愕了片刻,叹了口气道:“请龙大侠恕贫道不能说出来,并且贫道还请龙大侠将此事藏于心底,不要告诉任何人。”
  龙中宇默默地望了无尘道人一会儿,颔首道:“好,在下答应你不说出此事,不过在下要奉告道长几句话……”
  他话声一顿,肃然道:“目前江湖中表面看来虽然颇为平静,但是暗波激荡,已经出现许多不稳的征兆,眼见不久之后,便将出现一场大风暴,若是一个不好,我们五大剑派都将覆灭在那场风暴之下……”
  无尘道人肃穆地望着龙中宇,只听他话声停了停,又道:“据在下所知,贵派将是首当其冲,第一个遭到他们攻击的剑派。”
  无尘道人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会儿,道:“贫道早就感觉到了,所以大侠在向贫道提及需有要事向五位长老禀告时,贫道便带大侠来见玄玄师伯……”
  龙中宇惊道:“道长的意思是其他四位长老都……”
  无尘道人摇头道:“贫道可不敢这么说,也不能这么说,他们都是贫道的师长,贫道岂能怀疑他们?”他探深地吸了口气,两跟望着铁索桥彼端的谷口,说道:“贫道之带大侠来此求见玄玄师伯,只因他是本门仅存的身份严尊之长老,有他老人家做主,什么事情都好办了。”
  龙中宇知道他不愿意说,心想自己也不能勉强无尘道人,他只淡然笑了笑,道:“既是如此,我们走吧!”
  无尘道人说道:“龙大侠,你还没有回答贫道的问题呢?”
  龙中宇道:“噢,你是说乙木道长接到飞鸽之事?在下当时确实没有看清楚他的神情,也确定不了那只飞鸽到底是要交与何人,不过……”
  无尘道人脸上浮现起失望之色,一听龙中宇的话未完,立即又闭上了嘴,凝神倾听起来。
  龙中宇话声停顿一下,道:“不过,据在下的判断,乙木道长绝不会是接收飞鸽之人,这可从飞鸽径飞黄鹤楼之事可以判定,那只传信鸽若非是宫北斗所有,它又怎会飞回武昌?”
  无尘道人想了想,摇头道:“贫道对于大侠之言还有点不明白。”
  龙中宇道:“宫北斗在武昌城外有一所极大的庄院,他本可在那儿宴客的,可是他却偏偏改在黄鹤楼,并且还费了不少的苦心……”
  他将当天自己站在黄鹤楼的栏杆边向江中望去,亲眼看到乙木道长被宫北斗和任明杰共同擒住的情形,大概地说了一遍。
  无尘道人呆立半晌,道:“果然如此!”
  他的脸上泛起一丝笑意道:“这真是大幸,好在他们还没有大举行事,便被大侠你发现了,不然将来……”
  他吁了口气,道:“到那时武当的下场就不敢想象了。”
  龙中宇苦笑道:“我们就算晓得他们有背叛武当之事,也不能对他们采取什么行动,而且……”
  他摇头忖道:“那天心教的势力庞大无比,加之又神秘难测,此时又该如何去找出他们的总舵所在?就算能找到他们的总舵,放眼江湖,有多少人足够力量与他们抗衡的……”
  无尘道人见龙中宇沉默不语,问道:“大侠你是……”
  龙中宇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在下只是觉得这件事非常可怕,说不定牵一发能动全身,对于整个武林的大势都有影响……”
  无尘道人默然片刻道:“看来此事是不能轻举妄动了……”
  他一拉龙中宇,道:“走,我们还是快去见玄玄师伯,将整个事情禀告他老人家再说。”
  龙中宇道:“现在只有如此了。”
  他们俩人施展出轻身功夫,飞身跃上那条宽仅三尺的铁索吊桥,转眼之间,便已越过十数丈外,到达了对岸……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十四章 着着争先
下一篇:第十六章 真相难明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