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凶险莫测
 
2019-11-06 14:39:39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道长不需急躁!”龙中宇望了玄黄道人一眼,说道:“在下一定会将那两人说出来,只是希望诸位道长能相信在下并非信口雌黄……”
  玄地道人道:“龙大侠在江湖上行侠仗义,侠名在外,贫道等都能信赖得过,大侠只要指出那两人是谁,贫道一定找出他们,以门规严惩。”
  龙中宇颔首道:“道长这么一说,在下便可以放心了,其实,就算那两人不承认,在下也可提出证据来。”
  玄机道人说道:“既是如此,请龙大侠说出来吧!”
  龙中宇眼中闪出一道精芒,深深地望了玄机道人一眼,随即敛隐下去。
  他的脸色突然严肃起来,道:“那两人一是在武昌接引在下的紫髯金剑宫北斗宫大侠,另一个是乙木道长!”
  那四个老道齐都全身一震,为这突然的消息给怔住了。
  他们相互望了一眼,玄地道人问道:“龙大侠,你真能提出证据来?”
  龙中宇笑了笑,道:“宫北斗宫大侠在下已可确定是天心教之奸细无疑,而乙木道长却并非是……”
  玄地道人被龙中宇故意卖弄玄虚弄得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他诧异地问道:“龙大侠此言如何说法?”
  龙中宇见到自己那一手已使他们的情绪全被自己控制了,他笑了笑,道:“乙木道长并非背叛贵派之人,在下之意,是指眼下在武当的乙木道人,乃天心教派人乔装以乙木道长的面目出现,他并非真正的乙木道长!”
  玄地道人愕了愕道:“大侠之言,贫道有点弄不清楚。”
  玄海道人问道:“龙大侠,你的意思是不是指乙木师弟已被天心教擒去,他们然后又以教内之人易容成乙木师弟模样上山来?”
  “对!”龙中宇点头道:“玄海道长判断得不错,正是这样。”
  玄地道人皱眉道:“可是乙木师弟却……”
  龙中宇道:“在下方才听得玄机道长说起,乙木道长已经失踪,这正表示他的阴谋已经败露,不敢再在武当继续扮演下去。”
  玄机道人说道:“乙木师兄的那座挹翠小楼……”
  “那座竹楼已经塌倒了!”龙中宇道:“各位道长不必疑惑,因为那是在下所为!”
  他于是将上得武当之后,被乙木道长招去竹楼之事,详细地说了出来。
  玄地道人惊呼道:“哦,是金臂剑魔任明杰!”
  龙中宇一说出现下留在武当山上的乙木道长是衡山派的金臂剑魔任明杰所装扮的,玄地等四个老道齐都大惊失色。
  龙中宇不由得感到万分奇怪,暗想:那任明杰的武功,虽说是别有蹊径,与中原各大剑派的剑术有些不同,但是衡山金派创派太晚,与武当派已有百年以上的根基比较起来,又是相差一筹。
  那么,武当派的四个老道为何要在一听得任明杰的名号之后,便大为吃惊?
  龙中宇正在暗自忖想之际,见到玄地道人呆了半晌,问道:“龙大侠,你既然说那‘天心教’神秘异常,他们又如何会让你晓得他们是天心教徒?”
  龙中宇剑眉一皱,还未答复玄地道人的话,又听得玄机道人问道:“金臂剑魔任明杰已于二十年前便身丧无常,他在二十年之后,又怎会突然出现武林?并且还假冒乙木师弟之名到武当山?龙大侠,你能否向贫道等解释这个问题?”
  龙中宇听到他那咄咄逼人的口气,剑眉上轩,冷冷一笑,反问道:“玄机道长,依你的话中之意,在下是在说谎了?武林中没有听说‘天心教’之名,便不该有那组织?任明杰在武林中并非很有名望之人,在下既要说谎,又为什么不把其他的人拉出来?”
  他的目光四下一扫,话声扬高道:“在下为了整个武林的安危着想,这才将我所遭遇的事,发现的危机,向各位道长提出,哪知道各位道长却不相信在下之言,既是如此,在下告辞了。”
  龙中宇说完了话,朝着四个老道抱了抱拳,便要离屋而去。
  玄黄道人的个性急躁,一见龙中宇说完了话便要离去,他身形一动,拦在龙中宇面前,喝道:“龙中宇,这屋里的哪一个人不是你的长辈?你怎敢如此无礼?”
  龙中宇此刻心中的悲愤真是难以言喻,他发现到整个武林此时都被一层黑雾所笼罩,而中原的各大正派也都抱着闭关自守的宗旨,根本不管别的门派安危如何。
  他连日以来,遇到那么多的危难,使他深入地了解到武林中各派都陷入在天心教的魔掌里,只有他能提起他们的警觉。
  这就是他为什么要向武当派的长老说出武当本身危难原因一一因为武当与峨嵋同为五大剑派中两个有名望的宗派,所谓是兄弟宗派,武当若是首先遭到天心教的魔掌,峨嵋又何能避免?
  哪知他倾出自己的热情向武当长老提出警告,却使他们全都不相信,并且抱着怀疑的态度对待他。
  这,叫他如何忍受得了?
  龙中宇一见到玄黄道人拦住自己去路,沉声道:“依道长之见,在下应该如何?是对各位道歉,还是说些假话阿谀各位?”
  玄黄道人手掌一扬,怒道:“你的胆子好大,贫道……”
  他的话声一噎,扬起的手掌没有放下,忙不迭地退了两步,然后回掌于胸,护住胸前要穴。
  敢情在他说话之时,突然发觉到一股森寒冷犀的剑气如同一枝冰冷的箭,往自己身上激射而来。
  一时之间,他感觉到自己全身都被那股无形的冷厉的剑气所笼罩,使他忍不住往后退去。
  可是当他退出五步之后,凝目望去,却发现龙中宇根本没有拔出长剑,而只是以右手按在剑柄之上。
  他的脸色一变,心中大凛,没想龙中宇年纪轻轻,便能凭借心中的意志,控制剑气的发展敛灭,一时,连话也说不出来,一双搁在胸前的手,不知放下好还是出手好。
  玄地道人看到玄黄道人的尴尬之态,连忙出声喝止,道:“玄黄师弟,不可这样!”
  他缓缓地走了过去,玄黄道人狠狠瞪了龙中宇一眼,跺了跺脚,转身启开木门,奔出石屋。
  玄地道人灰白的长眉动了动,对龙中宇歉然道:“龙大侠,请原谅他的贸然之举,我这师弟一向是个急躁性子,要他改了几次,他都没有法子改……”
  龙中宇听他这么说,反而感到不好意思起来,他抱了抱拳,道:“不,这都怪在下过于放肆,失礼之和,还请道长原宥……”
  玄地道人淡然一笑,道:“据贫道所知,任明杰确实已在二十年前丧生,不但是他一人,当年参与死亡谷之事的所有各派高手全都丧失谷里,二十年来,没有一个人曾经重现于江湖,所以,龙大侠你一提起任明杰重现武林,便难怪使得贫道等不相信了。”
  龙中宇问道:“请问道长,二十年前那死亡谷之事,是怎么一回事?能否请道长解释一下?”
  玄地道人长长叹了口气,道:“龙大侠,你的年纪还轻,不曾经历过当年所发生的恐怖之事,自然不会明了了,但是我们这些老一辈的,却是身历那件恐怕的事,心里的感受便是有所不同了,唉,此刻回想起来,也不禁使得贫道深深地颤悚……”
  龙中宇心头一动,问道:“请问道长,当年那件事,是否跟方才道长所提的金蜈天尊有关?”
  玄地道人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话,仅是闪烁其词地道:“贫道每一想起当年之事,便禁不住为各派的将来前途感到担忧,对于那一次大劫难,贫道不愿详细提起,只是要向龙大侠说明一件事,那便是由于当年那一件事,各大门派的精英全都丧失无遗,而适在当时,各派也逐渐没落……”
  他的目光凝聚在粗糙的石墙上,默然片刻,吁了口气,道:“这二十年来,我们各派都尽力于本门秘功的钻研,而没有像往日那样派门人到江湖上去行侠仗义,以致使得武林中黑道群魔迭起,当年之祸还不晓得要延续多久方能停止……”
  龙中宇听他说了半天的话,全都有如罩上一层轻雾般地难以使人了解真正的意思。
  他想了一下,问道:“道长能否将当年金蜈天尊扰乱武林的事说与在下晓得,在下……”
  “龙大侠,眼下是剑会举行之时,贫道认为当年的残酷之事,不该让你晓得,以免影响到你的情绪!”
  玄地道人说道:“等到剑会一完,无论大侠你能否取得剑主一席,贫道都会详详细细地将当年之事对你说清楚,龙大侠,贫道这个答复,你觉得还满意吗?”
  龙中宇淡然一笑道:“在下也并不急于晓得当年之事,不过在下觉得眼下武林之中有如暗波激动,随时都会掀起一场巨大的风暴,在下认为这也许跟当年之事有所关连,是以才请问道长……”
  玄地道人苦笑道:“龙大剑所推测的不错,贫道也认为当年之事没有完结,而在继续地延续下去,尤其是贫道在听得你提起金臂剑魔的重现江湖,使得贫道更加担忧……”
  这时,那站在一旁的玄机道人已接下去道:“师兄,眼下我们还没看到那金臂剑魔任明杰,又如何能确定他已重现江湖?”
  龙中宇冷笑一声道:“玄机道长,你是不相信在下的话,还认为在下是说谎欺骗你?”
  玄机道人道:“贫道并没有说龙大侠在说谎,而是说眼下尚未见到任明杰之前,我们不能遽然便下断语,而认为与二十年前的事情有所关连。”
  龙中宇道:“这很容易,道长你何不去把乙木道长找出来,便可以证明此事了!”
  玄机道人冷笑道:“龙大侠,你这话就说错了,刚才你不是听到贫道说过,乙木师弟的竹楼倾塌,他本人也已经失踪,遍寻不获?贫道现在要到何处去找他?”
  龙中宇道:“这很清楚地显示我们,乙木道长已经被人所擒,眼下留在武当的那个乙本道长乃是假冒之人,不然,他为什么要离开这儿?”
  玄机道人说道:“这也可解释成他被人掳走,就在经过一番反抗后,他所居住的竹楼才会倒榻。”
  龙中宇冷笑道:“道长的意思是指在下谋害了乙木道长?”
  玄机道人默然无语,根本没有答复龙中宇的询问,但是他的神态却明显地表示他对龙中宇的话是默认了。
  龙中宇望了望其他两个老道,见到他们也都在沉默不语。
  他的心中涌起强烈的反感,忖道:“武当派已经完了,在这几个糊涂的杂毛老道领率之下,是无法重振往日的雄风……”
  他蓦地长笑一声,讽刺地道:“诸位道长太看重我龙中宇了,凭我一个晚辈,竟能公然地在武当将贵派二十年前剑会的剑主擒住,若是传出武林,在下的声望岂不是骤然提高到前无古人的程度?既是如此,在下又何必赶来武当参加剑会,争什么剑主之席呢,在下……”
  玄地道人沉声道:“龙大侠,请你不要以这种语气讽刺贫道等!”
  龙中宇抱拳道:“在下失礼之处,敬请各位道长原有,不过在下认为事实的真假根本就不容辩驳,因为事实本身便是真的,天下没有假的事实存在,各位道长若不相信在下之言,在下也不必多说,今后各位自能看到事实的出现,现在请容在下告退。”
  说完话,他转身便要走开。
  玄地道人出言拦阻道:“龙大侠请留步。”
  龙中宇问道:“道长尚有什么吩咐?”
  玄地道人说道:“贫道答应大侠尽力澄清此事,等到比剑大会结束之后,贫道会向大侠有所交待的。”
  龙中宇道:“在下但愿道长能早日寻出真正的事实,也免得在下牵涉在内!”说着,狠狠地盯了玄机道人一眼。
  玄地道人长叹一声道:“龙大侠若是心中记恨玄机师弟,便不是武林之福了,贫道很明白玄机师弟的心情,一方面是由于玄玄师兄的遭人暗算,另一方面是金蜈信符的出现,使得贫道等都受到震撼,以致……”
  龙中宇看到玄地道人对自己道歉,也叹了口气,说道:“在下若不是因为贵我两派同为五大剑派,也决不会将那等难以令人置信之事说出来,因为那容易使人误会在下是危言耸听,故意引人注意……”
  玄机道人说道:“贫道可没有说你危言耸听……”
  龙中宇道:“道长,你我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芥蒂,发生争执的原因也只是由于意见不同而已,只要双方误会解释清楚也就没事……”
  他顿了顿,又道:“其实在下说出那一番话之前,便曾考虑到可能会使人不相信,但,在下又非说不可,以致发生这场误会,不过,在下认为当年金臂剑魔之丧生死亡谷的事情,可能是传言有误……”
  玄机道人说道:“当年到死亡谷去的,不单只任明杰一人,各派的高手都有参加,二十年来,他们没有一个曾经出现江湖,因此……”
  龙中宇淡然一笑道:“传言之事,很多失实,当年并没有人亲眼看到金臂剑魔的尸体,又何能断言他已经死去?”
  玄机道人凛然道:“龙大侠有所不知,那死亡谷既有死亡之名,自然表示其中险厄无比,凡是入谷之人必死无疑,金臂剑魔的武功并不比别人强上多少,又怎会独他一人脱险回来?何况他既能自死亡谷归来,又为何江湖上无人知晓?这就难免使人不相信。”
  他们说着说着,又把问题扯回金臂剑魔任明杰的生死上。
  龙中宇淡然一笑道:“这很好解释,他此刻身为天心教总巡查,天心教未在武林公然成立教派之前,他断然不会将自己的身份显露出来!”
  他凝目望了玄机道人一眼,道:“何况,在下根本就不相信死亡谷如此险厄,所有进入谷中的人都不能出来,至低限度,在下认为任明杰便是自死亡谷脱身出来的一个人!”
  玄机道人阴阴一笑道:“龙大侠若不相信死亡谷必死之名,也可以亲自去一趟,若是你能够脱身出来,贫道才能相信大侠之言有理!”
  龙中宇冷冷一笑,正待说出自己将去死亡谷一行之意,突然见到玄地道人拔出长剑向他刺来!
  龙中宇剑眉一耸,吸胸凹腹疾身退出八尺,闪过玄地道人那一剑。
  玄地道人一剑落空,似乎颇为惊讶,沉声道:“龙大侠,请再接贫道两剑!”他虽在说话,手下却丝毫都投有放松,挺剑挪步,剑走轻灵,迅发如电,一连两剑向龙中宇攻到。
  龙中宇不明白玄地道人为何要自己接他三剑,微微一怔,扬声道:“道长,你为何……”
  话一危口,玄地道人的剑风已袭至胸前,那闪烁的剑光,恍如点点流星,向他胸前六处大穴点到,剑招着是毒辣!
  龙中宇见到对方竟不容自己有说话的余地,也不由生气起来。
  他不再多言,上身后仰,右手一沉,“呛”地一声已将玉龙宝剑拔出。一道剑影闪出,龙中宇已手持长剑自下而上地往玄地道人手腕挑去,他这下出手,竟是完全不顾对方凌厉毒辣的攻势,也是采取毒辣的攻势向对方攻将过去,看来真是惊险之极……
  但是身在局中的玄地道人却明白龙中宇冒的这个险是很有价值的,也可以说对方这招并不是在冒险,因为他晓得自己出剑的快慢,以及龙中宇站立的方位,使得对方在长剑斜挑之际,所耗费的时间要比自己短上一半。
  这也就是说虽然玄地道长先行出手,但龙中宇由于出剑的角度不同,使得他的长剑剑尖攻到玄地道人身上的时间要早上半分。
  就那半分之差,便使得玄地道人的剑尖还没点中龙中宇身上之前,自己的手腕便被对方刺中。一个人握剑的手被刺伤,他刺出去的一剑还有什么力量?
  是以,玄地道人忍不住赞叹地喝了声:“好!”他的手腕一缩,放弃攻敌的一剑,闪身挪开半尺,霍地兜了个半弧,一剑斜削,往龙中宇的右臂攻到。
  龙中宇淡然一笑,长剑垂下半寸,也是划一个半弧,向玄地道人攻去。
  他这一剑不是攻向玄地道人的身上,而是朝对方的剑上划去。
  他在出剑之时,口里还招呼一声道:“道长,小心在下手里是柄宝剑!”
  他的用意是让玄地道人有所回避,而不致被自己把对方的长剑削断。
  但是玄地道人却是听而未闻,依然原式不变,向龙中宇攻到的长剑划去。
  龙中宇心中奇怪,忖道:“难道这老道仗着他是武当长老,以为我不敢将他的长剑削断?”
  心念一转,两支长剑已凑在一齐。
  只见叮地一声轻响,剑刃相触之处冒起几点火星,一闪即灭,立即两支剑便粘在一起。
  龙中宇在双方长剑相触的刹那,突然发觉对方剑刃微微一颤,接着便是一股暗劲自剑上涌出,仿佛在刹那之间,对方的剑上涂了一层厚厚的胶水一般。
  龙中宇暗自一惊,忖道:“这老道的功力较之玄机是要高得多了,他竟能以内力护住剑刃,使之不受伤害……”
  他一发觉玄地道人是要与自己较量内力,马上便深吸口气,将全身的力道都贯注在剑上,然后往左一沉。
  他并不是想要与对方较量内功,因为他晓得武当派以气脉悠长称著武林,自己的年纪与玄地道人相差一大截,内力火候也较对方为差,若是与对方比试内力的话,必败无疑。
  是以他骤然提起十成功力贯注在剑中,往左边一沉,便是要使对方不及提防,而脱开以内力相拼的纠缠局势,掌握主动的攻击力量。
  他这骤然蓄足劲道,向左边滑削出去,玄地道人怎样也预防不及,等他心中一惊,提气运剑,龙中宇的长剑已滑至剑锷处。
  若是他再加半分劲道,若是他使宝剑继续削去,便可以将玄地道人的握剑右手切断!
  可是他并没有那么做,仅仅在宝剑一触及对方剑锷之时,便趁着玄地道人增加劲道的刹那,将全身力道一敛,身躯往后一倒,倒射出石屋之外。
  玄地道人力道一发,便见龙中宇脱身跃走,他深吸口气,长剑一抖,便将整个劲道收回,长剑抖了个剑花,已如灵蛇归洞般插入剑鞘之中。
  他脸上微微一红,随即哈哈大笑,道:“龙大侠果然高明。”
  龙中宇见到玄地道人插剑回鞘,他也把玉龙剑放回鞘中,他是个聪明人,怎会不明白玄地道人那一笑的意思?
  是以他也淡然一笑,抱拳道:“道长功力深厚,在下深为钦佩。”
  玄地道人大步走出石屋,道:“龙大侠,你可知道为何要出手一试你的剑法?”
  龙中宇道:“在下正要请教道长。”
  玄地道人脸上的笑容一敛,道:“因为贫道在怀疑大侠所说的话。”
  龙中宇哦了一声道:“在下有哪点使道长起了怀疑之心了?”
  玄地道人说道:“那金臂剑魔是衡山派继衡山木客之后的一代高手,他所独创的以臂为剑的剑法,由于融合了衡山通臂拳法在内,颇为厉害,在武林中颇有声望,大侠你方才说已与他交过手,颇使贫道怀疑,可是……”
  他侧过首去,对刚才走出石屋的玄海和玄机道人两人说道:“贫道可以相信龙大侠之言非虚,因为他的剑法较之金臂剑魔要高出一筹。”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十六章 真相难明
下一篇:第十八章 邪教至尊

评论排行